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评论

(二十)山边宝训(中)盐与光,主祷文

  • 望潮牧师
  • 2017-04-17 20:26:14
  • 195 次浏览

 

  (二十)山边宝训(中)盐与光,主祷文

  经文:太5:13-16;6:9-13

  I、“盐”与“光”

  耶稣讲完了“八福”,就提到“盐”与“光”的问题。八福的最后一福说“为义受逼迫”是有福的,但并没有叫基督徒因此就脱离人群,与世隔绝。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盐。”“你们是世上的光。”盐若不与任何其他东西接触,光若照在没有人的地方,就一无用处。

  这是一段熟悉的经文,但时常听到“做光做盐”的说法。耶稣这里讲的次序却是“做盐做光。”四个字是一样的,但先后次序颠倒了,含义上就有不同。基督徒在世上先应像盐一样发挥潜移默化的作用,然后才能有效地发出光来照亮一家人,照耀黑暗之处。

  “做盐做光”,谁是盐?谁是光?不错,耶稣当时说“你们”也就是今天的我们。但圣经却论到耶稣才是一切祭物的盐,才是世上的真光(利2:13;约1:9;9:5)。我们的盐味、香气都从基督而来。我们也只是如月亮那样反照太阳的光辉。我们不可忘本、骄傲,但我们又应当自豪,因为耶稣这样看重我们,叫我们与他认同,在世上发挥一样的作用。

  我们再分别看看“盐”和“光”的作用。“盐”有许多用处。首先是有“防腐,保存”的功能。(民18:19)。中国人做卤蛋就是一个例子,盐水也有一定的消毒杀菌作用(王下2:21)。基督徒在一个腐朽的环境中应当发挥保全、保健、防腐,去毒的作用。当今世风日下,道德败坏的现象丛生,这方面作用就更显重要。

  “盐”的调味功能是众所周知的。“物淡而无盐,岂可吃吗”(伯6:6)?世上有多少人感到人生淡而无味,对人生一无兴致,或是在寻求强烈的感官刺激后,人生觉得比以前更惨淡。在二十世纪的今天,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基督的吩咐是:“你们是世上的盐。”

  “盐”能帮助溶化冰雪,在寒冷地方的人都知道这点。为使路上的冰雪溶化快些就在路面上洒盐。基督徒能否在这世界上帮助那些心灵冷落的人呢?能!

  “盐”能增加火势,在篝火及用煤炉时,洒上一把盐,火势就旺。这又启发基督徒能使人生命的火焰挑旺。

  盐又能增加力量,人体没有盐就没有力量。“盐”还能维持原色。在染衣服时,加些盐在水中,以后色泽就易保存。基督徒能否发挥这种功能,使人保持信仰,及为人的本色,使人不褪色呢。能!也应当。

  在旧约时期,献为素祭的一切供物都要配盐而献(利2:13)。举祭也是这样。这立约的盐表明不废坏的意思,也代表基督爱的能力和他义的功劳,没有这些,一切献祭不蒙悦纳。在古代桌边围坐的人分受盐是一种友谊和同盟的意思。今天在东欧一些国家以献盐和面包象征友谊、友情、友好。所以马可说:“你们里头应当有盐,彼此和睦”(可9:50)。

  盐要发挥它的功能,首先必须与其他的东西接触、交流;基督徒要发挥他们在世上的效用也必须与人来往、交通。其次,盐必须消失自己,溶和在其他物体中;基督徒也须舍己,投身在谋求社会和他人的福利、健康、纯洁和振兴中。盐虽是默默地发挥它的功效,但它的功效却是巨大的。

  圣经说:“盐本是好的”(可9:50)。在中东,耶稣当日教训人的地方,很容易见到盐,他又以此发挥属灵的教训,叫他的门徒,因他的恩典、义和爱,使自己先在心灵中除罪洁净,及焕发身心健康,人生的兴味,工作的热忱,然后再与他一样成为“世上的盐”,默默无闻地去影响、改造世界。

