最新评论

教会增长(二)主的托付,时代的要求和圣徒的愿望

  • 望潮牧师
  • 2017-04-13 23:21:18
  • 240 次浏览

 

  教会增长(二)主的托付,时代的要求和圣徒的愿望

  经文:徒1:8 太28:18-20 徒16:9-10 徒17:16

  引:今天总部设在美国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救济和发展组织,经常从无线电,电视或派出机构收到有关严重的天灾人祸的消息,或是从那些地区,国家直接发来要求支援的电文后,立即动用已有资源——人力,物力,财力及派出志愿人员,并运送救灾物资分赴灾区,如苏丹,索马利,卢旺达,波斯尼亚等地区,以减轻受灾地区人民的痛苦,并让他们分享那些平安无事及较富裕国家地区的帮助,和热心人士的关怀和爱心。在物质及人道支援上是如此,在属灵的领域,包括发展教会,增加得救的人数,广传福音上更是如此,但所有这些工作要做得尽可能地好,必须意识到这是主的托付,这是时代的要求也是圣徒本身的愿望。

  今天就从这三方面来谈教会增长之必须:

  一、基督的托付:

  耶稣生活在近二千年前,那时人的平均寿命肯定没有今天发达国家的这么高,但也不至低于三十五岁,特别是在还比较注重健康的犹大地区,但耶稣在世上终其一生仅三十三年,而实际出来从事传道工作的生涯仅三年半。全天庭关注的一位,历代所盼望的弥赛亚要开创人类一个新世元,要承前继后建立一个新约的教会,何况在他事奉的道路上布满荆棘及敌人设下的陷阱。十字架的阴影不要说早在天上就预见,在他工作的起始就已投射在他人生的路上,但上帝托付他的使命必得完成,最后的“成了”必要喊出。难怪圣经记载,耶稣说:“趁着白日,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着之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做工了”。(约9:4)

  所以,当门徒看见耶稣在雅各井旁与一个撒玛利亚妇人谈道,忘了吃饭,及至那妇女离去,门徒叫他吃他们买回的食物。耶稣说:“我有食物吃”,当门徒不思莫解,他又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他的工”(约4:31-34),接着,他借景发挥对门徒说:“你们岂不说,到收割的时候,还有四个月么?我告诉你们,举目向田观看,庄稼已经熟透了,可以收割了”!(约4:35-36)他非但看到“福音要传遍天下的”远景,也看到就在眼前的机会和可作工的园地;他不仅在工作一开始不久就往旷野去与天父共商救灵大计,并在整夜祈祷后,到各处召选他首批十二个门徒,以后又差派七十个人,两个两个地出去先寻找犹大家的迷羊,以后又告诉他们,他还有羊不在这圈内,但他要将他们领回(约10:16),很早就暗示了他的工作将进一步开展,并要突破目前地理的界线和各种思想、种族的隔阂和障碍。

  他教导,培养,训练他的门徒,他身教,言教,黑夜白日,废寝忘食,因为他知道他在世之日不多,他必回到天父到里去,而地上的工作必须有人继承。真理的火炬已由他高擎及点亮,必须有人继续接棒,照耀夜空,耶稣抓紧每一时刻与门徒同在,他最后升天之前,更应许在圣灵里要常与那些遵行他的吩咐“去使万民作他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又将他所教导的都教训他们遵守的人同在,他要在教会增长,上帝的国度振兴的事业中,常与他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8-20)。

  尽管耶稣在地上看来除了在婴儿时到过埃及,一生都未离开他愿首先为之服务,再施最后劝戒及拯救的同胞和故土,但他在天上早已俯瞰地球每一角落,所以在徒1:8,他升天前对为数已过百的门徒应许说:“圣灵必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必得着能力。”得了能力作什么?不是征服邻国,高举耶路撒冷为世界的京都,或谋求一已的名利安舒,而是“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正如他从天来到地上作父的诚信真实的见证者,那些相信,接受,跟从他的门徒也要作他的见证,

  早在许许多多年前,上帝曾一再期望,并嘱咐以色列说:“你们是我的见证”。但上帝的希望在他子民的失信背叛中成为失望,今天耶稣亲自到世上又一次的嘱托他门徒,“救灵大工尚未完成”,凡是他的门徒必须努力,并不负主望作他见证,他并且鼓励门徒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并且要作比这更大的事,因我往父那里去,你们奉我的名,无论求什么,我必成就,叫父因儿子得荣耀。”(约14:11-13),他又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已经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去到以色列迷羊处,去到异邦,去到天涯海角,世界都是他和他子民的工场,园地和羊圈。

