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 Sat

最新评论

教会增长(五)教会增长的方法(2)培训义工和设立家庭教会

  • 望潮牧师
  • 2017-04-13 23:27:59
  • 221 次浏览

 

  教会增长(五)教会增长的方法(2)培训义工和设立家庭教会

  经文:彼前2:9 徒2:43-47;5:41

  引:当代世界著名布道家,福音派的葛培里博士在世界许多大城市举行布道会,一般都有几万甚至几十万人参加,如在巴西,在朝鲜,在英国,美国。一九八九年在香港举行五天布道会,最后一天竟有十万人参加在大球场举行的盛会,一时交通拥挤,水泄不通,政府出动大批警察维持秩序,许多教会及学校也派了许多义务人员协助。据说虽花费近百万美元,但经电视卫星传播全世界有近一亿人收看收听,现场也有成千上万人立志归主。

  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电视节目“经上记着说”的主持人马克.芬利牧师在前苏联的克林姆林宫,在奥林匹克运动场举行布道会也同样有几千及几万人参加,座无虚席,许多人还得站在外面,盛况空前,效果也很好。

  本会“预言之声”的主持人马利辛可和小李查察牧师等一组人1993年10月在巴西萨尔瓦多体育场布道有八万以上的人参加,一次就有一千二百人受浸,十个星期的工作,有一百万人报名参加圣经函授课,共有约二万人受浸,这当然是很动人及激动人心的,但明显的在世界有些地区,如中东伊斯兰地区,不要说不可能举行盛大的布道会,就连一般教会活动都十分困难及危险,在中国目前情况下,虽然自一九七八年后教会陆续恢复聚会,教牧人员和教友的比率很低,而公开的布道更无法举行。但上帝是奇妙的,圣经有宝贵的遗产,除了在培养义工,及开展家庭教会等方面留下指示,神的儿女在实践中也推行及证实细胞小组在增长教会方面的巨大贡献。

  今天在研究教会增长的方法时,我们也分别看一看培养义工,开展家庭教会及推广细胞小组这两方面的作用,这些也是今天中国教会及社会条件所能实行的。我们除了看看圣经所给我们的有关记载和指示,也结合具体情况指出一些设想和建议。

  一、义工参与:

  很明显,除了西方,由于经济,灵性的衰退,表面上出现传道人,牧师过剩或神学生人数减少的现象外,其他不论非洲、中、南美洲、亚洲许多国家都是“庄稼多,工人少”有的甚至实在太少。其他不说,单以中国讲,据目前研究,至少有3-4千万信徒,而全国三自教会按立的牧师仅一千多一点,所有十三所神学院的在校学生只有七百人左右。若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来说,在1950年教友人数仅二万一千左右,在神的恩典祝福下,现在大致有廿万左右。

  但据统计目前受过按立的牧师,包括近年按立的仅卅位左右,而且大都是年逾古稀之人。可以设想,若一切工作都靠他们,教会怎么会有今天的光景,这些硕果尚存的老年牧者是教会宝贵的财富,如在浙南有一位已经一百零二岁,仍在讲道,为主工作,东北有一位也年逾九十,仍为人施浸,但毕竟精力有限,更无分身之术。很明显的,教会能保存,并发展到今天,固然有许多因素,但不能不看到广大义工的投入是主要原因之一。要保持及加强发展的势头,并在更多地区开发新工,势必要动员培养更多的义工投入主的工作中去。

  思想要解放。旧约时期,在摩西时代,主在十二支派中拣选了利未支派的人,担任圣职,并膏立亚伦为大祭司,但要知道不是利未支派的人都做祭司,只有亚伦的后人才能做祭司。利未人只是从事与圣所崇祀及会务有关的事。另外在摩西时代之前,族长时期如何呢?在特殊的时期和需要,如上帝因以利爱儿子过于尊重上帝就被废弃,而不是亚伦后裔的撒母耳,被立为祭司,及士师的职份(撒上1:13,3章)。

