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评论

教会增长(七)教会增长的障碍及危险的倾向

  • 望潮牧师
  • 2017-04-13 23:32:03
  • 216 次浏览

 

  教会增长(七)教会增长的障碍及危险的倾向

  经文:来11:1-3 路14:28-34

  引:不论植物,动物或人都不难发现有的生长良好,有的明显不行,有的甚至日渐衰残,很快死亡,不同的生长条件造成不同的结果,当然是一个原因,但有时似乎环境一样怎么表现却不一样呢?这绝非偶然,而是有它更深的原因,教会的光景也是如此,有的增长,有的停滞,有的萎缩。

  目前就世界范围来讲,总的情况是亚非拉地区的教会,连同前东欧及苏联地区教会在增长,北美至少是停顿,萎缩,而西欧北欧所谓旧大陆的基督教国家地区教会日益衰亡。为什么?而以各大宗派来看,路德宗,卫理公会等非但没有发展的势头,反有没落的趋势,而福音派教会,灵恩派教会,基督复临安息日会似乎增长良好,再以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在中国的现状看,尽管处在类似的光景和限制中,有些地区的教会发展迅猛,如东北地区教会,连续三年有二千多,四千多和三千多人受浸归主,真像重演五旬节时的经历,盛况空前,气氛感人。

  但有些地方,几十年来维持原状,不过近百个人守住旧有的基地,而另一些地方教会人数日益稀少。这又为什么?今天我们想讲教会增长的障碍及可能有的危险倾向,如果说动植物和人的生命健康强弱与否往往取决于内外各种因素或说先天和后天的条件,在教会是否增长这方面,也有能否突破固有的思想障碍及解决增长所必须注意的方面,至于疯长等现象就作为主要危险倾向来对待。

  1、教会增长的思想障碍:

  当从非洲某国或太平洋的新几内亚岛,或如中国上述东北地区传来成千上万人受浸归主的消息,有人极为欢欣,但也可听到有些人说:这是因为那些地区生活贫困,精神,文娱生活短缺,言下之意,这样人才有时间去聚会,才想听道。不否认或者这有一点影响,但如反问,为什么世界其他许多贫穷落后地区没有这种教会增长的现象呢!

  当发达国家或地区的大都会如:东京,巴黎,香港的牧师聚在一处,各自哀叹圣工进展困难,有时一年受浸人数还不及教会死亡的人数。“物质主义影响”常常被认为是主要原因,也不能说它完全没理由,但又怎么解释南韩汉城有世界最大的逾十万人的教会呢!又如何说明美国洛杉矶附近的一间可容纳数千人的大教堂,教友每年增长众多的光景呢?

  重要的问题是对教会增长的认识和信心如何?认不认识它的重要和必要,如我们以前所讲这是基督的托付,是时代的要求,也是真信徒的自然愿望,或者相不相信教会应当增长,这听来奇怪,但实有其人其事,如相信预定论的,得救灭亡上帝早已预定,那有何必要去发展圣工,扩展上帝在地上的国度呢?还有人甚至认为教会不应提倡增长呢!因为“蒙召的多,选上的少”,自己是选民,余民,人存下越少表明越与世界有分别,自己信仰越优越,坚定,真所谓“举世皆浊,我独清”尽可“孤芳自赏”。

  这种想法毕竟少数,但更多的妨碍教会增长的还不是不需要增长,而是没有信心来对待教会增长,正如昔日跟从以利沙先知的少年人看见被马兵,战车围住,这些人也只看到教会被强大的世俗,物质主义等团团围困,或感到被狼群包围,除了防止收缩,不敢向外逾越一步,不需要当然不会想到教会增长,而想到教会增长但更想到世界,环境强大的压力,引力,就灰心丧胆,失却信心,那么从那儿有教会增长的事呢!