  耶稣同时也看到有些铺在路上如沙石般的盐,耶稣藉此提醒、警告基督徒:“盐若失了味,怎能叫它再咸呢?以后无用,不过丢在外面,被人践踏了。”人没有主和主的恩典、慈爱和公义,就没有生命和感化力。即或一度有过,如今失去,那他非但与人无益,而自己和自己的信仰也要遭人遗弃和践踏。因此耶稣是我们一切的一切。

  耶稣讲道时,正值清晨,日光投射在平原、山麓,和人群中,耶稣就接着说:“你们是世界上的光。”

  光的作用可说几乎与盐一样:杀菌、防腐,俗语说“见见阳光”;光又带来色彩、光泽、华美;也带来温暖、热力,消除冰雪寒霜。所有这些都可借喻在人生中,或人际关系、社会效用中。基督徒对黑暗迷信,腐朽败落,冷落凄凉,僵死不化的人或社会都能贡献自己,都应尽到责任,在“黑暗遮盖大地,幽暗遮盖万民”之时,更应当“兴起发光”!

  耶稣说:“你们是世上的光。”又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主再次叫我们与他认同一致,再次看重及使用我们。但光和盐不同的是“不能隐藏的”,不是暗暗的而是明显的,不是默默的而是锐利照彻的。盐防止失了味,光防止“放在斗底下”隐藏起来。我们不能暧昧地对待耶稣,我们不能隐隐约约、模棱两可地承认及见证耶稣。他的道,我们的信仰应当被清楚有力地宣扬出来;不但藉着言语,而也藉着行为。“人点灯,不放在斗底下,是放在灯台上,就照亮一家人。”主说“你们的光也当这样照在人前,叫他们看见你们的好行为,便将荣耀归给你们在天上的父”(太5:14-16)。

  有人行为、工作、学习都有好的表现,但就是隐藏了自己的信仰,不敢承认好行为的真正来源,不敢为耶稣作见证,使人归荣耀给上帝。这等于是把光“放在斗底下”。甚至荣耀有时倒归给了别人或某学说,某主义及自己,却没有归给上帝。正如灯光不能直接为太阳增辉,难道上帝还要我们为他增加光辉吗?不是。但他要叫世人看见我们的好行为,便将原是他的荣耀归给他,也能照亮及启发别人。因此不能不发光,不能没有好行为;也不能作斗底灯,有了好行为却不把荣耀归给上帝。因为我们的光来自他。没有他或离了他,我们根本自己也是暗晦不明的,更不用说去光照别人及他乡了。

  作盐作光是应当,先盐后光是妥当。无味盐和斗底灯要谨防。但我们自己唯有先在基督的义和恩爱中才能发挥防腐除毒,去懦补力,也唯有在他生命的光中得见光,并反照他荣耀的美德于黑暗死荫之邦。

  做盐做光是否是律法主义或靠行为得救呢?主耶稣和律法的关系又如何?有没有绝对标准和真理呢?什么是人类道德行为的终极呢?这非但是耶稣时代的犹太人,基督的跟从者所极需明白的,也是今天的教会、信徒极需了解的。但这部分,就是太5:17-48,我们留待以后耶稣论律法的时候再研究。

  在这课以下部分,我们一起来学习一下主所教导的模范祷文。它记载在太6:9-13,至于1-8节也留待以后耶稣论祈祷时再讨论。

  II、主教导的祷文

  许多人都会背这段祷告文,通常人叫它主祷文,但有人不赞成这样的称呼,因为“免我们的债”这不适合在无罪的基督身上,所以叫主教导门徒的祷告文较好,事实上参考路11:1-4节就可知道它的背景。

  耶稣在一个地方祷告,如此专注、倾心,以致来到他身旁的门徒们都受了很大的感动和吸引。等耶稣祷告完了,有一个门徒对主说:“求主教导我们祷告。”今天但愿我们也感到有这需要,也求主教导我们应怎样祈求,并透过这短短的祷告,明白它的精意。