  从第一世纪,从十字架起,穿越早期奴隶社会,中古封建社会,近代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社会,直到世界的末了,像潺潺细流,汇成江河,再流入大海,翻出壮阔波澜,使“认识耶和华的知识,如洋海充满全地,”恩泽“各国,各族,各方,各民”,使万国因亚伯拉罕这位后裔--主耶稣而得福,以色列所丧失的特权,地位,机会和责任,现在落到新约教会,每一个基督的门徒身上,他看见许多他那时代的人如同羊没有牧人,在各山岗流离,他就怜悯他们,同时又对门徒说:“要收的庄稼多,作工的人实在少”(太9:37英译)。

  所以他非但自己全心全意地投入救灵及去发展神的国度,也教导门徒如此行,更教导他们“要求庄稼的主,打发工人出去,收他的庄稼”(太9:38),他也发出挑战说:“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为主人所派,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太24:$5),他曾呼召门徒说:我要使你们得人如得鱼一样,对那一度软弱跌倒,又已回头的彼得在当众考验后,又一再托付他“你喂养我的小羊”“你牧养我的羊”“你喂养我的羊”,他叫他一切门徒从事救灵和培灵,传道和教导,加强教会又发展圣工。

  就如耶稣在十字架上见到母亲马利亚,即使这是主最痛苦之时,他还是不忘托付他所爱的门徒约翰去照顾他母亲那样(约15:25-27),他复活后,升天前,他看到一个新兴的教会正处在异教罗马及顽固不化的犹太教压抑包围下。但他也早已看到,犹如种子必须破土而出,穿石而长,至终长为大树,教会的事工也必如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

  从寓意来说,主在十字架上关心的是犯罪而未知的人,如罗马兵丁,及知罪而悔改的人,如十字架一边的强盗;他也要那些爱他的门徒照料他们属灵的母亲--—教会。他不愿他的教会成为一班只谋求自己私利者的买卖之地,更不愿教会成为腐朽的,只是行毁坏,偷窃,杀害人灵魂和身体的“贼窝”,他愿教会成为不单是以色列人,基督徒,而是发展增长为“万民祷告的殿”。

  他知道他在地上的时日不多,他为主的殿的健康增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今天他在天上为他在地上的教会也如此,大使命的声音已响彻!

  托付是信任的表现,何况是主基督的托付,他在世上已用尽了一切,甚至最后在十字架上为人类的得救,神国的增长而捐弃最后一口气,他今天托付他的门徒——从第一世纪,犹大地区的少数人到今天全世界亿万的基督徒。辜负父母临终前的嘱托已经是万万不该的事,怎能想象辜负基督在临终前十字架上,更是经过坟墓复活的主的托负呢!如果我们体会过自己对儿女、朋友的托负遭到了轻忽,甚至遗忘和拒绝,我们当如何想到如果我们不忠于创造主救赎主的嘱托,他的心将如何呢?教会增长是基督的托付,我们当牢记!

  二、时代的要求

  教会要增长发展既是基督的托付,也是时代的要求,如果我们先从使徒时代看,当时新生的教会还是很幼小的,如果不增长和向外发展,则势必在强大的异教势力,联同罗马的政权及在敌对的犹大教的作梗下,生命危在旦夕。最好的防卫就是进攻,属灵的争战上也是如此,在圣灵的引导下,使徒教会确实是逆流而上,而且在苦难中得到锻练而日益壮大,这样就使撒但妄图将新生的教会扼杀在摇篮中的计谋破灭了。

  非但如此,基督徒殉道者的血更成了福音的种子,罗马帝国的强权统治和异教,犹太教的影响大大地被削弱和动摇。在罗马帝国之首都建立了教会,尽管一度保罗带着锁链及被软禁在那儿,但那里的弟兄打从第一天听见保罗及陪伴的弟兄的到来,就出来迎接他们,并不以为耻,反以为荣。而保罗见到此情此景,也“就感谢上帝,放心壮胆”以后在他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凡来见他的人,他都接待,放胆传讲上帝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禁止。“随寓而安”,知难而进,见缝插针,广传福音,发展圣工,引人归主,(徒28:15,30-31)。

  事实上我们看到,最后在罗马还是建立了强大的教会,那里基督门徒的“信德传遍了天下”,就是在罗马世界中(罗1:8)发挥影响,而且在皇帝该撒家中也有人信道归主(腓4:21),不能想像,如果当时的教会领袖如保罗等或信徒不是在教会增长上得着属灵的光照,感动及从他领受力量,竭尽所能的发展圣工的话,怎么可能有以后的果效?