  希伯来书11:1-3“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未见之事的确据。”不想不信教会增长当然没有教会增长的奇迹会出现,可能他们“相信”古人曾得了美好的证据,其他人也有把握及成效,就是自己没有信心,在基督的恩典,上帝的能力和圣灵的工作下能发展圣工,增强教会。其实一切看见之事物,包括教友人数的增加,教会的扩建都不是从显然之物造出来,而是凭着信心握住神的应许和命令而来的。

  有时也有类似以上的思想障碍,看到世界上大多数人还未得听福音,可说芸芸众生未接触到圣经,就想自己和自己一个地区中一个小小教会能做什么呢?即或做了,也不过是杯水车薪,无济于事。这样一来紧接着就想即或不去发展教会事工,也无伤大雅,反正是一样或差不多。

  当然有时是怕冒风险,更怕为教会增长付代价——时间、精神、物质、金钱各种代价。

  所有这些可说将教会增长这事置之脑后,不闻不问,偶有触及也如“胎死腹中”,思想未成形就打消了,这至少都可说是“先天不足”。

  但即或有了教会增长的种子孕育在心腹中,也让它表露出来,如在口中讲,笔上也写,但是如果没有订立一个目标,或有了目标,没有达到目标的具体计划,甚至有了目标,规划,却没有付诸行动,仅是纸上谈兵,有时虽然也动了,但没有很好的组织及发动大众,仍然不会见到教会有真正的增长。

  不少教会,牧师就是这样,以致教会增长根本患了不孕症或是难产,或是夭折。

  我们说过,教会增长的主要关键是倚靠仰赖圣灵上帝,但也需要人——神的仆人儿女的合作才能作成,而人是否忠于差派他的主人,有否见识去思考,计划,动员,管理,安排分配神家中的人,也是另一个成功的要素,没有这些就如后天失调,怎能指望生命健康成长壮大呢?

  在讲教会增长时,我们多次提到旧约造会幕,大卫所罗门造圣殿,被掳归回后所罗巴伯,约书亚,尼希米,以斯拉重建圣城和圣殿,尤其是新约教会和五旬节的事为例证,并从中得启发教育,同样不论摩西,大卫,及兴建第二圣殿的领袖,或受圣灵后的使徒及保罗,更不用说基督自身都是大有信心,既有远大目标又脚踏实地,有步骤地勤劳工作,全力以赴并带动更多人投入上帝事工的人。不仅从纵向上说他们都是意识及领会上天托付的,横向看他们是感受时代要求和世界需要的人,而往深里看,他们又是大有信心,雄心,热心,深谋远虑,大胆细心的人。

  摩西蒙上帝指示要造会幕作为敬拜的场所和中心,也作为上帝住在他们中间引导他们的体现,摩西没有对上帝说,这是在旷野的行程中,而这班百姓在埃及为奴这么久,并没有很多的财力、物力,所有的一些也是临行前向埃及主人要回来的,现在他们能甘心乐意献上么?不!摩西有信心响应神的呼召。

  大卫王因感悟到自己住得很舒造,但约柜却仍在流动的会幕幔内,就兴起为耶和华造圣殿的宏愿,他因是个战士,上帝未接纳他为建造耶和华圣殿的人,他并不灰心,自怜自爱,或因自尊受挫而消极,更没有不满,相反如日后他对他儿子所罗门,也就是上帝指示要经他手兴建圣殿的说:“你当刚强壮胆,不要惧怕,也不要惊惶”。大卫不但自己有信心,也勉励所罗门有信心。

  他不仅是空口讲也有行动,他说:“我在困难之中为耶和华的殿预备了,金、银、钢铁、木石及各种巧匠。”他勉励所罗门说:“你当起来办事,愿耶和华与你同在。”(代上22:15),大卫不是不知道这工程甚大,他的儿子还“年幼娇嫩”,但他既有心愿,也有信心,并如他表白的“我为我上帝的殿,已经尽力”,非但动用国库,也将自己的储蓄献上。“因我心中爱慕上帝的殿”(代上25:1-5),他用榜样激励他儿子和众百姓:“今日有谁乐意将自己献给耶和华呢!”