  这些是值得想到的一面。到了耶稣时代,主固然拣选了十二使徒,但以后也看见他差派七十个人,成双成对地出去传天国的福音,这时当然已经没有支派的范围了。再如在早期教会发展过程中,教会又选立七个执事,最初主要是让使徒们能毫不分心地以祈祷和传道为事,而让执事们帮助处理事务性的问题,在当初就是在基督徒原始共产主义社会中照顾说希利尼语之犹太寡妇的供给的事,以免怨言迭起,但是很明显的,执事的标准已是“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徒6:1-3)。

  但其中不乏像司提反那样热忱,“满得恩惠能力,在民间行了大奇事和神迹。”更是有讲道,卫道恩赐的人。向埃提阿伯太监,财政大臣传道并为他施浸的腓利也是七执事之一。这里很明显的在民间的执事们也是传福音的主力,事实上,平信徒也有很多热心教会事工,为主作见证的,否则难以想像,只靠十来个使徒,那怕再加上一些长老,怎么能支撑,更不要说发展早期的教会了。

  早期教会在使徒离去后,遭受异教罗马的逼迫。但在罗马皇帝康士坦丁归信基督教,并以基督教为国教,代替原先的异教后,不仅居住罗马的主教势力日增,不久就形成以教皇为首的教阶制度。而且在漫长的中古期罗马教掌权,统治一切教会事务,与政治勾结,相互利用,镇压异已,形成了只有神父才是祭司,才能从事一切宗教与有关的圣礼及讲解经文等等。

  到了宗教改革时期,宗教改革家们非但重新发掘出因信称义的道理,而且在圣经,唯有圣经是信仰的依据的原则下,看到了罗马教的许多错谬之处,包括祭司统管一切,非经他们似乎就无法就近上帝。马丁.路德指出每一个基督徒都是新约的祭司,并以彼前2:9为圣经的依据:

  “唯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上帝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每个信徒都可以,都应当为主作见证,每个信徒都有古时祭司的职份,享有他们的权利和义务,从此解放了思想,既让担任圣职的人知道垄断圣工是不对的,不必要的,也让信徒知道把一切救灵的责任推卸给牧师或不敢担当为主作见证传福音,也是不对和不必要的。

  今天如条件许可,能有一支够用的,忠心献身的专职传道者,牧师的队伍当然好,有利于发展圣工,但在社会,政治,经济,受训条件都不许可或极为缺乏时,不能坐等牧师到来,而任教会的工作停滞倒退,甚至解体,相反义工要义不容辞,也要责无旁贷地挺身而出,献上自己为主所用,服事弟兄姐妹,并引外人归主。

  紧接着的一个问题是义工,平信徒的培养训练的问题。消除了顾虑,解决了思想问题后,也要正视受造就和操练的问题,因为这毕竟是参与了一个人生死悠关的救灵大业。在工作中学习,边工作边学习,这有时是必须的。尤其许多义工都还有本身的工作和要维生养家,特别在因条件限制而造成教牧人员不足的情况下,义工更无可能放下本职及抽取较长时期的集中学习和受训了,虽没有圣经学校或神学院可进,但加强自学,及尽可能在地方教会或联同邻近教会,邀请一两位年长,有经验的牧长集中学习一个短时间还是可行的。如现在许多地区教会主办义工培训班,平信徒造就班之类的。

  主并不希罕学位之类,但主也要求他的工人尽可能为了爱主事主,为了救灵而努力提高自己,包括圣经知识,真理要道,讲道查经的组织等方面有一些基本的水平,主必加倍地赐福给那些因为没有机会和条件在学校受训,但仍心里火热,殷勤服事主,并努力自学,相互学习及抓住任何受教受训可能的人。书本的学习重要,有时从实际中学习更重要,更造就人。