  另外我们说由于当时流行哲学的不得人心,不论斯多亚派或伊比鸠鲁派,不论纵欲或禁欲,既不能影响社会,限制罪恶和消除不公平,不公义,更不能满足人心,同时异教也不能提供人们所需及所响往的平安,盼望,及人生的真正意义。教会的增长在那时就是时代的要求,既有像意大利营百夫长哥尼流那样的异邦人,在寻求真神上帝或渴慕上天的信息(徒10章),他还邀请了他的亲属密友都准备洗耳恭听上帝的话(10:24,33),同时圣灵正在启示,引导彼得跨越这教会史上重大的一步,及由此召开的第一次教会大会,结果正式将福音传给已经领受犹太教影响的外邦人及异教徒。

  在使徒教会中又看见圣灵催促腓利去接近远道来耶路撒冷守节的埃提阿伯太监,并对这不明白圣经及崇祀礼节之意义的人讲解圣经。

  另一记载说当圣灵,耶稣的灵正阻止保罗在亚西亚地区讲道时,“在夜间有异像显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徒16:6-10),保罗响应了这呼请,顺着圣灵的感动和带领,象彼得那样跨越了教会了展史上另一重要的一步。福音从此由亚洲传到了欧洲!这是时代的要求,是人心的向往,必得予以满足!

  近代教会增长作为一个运动和科学,早在六十年代就有人开始关注和提倡,那时西方的背景是“神死运动”出笼。社会上由于韩战,越战的困扰和冲击,人们反战,厌战情绪强烈,由于社会种族,国际争战问题紧接又产生“性解放”,“嬉皮士”之类的“缓解”剂,结果侵蚀败坏了家庭和婚姻关系,从而又导至很多儿童教育问题,吸毒问题,暴力现象上升,东方神秘宗教抬头,在强大的人文主义世俗思潮及各样异教的攻击下,许多教会呈现出冷落萧条,青年人纷纷反叛权威,及离开教会,教会中有识之士在圣灵的光照下,看到了问题的严重和症结,就开始提倡“教会增长”,但时机未到,土壤不熟,气候不佳。并未引起重视和获得较大的反响。

  但同时,东方教会,非洲教会,中南美洲的教会,总之,在第三世界内,由于种种的内外因素,不少教会发展迅猛,以亚洲来说,南韩,菲律宾,和近十几年来中国的教会都有明显增长的迹象,圣灵在各处动工,成千上万的人归主,有些地区更是显昔日五旬节的光景,一天数千人受浸,在这种形势的影响,带动,激励下,八十年代初,西方教会中的主要地区之一,美国开始出现了教会增长运动,并在某些地区,及教会取得效果。

  我们今天说教会增长是时代的要求更基于:廿世纪的物质文明及科学的发展似乎极其辉煌,但人类固有的罪恶及死亡的问题依然不能解决,相反在物质主义,享乐主义,个人主义的思潮下,恶欲横流,世纪末的征兆日益显明。西方世界带头,东方亦步亦趋,拜金主义盛行,但社会道德和秩序江河日下,家庭制度大遭破坏,教育素质下降,犯罪率剧增。

  就世界范围看,南北贫富悬殊,局部地区战火此伏彼起,自然灾害日益频繁,生态平衡遭到破坏,所有这些形成一个空前的需要,因为心灵的空虚,精神的贫乏成为一个普遍现象,世界一半地区的人还加上物质的匮乏,资源的短缺,日常生活的艰辛,世界前途究竟在哪里?何处才能找到人类的盼望及心灵的归依,备受剥夺的安全感怎么才能增强?

  所有这些形成了一个时代的要求:圣工必需发展,教会必须增长,因为人心等待福音和救主,马其顿的呼声在各处兴起,到处都有今日的埃提阿伯太监那样的人在眼巴巴地盼候有人教导他们,指引他们,也有哥尼流式的人在寻求更多更大的亮光,更有像昔日雅典城的人在敬拜“未识之神”需要人去帮助指点,当然也有更多沉沦罪中之人需要被惊醒及仰望一位公义慈爱的救主。

  教会增长是时代的要求,和人类的急需。其中人口剧增的因素加强了这方面的挑战。如果说按圣经所记载的数字,教会由基督一位到十二使徒再发展到七十长老,一百廿出现在马可楼,五百多弟兄(不连妇女),见主升天,五旬节圣灵下降后三千,五千人的剧增,在保罗的陈述中信主的犹太人已达数万,到第一世纪末,据称在世界二亿人口中有五百万基督徒,这是何等迅猛的教会增会率以及光荣的景象啊!