  我们将主祷文分为(一)称呼,(二)三个愿望,(三)三个祈求,(四)祝颂和阿们。

  (一)称呼:

  耶稣先教导我们说:你们祷告要这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

  “父”——我们祈祷的对象——上帝是父。关于上帝是父的观念虽然早在旧约时代就有了(赛9:6;撒下7:14;诗68:5;赛22:21;63:16;64:8;耶31:9;玛2:10),但来到耶稣的时代,犹太人由于没有能正确解释被掳前后的经历,看到自己民族的遭遇,在撒但的唆使及自己的错误认识下,不以上帝为父,就是上帝自己所宣称的,反以上帝为无情的债主或苛刻的法宫,或是如希腊神明那样,要么就是高高在上,远离人世,不与人类有任何交往,否则就是另一个极端(以后会提及)。耶稣来到世上要为上帝正名,上帝是父。父是人间最易领会,最亲切、紧密的关系,父上帝听我们的祷告。

  “天上的父”,但上帝又不像凡间世俗的父母,在对待子女时会有不公平,如偏心,溺爱,不公义;或在养育子女表现爱时,往往有心无力;在管教儿女时是按私意;在以身作则时是软弱不全的。耶稣说,上帝非但是父,而且是天上的父,他是圣洁、公义、慈爱,不受时间、地点、能力的限制,是无所不在、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他没有人间为父母者的两大遗憾:不是有心无力,就是有力无心。上帝是天父,他听我们上达的呼求。

  “我们在天上的父”:上帝不但是父,天上的父,而且是“我们的父”,众人的父。到耶稣的时代,耶和华上帝似乎仅是以色列的上帝,如希腊、罗马世界的神是某一城邦的神而已。对不少人,甚至神是自己个人独占的神。我们既要相信全世界在上帝面前犹如仅有一个人,和他有个人亲密的关系,但又绝不能有狭隘的想法,以为上帝只听我的祷告,父亲只在关心我一个,天父是我所垄断的。天父上帝是众人的父,是世界、宇宙的创造主,他垂听普天下人,他所有的儿女的祈祷,呼求、悔改、感谢和称颂。

  祷告是什么?首先从主教导的“我们在天上的父”的称呼中,体会到祷告是在基督里调整,经常不断的调整我们和上帝的关系,我们和世界及他人的关系,从而也调整了我们与自己及周围的关系。这一切关系一度曾因罪都破坏了,如今在基督的救赎中才得以恢复上帝在创世时那样美好的关系。

  想到上帝是父,很容易想到自己在未蒙救赎及光照前,我们可能是像路加15章所说的浪子,或自以为义的大儿子,甚至像保罗所说的“悖逆之子”“可怒之子”。如今浪子要回头,自以为义的要披上主的义,悖逆的要成为顺服、孝敬之子,可怒的成为父所喜悦的。基督的救赎带来了可能,祷告的生活要帮助我们常常面对圣洁、公义、慈爱的父而改变自己,调整自己和他的关系。“天离地何等的高,他的慈爱向敬畏他的人,也是何等的大。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他的人”(诗103:11-13)。如果我们过去是只说不行的孩子,是怀疑不信的儿女,基督叫我们称上帝为“我们在天上的父”时,让圣灵光照我们信靠他,听从他,使我们和这一圣名的称呼相称。

  祷告除了调整我们与上帝的关系,也要不断在称呼上帝为我们的天父时调整我们与他人的关系。上帝既然是众人的父,世上所有的人,不分种族、阶级、性别、年龄甚至信仰,从根本上来说都是兄弟姐妹,不应存有什么歧视和偏见。天父上帝是不偏待人的,四海一家的理想只有在这伟大的信念下,在基督的救赎里方能达成。上帝从一本造出万族,他是世界的救主,更是信徒的救主,我们在基督里原为一体,借着祷告,天天称呼上帝为父时,就吸引我们的心与改善我们人际的关系。让我们的心既安息在公义、慈爱天父的圣名上,也受他的激励去和人交往,并把其他人也挂在心中。让我们感谢主上帝,他看我们都是他的儿女。让我们也感谢耶稣称我们为弟兄不以为耻,反以为快乐并乐意作我们的长兄,并要接我们到天国去(来2:11,12)。