  在义工培训及平信徒造就中,特别要勉励青年人参与,不仅他们精力充沛,相对讲有一定文化,更能影响和带动其他青年,包括教外的。另外,在今天中国的情况下,不能不重视妇女及姐妹的贡献。非但要扫除男尊女卑,妇女不能从事圣工的想法,而且要勉励她们发挥惟有她们才能更好的发挥的影响和作用。称她们是属灵上教会中的“半边天”一点不过分。当然说到要重视青年和妇女的培养并非不要注意新老同工,年青人和老年人的合作搭配及互相尊重的问题,同时在资讯发达的今天,也不要让西方女权运动中不正确的方面流入中国,男女是平等的,但有时分工是必须的。不要为了是否可以按立女牧师的问题而困扰及形成分裂,主必带领他的儿女合式地行事,并光照他(她)们做当做的事及尽到诸般的礼和义。

  二、建立家庭教会

  今天在中东不少国家,连同以前在阿尔巴尼亚等国家根本不允许基督教会的公开存在,以中国目前来说,在中国广大城乡已有近万所公开礼拜的会堂,近十多年来各地甚至新建了千百间教会,但这些大、中型的教堂如何能容纳得下三千万左右的信徒呢?当然不能,数量占大多数的信徒是出现在家庭聚会或说家庭教会中。

  这是今天条件下形成的,更可体会也是神所带领的,不仅仅要礼拜,听道的人各得其所,或照顾了分散各方,因交通不便,路程遥远难以去公众礼拜堂聚集的信徒,而且造就操练了许多自养传道和义工,也使上帝的道得以有机会更全面的宣讲和传播并吸引了更多的街坊邻里,并在比较不拘束的家庭般气氛中敬拜事奉,团契相交,相互更接近了解,更体贴照顾,这些都是家庭教会的明显优越之处,而这些方面往往正是形式的大教会所缺乏的。

  中国教会经历了长达十年以上的文化大革命,教堂被关,甚至封闭。为什么解冻后,教会就如雨后春笋,信徒的数量非但不见减少更形增长,而且大大增加?表面上没有教会,没有牧者,但实底一个日益兴旺发达的教会和一支热忱献身的义工队伍在生长壮大,没有过去的家庭聚会,就没有今天的明显增长很快的中国基督教会,而且要在十二亿人口,近一千万平方公里的大国中,将福音传遍,在今天中国的许可条件下,公开的大教会固然可起一些作用,但主要取决及有赖于无法计数的家庭教会的成长和倍增。

  再看圣经也不无先例,早在旧约族长时期,那时还根本没有什么利未支派专职人员,家长或长子就是家中的祭司,领导属灵的活动和主持献祭,并将上帝的吩咐教导家人,家庭就是圣地,就是礼拜堂。祭坛也常常以家庭为中心。时而也会相约友人邻居参与及分享这种家庭中的属灵生活中的福份。先祖中亚伯拉罕是个显著的例子。以色列人的每一家庭都是一个单位,原应是一个为主发光的灯台。但可惜以色列人日后越来越实行“保护主义”,他们非但不建桥反而筑墙孤立自己,排斥外人,自己丧失了许多机会及福份,也剥夺了世界原可分享的恩惠和真道。

  新约时期,最早的基督徒除在犹大会堂聚集,而且据目前考古学的挖掘所知,第一世纪时还没有今天我们所讲的纯基督教的会堂,礼拜堂,除了犹大会堂,其他可望利用的公共场所,主要是家庭教会。早期的门徒,备受逼迫,财产为道丧尽,生活飘泊及贫穷,固然是一个原因(林前1:26-31林后8:1-3希10:32-39),但我们仍然深信其中有主的旨意。