  而今天福音固然已基本上传遍世界各国及无数地区,名为基督徒的人数也超过十五亿,其中天主教有八,九亿,基督教有七,八亿,但需指出一点,目前人口已超过五十亿,虽基督徒人数约占三分之一,但毕竟有近40亿人还在等待福音,他们还是教会工作的对象,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在“九○收割”“全球策略”等运动推动下,在神的赐福和弟兄姐妹的热忱工作下,教会人数虽已突破八百万大关,但比起世界总人口,基督徒总人数还是很少啊!何况分布还很不平衡。

  现在更令人担忧的是人口爆炸剧增的势头未减,尽管许多国家推行节育等措施,按目前人口增长率,在下世纪末将超过100亿人,就以中国讲,不到半个世纪以来人口已由1945年的四亿五千万增加到目前的接近十二亿多,固然基督徒(包括新旧教)人数从那时的四百万增加到今天的四、五千万。由于圣灵的运行赐恩,与他忠心儿女在困难中的献身努力所带来的奇妙增长和发展,基督徒人数在人口总人数中由百分之一左右上升为百分之三。但又不能不看到,十二亿人中其余的百分之九十七的人,就是十一亿多的人是有需要,有权利要听到福音,也是教会有义务和责任向他们发出基督的邀请的。教会增长是时代的要求!

  按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对圣经的理解和预言的研究,现在是耶稣再来的前夕,一切的预兆都指明这一点,从1844年天上已开始查案审判的工作,人得救与否的重大问题正待永远定局,但现在还是恩典之门尚未关闭,现在还是“拯救的日子”,还是蒙悦纳的时辰。上帝吩咐天使执掌四方的风,盖印的工作要完成,许多在巴比伦大城中之上帝的百姓要被呼召出来,一个三重的信息,就是启示录14章,永远的福音及三天使警告必须传给“各国,各族,各方,各民”(启10:11,14:6),由此看出教会要增长,特别余民教会要发展是基督的托付,也是时代的要求,现今已是末时了,一切天上地下更重大的事将接踵发生!

  教会增长是时代的需要,从灵界中更看到,魔鬼知道自己的时候不多,就气忿忿的下到“世界,人群中,”上天的使者提醒人“地与海有祸了”,当这灵界的帐幕揭开,天上又有声音传来时,当撒但加紧工作,怒气倍增时,基督的教会和门徒岂能袖手旁观,闲懒怠惰,而不心里火热殷勤事奉主,发展教会,大力宣传福音,搭救生灵么?”

  教会今天必须要发展和增长,因为今天的教会软弱。正如启示录三章14-22节,给老底嘉教会的信息,所揭示的,今天的教会,除少数例外,普遍呈现不冷不热的光景,但在许多假象面前,自认为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其实是“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必须改变这光景,必须“发热心,也要悔改”,要扭转教会这种病态的情况,就要听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包括对老底嘉教会的劝勉,责备,应许的话,在发展圣工上热心,在为教会自以为富足实则为冷落和怠惰时,悔改是当务之急。

  由此可见,不论从预言的角度,预兆的出现,世界的情形,教会的光景和灵界的斗争的紧迫都汇合成一个时代的信息,要发展教会圣工,要使教会增长壮大以应今天世界人心的需要。

  三、圣徒的愿望

  教会要增长,圣工要发展既是基督的托付,时代的要求,也是圣徒的愿望。

  开店铺的怎么希望没有顾客?作儿女的如何愿意看到家中冷冷清清?何况圣徒作为天国的商人,神家中的子民呢?

  主教导门徒的祷告中也启示了这点,一旦我们称上帝为“我们在天上的父”.一旦我们意识到自己昔日是“浪子”“悖逆之子”是“可怒之子,”曾如何浪费光阴,耗尽赀财,败坏天父的名声,如今因蒙基督的救赎成为神的儿女,可喜悦之子,顺命之子,自然就会生出“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的愿望。今天神国还不能降临,神旨在地上还不能通行象在天上。其中一个原因是,虽然我们已经调转脚步,归回父家,敬尊主名,但更多的人,更多的浪子还是徘徊歧途,流落街头,他们的心灵和言行尚未尊父的名为圣,所以使教会增长,圣工发展是真实圣徒和神儿子自然的愿望。

  人对我说:“我们往耶和华的殿中”我们就欢喜,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的天使尚且要为他们快乐,何况我们岂能不为我们的同类,同胞,同作撒但和罪之囚奴的人的得救和释放,得回父家而快乐呢!我们岂可做该隐那种人说:“我岂是看守我弟兄的吗?”或我们竟跟随约拿,让困难,民族隔阂,自以为义及狭隘的精神阻止我们去将福音和警告传给其他需要上天平安和劝戒的人么?