  (二)三个愿望:“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愿你的国降临。”

  这三个愿望关乎天父的圣名、旨意和事业。耶稣在教人提出三个祈求之前,先有三个愿望。祷告某方面也是人心中所愿。为什么主这样教导他的门徒呢?这是很自然的,如果意识到我们以前是弃绝天父离家出走,在外放荡,浪费光阴、钱财、精力,毁损天父名誉的浪子,回头之后,第一个真诚愿望必然是唯愿天父的名得以受到尊重、爱戴和分别为圣。过去一直违逆父的意志,坚执自己的想法,从不关心父家的事,只求自己的欢悦、纵欲,一旦醒悟回家,痛改前非,又蒙天父接纳、爱护,在忧喜交集下,这些愿望是最自然的,最正常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可能还不认识天父,不认识自己,还未调整和上帝的关系呢!

  对自以为义,常发怨言,不乐意作工,毫无亲情的看待、误表父亲,使父亲的名誉受损或被歪曲的孩子,若一旦意识到他自己的问题,岂不也会发出对父亲的三个愿望吗?悖逆的、可怒的、敌对的、知而不行、行而不力、出力而不甘心的孩子,改变了和上帝的关系后,最先的诚愿一定是以父的名誉,意志和事业为他今后人生的前提。所以三愿可以说是悔改的罪人和上帝儿女的人生观及当有的态度。因为“依着上帝的意思忧愁,从此就生出何等的殷勤、自诉、自恨、恐惧、想念、热心、自责。”十字架一边悔改强盗的表现是这样,有过大马色见到主的经历之后的保罗是这样,回头后的彼得是这样,教父奥古士丁是这样。“奇异恩典”的动人词句是从这样的心情中迸发出来的感恩和见证。“难道我能空着双手去见我的救主”么?是这样愿望赎回光阴,专心忠诚事奉上帝的表示。

  三个愿望,有它内在的联系或逻辑。一个知道上帝是众人之父,万人的救主的,一定愿意有更多的人认识、尊敬天父,正如父上帝“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一样;而且只有在此前提下,天父的旨意才能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地球是唯一背叛之处,是九十九只羊之外的自己走失的一只羊。天地要和谐、合一。上帝的圣名有时被误解,受挑战,是因为人见到世界上种种混乱、冲突、黑暗。愿父的旨意能实施,通行无阻,但这天的来到唯有天国降临之时。所以天父的圣名被人尊重,旨意得以实行,国度能以降临,三者彼此相关,从属。

  三个愿望也告诉我们,不单要有愿望,也要有行动;不单愿别人如此,自己当先奉行。自己如在言行、生活上不尊敬天父的圣名,我们能期望别人尊重上帝的名吗?保罗说犹太人尽管自称这,自称那,但在外邦人中亵渎了上帝的名;自己都不领会,不遵行上帝的旨意,在地上建筑违反天意的城堡,还能指望上帝旨意在地上其他地方通行吗?我们自己都怠隋,不儆醒,岂能催促主的国快快降临么?只有我们热爱天父的圣名、旨意和事业,并付诸言行,推己及人,我们的愿望才显得真诚;也只有真诚的愿望才能认为是祈祷,和上天交通的一部分。

  上帝的儿子耶稣留下的榜样,不仅在天也在世,他自幼就高举上帝的圣名,乐意时时遵上帝而行(来10:5-9;太26:36-44)。他专以父的事为念(路2:45-50)。我们非但在主的救赎中才生出如此愿望,也蒙福有如此的上帝作我们的救主。他言教身教,所讲的自己贯彻执行。

  (三)三个祈求:紧接三个愿望之后,耶稣教人三个祈求:一,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二,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三,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