  所罗门继承父亲的遗愿和遗志建成了雄伟的圣殿(代下2-5章),他既造得“甚大因为我们的上帝至大,超乎诸神”,又意识到“天和天上的天,尚且不足他居住的,谁能为他造殿宇呢?”这是他在推罗王面前的见证。在圣殿落成时所罗门既召聚以色列人前来并为他们祷告,又为“不属”以色列的外邦人祷告说,“他们为你的大名和大能的手,并伸出来的膀臂,从远方而来,向这殿祷告,求你从天上你的居所垂听,照着外邦人所祈求的而行,使天下万民都认识你的名,敬畏你,像你的民以色列一样”(代下6章24,32-33)。

  圣殿要成为万民祷告的殿,教会要吸引普世的人认识敬拜真神。若不能达到这目的,相反误表上帝、羞辱神,污秽圣殿,驱使人远离真道,尽管如耶利米时代的犹太人那样自认为“这是耶和华的殿”,还是不能避免毁灭的厄运。

  至于说到建造第二圣殿的事,更是困难重重,首先开始响应归回故土重建圣殿圣城的人就不多,加上内忧外患,各种的困扰阻力,包括政治的,经济的,灵性的,民心士气的,我们看哈该书,撒迦利亚书,以斯拉记就清楚了。但当时的领袖所罗巴伯,以斯拉,约书亚等并没有裹足不前,他们是大有信心地响应上帝,依靠圣灵的,“大山哪,你算什么呢?在所罗巴伯面前你必变为平地”。在立根基之日已经看到“必完成这工”。从种子就看见大树和森林,以后在尼希米领导修建圣城圣殿时更是困难重重,但他传出的信息是:“我们的上帝必为我们争战”(4:20)他祷告说:“上帝啊,求你坚固我的手”(6:9)“不要忧愁,因靠耶和华而得的喜乐是你们的力量”(8:10)。

  新约教会的建立和发展同样如此,甚至可说有过之而无不及。按世人的眼光看,一个新兴的小团体怎能在强大的罗马异教国家及深根蒂固的犹太传统中绝处逢生,破土而出,并蓬勃发展呢?而教会自身既受各种逼迫,又有经济贫乏的压力,可以想像就算是五百多弟兄再加上姐妹总共才一千人吧!当他们站在橄榄山听见主耶稣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28:19),又咐咐他们“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而且坚持等候到“世界的末了”有何反应呢?可以相信这班早期的门徒确实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大,世界人口有多少,来日又有多长,固然主说:“天上地下所有权柄都赐给了”他,他也应许圣灵的能力要降在他们身上,面对这样大的使命,信心的挑战真是何等巨大啊!但他们是进而不是退,是接爱托付而不是规避责任。

  雅各被杀,彼得被囚等待处决,司提反被犹太领袖及暴民用石头活活打死,约翰也一再受警告,威协,扫罗领了文件到处追捕迫害拿撒勒党人,割礼派的人兴风作浪,在信仰领域将水搅混。但是一个建立在基督这磐石上的教会,有圣灵引导及一班大有信心的人为之奉献的新约教会硬是顶着风浪而前进,冒着艰险而发展,克服一个又一个困扰而壮大。使徒行传忠实地记录这一切,在教会史,在复临运动史中也有无数光辉的例证。在上帝凡事都能,而有信心的就能移山。

  同时我们也看到不论旧约建造会幕,圣殿的人或是新约时期建立发展教会的人都是大有信心的人,是忠于主的托付,依靠圣灵,想到时代的要求而乐于献上自己的人,他们也都是设立正确的目标,精心构思,订出具体计划,想各种方法,调动一切资源,以身作则,带领大家一起事奉、工作、奋斗的人。