  因为在最初三个世纪,尤其是基督徒人数大增,他们受到异教罗马帝国的猜忌和误解,并遭受到反叛的犹太教势力的反对,因而被残酷的逼迫。如果说雄伟壮观的耶路撒冷圣殿尚且被焚毁,拆除竟如耶稣所预言的“连一块石头也不留在石头上”的话,可以想像,假使那时有许多有形的,化费很大的会堂不也是难免毁于一旦吗?积极的说,家庭教会更是深入到罗马社会的各个角落的教会形式,不论为减少逼迫带来物质损失也好,能更机动灵活的转移也好,更为深入社会人群,广泛作见证也好,家庭教会都作了积极贡献。

  税吏马太蒙主呼召后,在家里借设宴请邀友人来庆祝自己的新生及听基督的教训,某种含义上也是家庭聚会(太9:10),也可能以此作开始,从此就维持下去。马大,马利亚,拉撒路在伯大尼的家,也就是耶稣最喜欢去的地方,甚至他不愿在首都耶路撒冷及有圣殿之处过夜而往往寓居在他们家,马利亚坐在他脚前听道,可以想像马大做完了服事的工作或准备好了膳食,她也会参加听道。而拉撒路准是在外工作完了,赶快回家分享与主相聚的福份,这不是家庭聚会,家庭教会的雏型么?

  彼得和他信主的妻子(林前9:15)以及他的岳母是否又是一个小型家庭聚会呢?圣经说“耶稣到了彼得家里,见彼得的岳母害热病躺着,耶稣把她的手一摸,热就退了,她就起来服事耶稣,到了晚上,有人把许多被鬼附的来到耶稣跟前……。”(太8:14-16)

  ,哥尼流家里无疑有聚集,“他是个虔诚人,他和他全家都敬畏上帝,多多周济百姓,常常祷告上帝”(徒10:2),当彼得被邀和约帕的几个弟兄同去他家里,见到“哥尼流已经请了他的亲属密友,等候他们,并说,现今我们都在上帝面前,要听主所吩咐你们的一切话。”(徒10:33)

  保罗异像中应马其顿的呼声进入欧洲,将福音带到另一个大陆,但第一处腓立比,当然没有教堂,“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河边,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其中有一个卖布匹的妇人名叫吕底亚,“素来敬拜上帝,她听见了,主就开导她的心,叫她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她和她一家既然领了洗”,便求保罗及其他门徒说:“你们若以为我是真信主的(忠心事主的),请到我家里来住,于是强留我们”,看来又开创了一个新的聚会点!

  甚至腓立比狱卒家在他蒙恩得救后,当保罗和西拉回答他问的“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他们就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他和全家,因为信了上帝,都很喜乐。”(徒16:34),这是否又有了一个家庭聚会点呢?

  在帖撒罗尼亚,那收留保罗、西拉的耶孙家(受暴徒冲击的),(徒19:6),是否也是一个聚会点,看来是的!

  百基拉,亚居拉在哥林多的家无疑也是一个造就及传道的家庭聚会点(徒18:1-2;24-28林前16:19,罗16:3),并且培养出一个大有能力的宣教士亚波罗呢!

  从保罗在以弗所长老面前所讲:“你们也知道,凡与你们有益的,我没有一样避讳不说的,或在众人面前,或在各人家里,我都教导你们,又对犹太人,和希利尼人证明当向上帝悔改,信靠我主耶稣基督。”(徒20:21),可以在家中聚集,传道及听道是使徒教会的重要方面。

  当然更不用讲在耶路撒冷的马可楼——一座宽敞的楼房,能容纳一百廿多人的家庭教会,因着五旬节,圣灵的沛降而成为著名的聚会点,令人永远不忘,从它更点燃了教会复兴的火炬,徒2:43可说是真正的健康的“耶稣家庭”,得上帝和众人的喜爱,信徒的灵性也都增长(徒5:41)。

  腓利门的家在保罗的书信中被明确地提及“你家的教会”(门1:2),约翰二书、三书的受书者也是早期家庭教会的负责人,其中之一是该犹。在三书中约翰称赞该犹为当时的游行布道士所作的爱心的接待及支援,但在二书中却又严厉地嘱咐:“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指信天父和圣子基督及神的教训的),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9-11)。