  祷告除了表示我们的愿望,当然也包括祈求的内容。但祈求什么呢?在千百件要祈求的事中,耶稣仅提出三个方面;但这三个祈求却包括了人过去,现今和将来的最大需要,灵、智、体三方面,也涵盖了自己和他人的需要,而且每一祈求的达成都有一个前提为条件。

  一、“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这明显是突出了当今的,现时的,眼前的,每天的肉体和灵性的食粮。人活着要靠食物,但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中所出的一切话。可叹这个世界,不要说近两千年前耶稣的时代,就连廿世纪物质文明发达的今天,多少国家尚未解决温饱的问题,吃饭的问题,多少饿死的,营养不良的,就连在号称福裕的美国多少人还在贫穷线下挣扎,多少人靠食物补贴过日,就不用说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人了。就算世界上一部分人不愁吃不愁穿,物质生活似乎富裕,但心灵空虚、贫乏,精神食粮奇缺,脑子不是一片空白,就是被那些不能养人之物,那些像垃圾、毒草一样的电视、报刊、小说所充塞,而有些地区不少人简直身心都在饥贫中,成为活死人。我们可以求,或谋求日用的饮食。这是主的吩咐,也是应许。

  天时、地理、人和的被破坏,直接,间接地影响了国民经济,粮食生产,生活的安定和物质的供应。生态平衡的破坏也在威胁人类的生存。贫富悬殊,一部分人巧取豪夺过寄生生活,一部分人闲懒颓废,加剧了贫困现象。但世界面临更严重的是精神空虚,或压力重重。

  主耶稣曾生活在这地球上,他自己饿过。他曾为了别人的需要行过神迹,令人果腹。他更看到许多精神上的饥民。他帮助解决人的饮食,物质的需要,更宣告说:“我是生命的粮。”他指着自己的身体说:“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且不饿不渴。

  人的体力,健康,气候的协调,动植物之生长,更不用说人生命的本身都有赖上帝的赐福、保护和维持。世界离开了水、空气、阳光,生态的平衡、人类的劳作、管理,就不能生存或得到丰足。我们的祈祷应当是求日用的饮食。有人说我日用的饮食很充足,不愁下一餐,就是打开冰箱或橱柜或库房,就足够吃一周,一月,一年,我还要求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吗?设想,不要说患了食道癌胃癌,就连许多普通的病都会使得人面对佳肴美餐而不能下咽呢!

  求每天的饮食如古以色列人每天拾吗哪,叫人学习天天仰赖赐人生命、气息、福份的上帝,而不是依靠自己的囤积,储备。因为有许许多多意外,及人力无法控制的事可能发生。而一个每天仰赖上帝的儿女是有福的,投靠他的人必不蒙羞。

  另外不要忘记,你有吃,别人是否有呢?这个民族,国家解决了食物问题,其他国家、地区、民族又如何呢?这里求的不单是个人的,是我们世界大家庭的,其他有缺乏的人的。在灵性的饥贫上就更无例外了。

  凡是以三个愿望为人生观的人,以父的名、旨意和事业为念的人,他们的物质及精神的供应是可指望的,也才是有价值的。人不仅为生存,是为有意义,有价值的生活而吃,这样,吃的本身才有意义和价值,这也就是这样祈求应允的前提。

  二、“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无疑这是特别指着我们过去所犯的罪,就如所欠的债一样,压在人的心头。