  除了上帝在山上指示摩西建造会幕的一切样式,大卫领受“耶和华用手划出来”使他明白的“一切工作样式”(代上28:19)。新约的使徒们作为后继的教会建立者,从教会的元首基督,和他的代表圣灵直接的指导教诲外,也看见摩西,大卫,所罗门,所罗巴伯,以斯拉,尼希米,彼得,约翰,保罗,以致各时代的宗教复兴或改革的领袖马丁路德,加尔文,卫斯理约翰,威廉米勒尔,怀雅各夫妇等都是既忠心又有见识,即有聪明才智的人,善用主赐的各种恩赐来发展教会的事工,在圣工上人的作用和努力不是第一位的,但也不是没有地位和不重要的,圣灵和上帝的指导启示是不能违背的,但人的思考计划也是不可少的。今天教会的增长的障碍往往产生于对这些原则的误解,曲解和不能恪守甚至破坏,或使两者对立。

  2、教会增长中潜在的及可能有的危险倾向。

  在提及目前不少地区及教会所提倡的教会增长运动的同时,我们也不能不指出一些存在的危险倾向,它们既会毁损教会增长运动的声誉,使人不能不想考虑它,也可作为一些反对者的借口,更是同样给教会增长运动的健康发展带来妨害。

  动植物长不大是问题,但“疯长”也是病态,在人的疾病中,有一种就是肢端肥大症。

  生长是有规律的,教会增长既是一门科学,也是要经受实践考验和评估的,人的健康也是有指针的,就如脉膊,呼吸,血压,体温,体重等都是我们熟知的。脉膊跳得太快或很弱,呼吸很急促,体温超过或低于37℃,血压舒涨时超过90厘米/水银柱,收缩压高于150-160,太肥太瘦都是健康不良及有病的症状。

  同样教会如果出现某些迹象也表明是一个病态的教会,早期研究教会增长的专家人士指出一个健康的教会,能增长的教会有七个重要的指标:

  一,是要有信心的牧师或说积极的思考者,他们的领导能力,已被用在促进整个教会投入到增长运动中去,

  二,是要有一支很好地被动员起来的义工队伍,已经发现、发展及正在运用教会增长所须的名种属灵的恩赐。

  三,要有一个够大的教会(200人左右)能以提供各种服务以应合会众的需要和期望。

  四,在举行大型集会,平时的礼拜及家庭的细胞小组之间有很好的匀衡及能量,

  五,教会中教友的层面如经济能力,文化水平,种族藉贯社会阶层,方言兴趣,最好较一致,至少差异不要太显著及反映太强烈。

  六,一切传道布道的方式经证实确是为主招收门徒。

  七,是要依圣经的轻重先后次序来订教会工作的计划及开展程序。

  以上七点的先后也可按不同地区、国家而有所调整,比如在许多国家,如南美,菲律宾,中国,教牧人员很少,一个牧师要兼顾成千上万人或在十几个堂会中穿梭巡行,可能第二点即义工的重要性,就更显著及上升为第一位了。

  今天我们要着重指出的一些不健康的现象,疯长是其一。有时有些地区和某些教会在教会增长运动中,只求数量,不求质量,降低受浸标准,甚至根本没有标准,张三李四都招来,口上承认一下就算归主入教了,真是滥芋充数,表面上一时人数很多,报表上很好看,报告时也很悦耳,但经不起时间的考验,经不起圣经的标尺与量度,其实耶稣在撒种比喻中也已提到,有些人根本未真正相信,接受及认罪,悔改,重生,更谈不上守道、行道、传道,他们像“撒在石头地上的种子,就是人听了道,当下欢喜领受,只因心里没有根,不过是暂时的,及至为道遭了患难,或是受了逼迫,立刻就跌倒了”,像植物那样因土不深,发苗最快,但经不起日头的曝晒。这种教会增长只是短暂的现象,每年受浸的不少,但流失也很多,前门进,后门出,像属灵舞台上演戏的,做给人看,甚至像“跑龙套”更为短暂。

  这种现象表现在聚会礼拜的内容和形式上就是迎合人,迎合世俗,以各种手段,那怕并不符合敬拜事奉精神的事物都搬入教会,在讲台上,只要一时人多势众,或捐款源源流入,结果世俗的声响,色泽充斥,而神的话语,真理的美消失,这是一个危险的倾向。