  在歌罗西书结尾时,保罗也清楚说到“请问老底嘉的弟兄和宁法,并他家里的教会的安”,又一处家庭教会!从腓立比书中甚至可以推论在罗马皇帝的宫中家里,恐怕也有聚会点呢!“在该撒家里的人(在原文,英文不是单数),特特地问你们安。”家庭教会之间可以通过各种渠道包括写信,今天当然方式、方法更多,更简便了,只要有心就能交流感情,分享主恩,相互劝勉,彼此记念,代祷等等,罗马十六章看来是一长串的问安,但实在是很感人的基督徒情谊的交融的典范。

  若不加注意或仔细搜寻可能想到圣经所提的教会,就如圣彼得大教堂,哥特式的教会?不!圣经和教会历史和考古学告诉我们,在初世纪根本没有这些高大辉煌的建筑,除了当时的犹太会堂,有的是星罗棋布的家庭教会或聚会点,在犹大、在外邦、在亚洲、在欧洲、在王宫、在监狱,虽有大型的,但更多的是以家庭为主的教会,使徒时代教会的生命就在这些细胞中。

  近代在南朝鲜教会迅猛发展,目前全国几乎有近三分之一的人口是基督徒,在汉城有一中央教会,由赵镛基牧师主持,教友超过十万,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单一教会,世界各地教会增长专家学者,及许多教牧人员纷纷前往取经。他们除重视祈祷外,其中另一点就是组织细胞小组,视教会为一身体,以基督为首,然后各肢体联络,配搭。

  但他们更深入,像人体组织以细胞为单位,并在健康的机制下进行细胞分裂,通俗地说就是分为小组,但赋于活组织,细胞的观念,如细胞有核心,细胞能再生及增多。找一个家庭或处所,由一两位作核心,负责带领一小群人,包括家庭成员,和左近的基督徒,同时邀请邻里街坊及亲友参加学习圣经,共同祷告,相互关心,彼此帮助,常常探访,这样就形成一个健全生长的属灵组合,人多了就再一分为二,不断地发展,这就是今天细胞小组的概念及活动,也是南韩教会以及今天不少地区教会增长的成功经验之一。

  其实日光之下没有新事,在我们前面所列的这么多章节表明的事例,可说也就是细胞小组,进而是家庭教会的先行,今天我们可以从中学到家庭教会,聚会点或说细胞小组的含义、活动,工作及当注意的问题,再结合今天时代及当地环境和条件拟定出合适的使圣工发展,使教会增长的方式方法。

  小结:从圣经和教会史,特别近代教会增长的研究和实践看,动员义工,并培训义工以及发展家庭教会,或今天所说的细胞小组是教会圣工发展、信徒人数增多的重要途经和方法,我们说没有这些就没有初世纪的使徒教会,也没有今天的教会,没有义工的投入及家庭教会的增长,就没有今天的中国教会,更没有她在困难重重,完全没有教会公开活动达十年之久的情形下,所呈现的惊人增长率。这样讲绝非武断而是十分正确的。

  在主的工作中,可以说有时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没有神的帮助、祝福和带领及人的一切劳力计划谋略都是徒然、妄然;但有时也当这样看谋事在天,成事在人,意思是上帝良善、纯全可喜悦的旨意,要通过人去遵行实现。比如,他愿福音传遍天下,他愿人人明白真道,他愿万人得救,不愿有一人沉沦,这些都要基督徒向自己的亲朋戚友,邻舍、同胞、外人等将福音传给他们,将真理教导他们,并藉各种方式方法,以言以行吸引他们,来就天父,参加教会——上帝子民的大家庭。

  在教会增长中让我们大家关注这两方面,尤其对今天在现有条件下的中国教会,更显得特别重要。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