  如果说世界上有些人银行存款很多,从不举债,甚至还不知穷困、债户的压力是什么滋味,但世界没有一个人例外,都有一个最沉重的债务,就是亏欠上帝和人的罪责和罪债。耶稣当日不但见到许多明显陷在罪恶中的敲榨勒索的税吏,卖淫的妇女,凶横的士兵,而也见到许多在名利场上勾心斗角、嫉妒仇恨的官场人士,骄傲自满、目中无人的文士,和麻本不仁、渎职之宗教界人士,以及许许多多浪子,他慈柔的呼召他们:“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历代以来,罪的权势如霸王,如债主压迫人,使人难以喘息生存。既有放纵不能自拔的,也有谋求各种方法想消解罪担的,如禁欲、修行、修桥补路、立功积德、消极厌世及自杀以图解脱的,形形式式。人类的一个大需要,又是无人能解决的。耶稣不但来到世上亲眼看见,听到,而且在天上几乎年年痛心疾首,看到罪在折磨人类的身心。其实正是这些促使他甘冒死亡来到世上,正如古时他对摩西说,以色列人在埃及所受的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的冤声也上达天庭,现在特要来差派摩西去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这个大铁炉。今天比各种身体疾病更广泛、更深入难治的是社会病,道德崩溃,罪欲横流,色情、凶杀、谎骗、两重人格……充斥各处。

  每当我们正视自己的过去,或夜深人静,扪心自问,尤其是面对上帝的圣言和律法,甚至自己的良心法庭,我们知道自己想过、说过、做过多少不该的事,又有多少应当之举我们不想、不说、不做?我们对上帝、对家庭、对人群又有多少罪咎?人类需要救主,耶稣也已经来此世上,为要偿付人类的罪债而舍身十字架。现今他教导罪人不必自暴自弃,灰心绝望,当然也不能死抱罪恶,不知,或不想悔悟。对凡想摆脱罪债的人,凡愿相信,接受他而认罪的人都可得蒙赦免。“我们若认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

  无债一身轻,以前中国在旧历年也要解决一切债务,才快乐地进入新年。债主要恩待欠债的人,一笔勾消债务。当然,这样向往的穷人债户很多,而这样仁慈的债主很少。但上帝,是大有仁慈的天父,他答应要赦免我们的罪债,使我们身心轻松、愉快,从罪中得解放。世上的债务,有时还可用再举债来求一时之安,但罪上加罪只会使人精神崩溃或身心摧毁。同时除了神人耶稣,无人能为我们偿付罪债。他说我们可以求上帝“免我们的债”。

  但求免债也有一个先决条件或前提,那就是“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我们不能消除罪的本身,但对得罪我们的人,有时只有我们可原谅、宽恕。我们如果指望上帝怜悯我们,赦免我们,我们却不饶恕别人,就是妄想、妄求,好似白日做萝。

  三、第三个祈求是“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威胁、缠扰人类的不但有过去犯下的罪错,每天面对的“开门七件事”,及心灵的粮食问题,还有对莫测的将来的恐惧和忧虑,就是对生命、前途没有把握。所谓“天有不测的风云(就连天气预报先进的今天仍不失为真理),人有旦夕的祸福。”

  保险公司越大,保险项目越多,反映人的安全感越小、越少。没有一个人能绝对准确地预测将来,没有一个人能绝对安全地穿越一生的道路。世界的凶恶太多了。“打仗和打仗的风声”“多处的地震、饥荒、瘟疫”,工人怕解雇失业问题,农民怕自然灾害,商界怕破产倒闭,军界防战争,政界防政变或倒台,学生顾虑升学就业问题,家庭夫妻担心关系有变化,旅行怕车祸、空难、恐怖主义活动,住家怕打劫。到了近代除了人人谈癌变色,艾滋病也威胁人类;生态平衡及臭氧层被破坏,直接影响威胁人类的生存;....这些事可以一直提下去。

  人类如果对将来没有一线亮光,人生若不在信仰中找到盼望,心灵在上帝的应许中获得保障,不要说廿世纪的今天,就连耶稣时代的人也一样忧心忡忡。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精神失常,患恐惧症的人,为什么有这么多人自杀,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买护身符,或算命、占卦等等,无非人想知道将来。但人不能,就是知道了也无益,因为有许多凶恶正等待着人,又是人力所难以对付的。