  大卫昔日想到自己住在香柏木造的王宫中,而上帝的约柜反在流动的会幕幔子内,他就兴起一个为神造圣殿的宏愿,一度也得到先知拿单的支持,虽然最后未得上帝允准,他的心愿岂不是自然,正常,可贵的么?而且即使他有生之年,未经他手造圣殿,他仍尽一切可能为造殿而领受上帝指划的蓝图,并积蓄大量金银,建筑器材。这是圣徒健康的愿望和心志。

  相反,在蒙神赐恩,也得到世上君王的帮助,被掳的以色列人在可以回国重建圣殿和圣城时,许多人却已忘记祖国及荒凉的圣殿和受难的同胞,只顾自己的既得利益,宁愿留落他乡,或将余生献给自己的小家园,或者即使回去了,只顾自己,不管圣殿圣城的荒凉,以致上帝借先知哈该责问他们说:“这殿仍然荒凉,你们自己还住天花板的房屋么?”当叫他们参与建造工作时,他们说:“建造耶和华殿的时候尚未来到。”但建造自己小王国的时候却随时得便,这不是真以色列的愿意,这是亡国奴,小市民的心态!反之,即使尼希米做高官得厚禄,但以理也是如此,他们心里想如何复兴祖国,使同胞满足,使神名被高举,他们宁可放弃一已的安舒,一心萦念的,就是使教会恢复,发展,和增长!

  新约中的扫罗一度因不信不明白,而疯狂追迫新兴的教会和信基督的人,在大马色见异像后,他就更好的利用他的才干光阴和岁月,将余生全扑在圣工上,为发展教会,增进信徒而献上自己,他认为自己“不传福音就有祸了”,即使是在外邦的雅典城等候同工来到前,走在街市,“看见全城都是偶像,就心里着急”(徒17:16),看见他们拜“未识之神”就想到自己的责任,他到处传道,设立教会,培养青年,在临终前也勉励提摩太,将发展圣工的任务使命“也要交付那忠心能教导别人的人”(提后2:2)。

  他既叫信徒“无论得时不得时,务要传道,”有时也感叹“没有别人与我同心,”实在挂念教会信徒的事,因别人都求自己的事,并不求耶稣基督的事(腓2:20),但仍为提摩太“兴旺福音与他同劳”而欣慰(腓2:22),而他自己即使在审判官前仍扩展神的国度,尽力引人归主,他对那个熟悉犹太人规矩和宗教的亚基帕王劝说后讲到:“无论多劝,少劝,我向上帝所求的,不但你一个人,就是今天一切听我的,都要像我一样”,从不信基督到信,从敌挡到为之献身。

  他也说:“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林前9:22),又说:“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9:23),我们如果是神的儿女,得享他的赐福及领受了福音的好处,岂不是很自然的要与人分享,要扩大上帝的家园么?在使徒行传20章,保罗在以弗所长老面前说:“现在我往耶路撒冷去,心甚迫切,不知在那里要遇见什么事,但知道圣灵在各城里向我指证,说有捆锁与患难等待我。”那怎样呢?他继续说:“我却不以性命为念,也不看为宝贵,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从主耶稣所领受的职事,证明上帝恩惠的福音”(徒20:22-23)。

  是的,凡像保罗那样悔改,重生,被基督的爱所激励的,都会学保罗那样,不论在“众人面前,在各人家里”甚至在审判台前都教导人,也不论对本国人,外国人“证明要向上帝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振兴上帝的国度,发展圣工。在质和量上都使教会增长起来,这是圣徒,上帝儿女的强烈愿望,耶稣来到世上成为人子时,也是如此,染从小就以天父的事为念。他为“上帝的殿心里焦急如同火烧”,你我今天又当如何呢?

  小结:今天我们讲了教会增长既是基督殷切的托付,发展圣工也是时代的要求,尤其作为余民教会,更有永远的福音及现代真理要传扬,要偿还向各国,各族,各方,各民所欠的“债”;同时它也实在是每一个神的儿女,圣徒自然的愿望,这是一种神圣的情怀和操守“要为耶路撒冷求平安”还不算,更愿他“兴旺”,为她“求福”。

  基督道成肉身来成为人子,就是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他宁可撇下其他星球众生,来寻找我们地球上迷失的羊(路19:10),上帝也愿人人都悔改,而不愿一人沉沦(彼后3:9),如果我们重生及要求有主的心,主的性情,主的愿望,并领受今天的信息,靠着圣灵和自己谦卑的献身,那主所应许的“一百倍,六十倍,三十倍”的增长,必显在今日的教会和余民团体中。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