  对这种教会组织,牧师往往就出现报喜不报忧,哗众取庞,甚至欺上瞒下,自己让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又想执行愚民政策。但上帝是轻慢不得的,耶和华的眼目,遍察全地,要帮助那些向他心存诚实的人,同时也记录一切存心虚谎之人所作所为。

  在教会增长中有些教会并无此等现象,很强调布道、查经、培灵等,教会聚会很有吸引力,人数也增长不少,但有时出现另一种潜在的危险,就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传道人,牧师,长老身上,这人在,增长人数在,这人离开或亡故,情形就大不一样。传道者固然要记得摩西,大卫,施洗约翰等高举上帝,隐藏自己的榜样,会众,教会也不要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偶像及灵性的依赖者,更不要把他们推进试探中。

  此事决非杞人忧天,一些原本忠心,热心,有恩赐,有才干甚至也谦卑的传道者,至终掉到败坏堕落的深坑和撒但所设的陷阱中,使一个好生生活泼兴旺的教会遭受重大的挫折和创伤。保罗算什么?亚波罗算什么?他们岂有钉十字架么?就算是他们殉道了仍做不了人类的救主,有人撒种,有人浇灌,唯有上帝使它生长,个人如此,教会也如此,好的工人,有才能的传道者都是重要的,但上帝是一切的一切,唯有他是赐生命的神及全教会增长的最根本因素。这是教会要注意的另一个危险倾向。

  而在今天中国教会中较突出的除了怎样培养坚固大批新信徒的灵命,防止有人专以说方言,医病赶鬼吸引人招揽人,而不以圣经真理培养,不以引人归向基督为中心的危险,心须既重视量也重视质,理顺质与量的辩证关系。其次的问题是怎样合适处理在教会在增长过程中与外界,与政府,与三自教会的关系。既要做到绝不违背圣经真理原则,又不要制造不必要的人为矛盾,相反的要极积地为在上掌权的祈求,使信徒“能敬虔端正”又“平安无事的度日”。除此之外,还要提高信徒对善恶斗争的认识,要“居安思危”,顶得住试炼和无理的逼迫,又能胜得过日益上升及强烈之物质试探引诱。

  而在教会增长的过程中另一个重要的问题或说危险倾向是青老年传道人之间的不合作,互相不尊重,甚至彼此排斥攻击。这现象已屡有发生,并明显阻遏了教会健康的成长。

  保罗当时论到哥林多教会说,因为他们中间有嫉妒纷争,他们就成了属灵上吃奶的婴孩,不能长大成人。在各人解决了自己和主的关系,就是因基督的救赎,使自己真与神和好的基础上,学习,掌握人间的关系学并照圣经吩咐,看到每一肢体,特别同工,不论青年老年都是有用的,而且各有所长,彼此要谦让及尊重,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尤其年青人不要因自己年轻力壮,多读了几本书就骄傲看不起忠心的老年传道人。而老年传道者,不要因为自己阅历多,经验足就对青年同工苛责求全,甚至样样看不顺眼,“一家自相纷争,势必败落,”只有青老年人,传道者和义工,信徒精诚团结,心灵合一,协力兴旺教会,增长的势头才能保存及发展,否则分裂的危险已存在,绊跌信徒,非基督徒的现象必然出现。

  小结:今天着重从圣经,及昔日先贤身上联系到今日教会增长的“先天”“后天”的障碍——没有需要,没有增长的异像、心志和信心,以及即使有了这样的想法和愿望,但没有周密的思想明确的目标,具体的计划,合时合式的方法及在以身作则,身体力行前提下动员和组成广大义工,信徒,都同样会成为教会真正增长的障碍。

  而结合今天教会增长运动中出现的问题提出了“疯长”,只求量不求质,报喜不报忧,降低标准,哗众取宠,或抬捧人,以人为灵性偶像的危险,也提到了中国教会增长中所特别需要注意的方面,特别是信徒的根基及青老传道人的尊重合作问题。

  一个人的健康与否绝非偶然,一个教会增长与否也这样,“祛邪扶正”是消极和积极的两方面措施,愿主使我们的教会成为一个健康发展,不断增长的教会,使主心欢喜。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