  主耶稣教导我们的第三个祈求就是“救我们脱离凶恶。”如一首诗说:“上帝是人千古保障,是人将来希望,是人居所,抵卸风雨,是人永久家乡。”如果居室是人身体的归宿之处,上帝才是人心灵的归依和永久的家室。

  就如上面两个祈求得垂允有一个前提那样。这个脱离凶恶的祈求先决条件是“不叫我们进入试探”(原文)。在这世界上没有试探是不可能的,试探和我们绝缘也难得。有时你不找它,它找你。但遇见试探不等于罪,进入试探才是罪的先声。如果我们不希望遇见凶恶,就不要贸然进入试探,陷入试探。万一试探临身,就靠主抗拒试探,逃脱试探及胜过试探。进入试探的禁地是危险的,不但会陷入罪中,而且还可能遭遇凶恶。例如我们不可因着钱财的诱惑而牺牲真理的原则,不可为着属世的前途而干犯上帝的诫命和圣日,也不可和未信主的人谈恋爱,或和世俗的朋友一起寻欢作乐等等。雅各的女儿底拿就因为到外邦人中要见那地的女子们,寻找世俗的欢乐,结果被示剑所玷污。经上记载这些事,特为作我们的鉴戒。

  但一切不愿随从撒但,不自招试探,不轻忽罪孽的人,可以将自己及自己的一生交托给那保守人,并赐人恩典、力量以胜过突然临头的试探,并脱离各样凶恶。“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借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上帝。上帝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4:6)。

  人可能除了在活着时怕这,怕那,但最怕的可能是死。但主对他的子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我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1:17-18)。因为“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借着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来2:14-15)。

  完全可以相信,耶稣教人的祈求绝非冲口而出的,乃是他看透了世界的现象和本质,人类的最大、最深的需要。人既有身体又有心智、道德、灵性的需要。上帝愿意满足人,只要我们向他求。上帝愿意赦免人,赐人平安的应许,生命的把握及保障,只要我们符合先决的条件。我们谢谢主教导我们作最有效、最紧要的祷告,也教导我们这些祷告蒙应允的条件,更谢谢主为我们提供他一切的恩典、慈爱、平安及丰盛。

  (四)祝颂和阿们:

  想到我们与上帝及与人的关系,在基督里藉着与上帝相交而不断调整;想到即或现今的世界并不理想,但上帝的国一定会来到,上帝的旨意能达成,上帝的名将被多人尊敬,我们又能投身在这一切的事业中;想到我们生活在世时,主愿解决我们人类三大问题,搬去压抑我们身心的三大重担,我们自然的会发生感恩,颂赞的心。况且我们的愿望之所以能达成,我们的祷告之所以能蒙应允,就是“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父的,直到永远。”天父的国要来临,取代世上的不义,他的权柄要通行,消除一切不符合他圣名、旨意的事,他的荣耀必在创造、救赎、维持、发展宇宙、世界、人类的大工上得以彰显。这祝颂也是一个保证。

  “阿们”是希伯来,希腊圣经原文,及英语的译音,意思是心愿如此,诚心所愿,也就是耶稣在世时所喜欢常用的“实实在在”的意思(约3:3,5,24;6:53)。这是何等重要的结束语啊!我们的称呼应该是真真实实而不是虚情假意,我们的祝愿应当不是口动,而是“心被恩感”,而付诸敬拜、事奉、献身、助人爱人救人的行动。祷告离了真实,不是谎言,就是有口无心,小和尚念经。祷告可以是人心灵的写真,也可成为人虚假的象征。

  我们谢谢主教导我们祷告,也求主开我们的耳朵,使我们听到他的信息。耶稣说:“你们祷告要这样说”,在原文是要常常,一直这样祷告,不单是字面上,而是按它的精意和实质。使我们的心灵不断藉祈祷而向天飞升,我们的全人不断靠主的恩的爱而努力向前奔。

  阅读:太5:13-16;6:9-13;路11:1-4。《历代愿望》306-309页,《山边宝训》第四章:主祷文。

  问题讨论:

  1、你对盐与光还有什么新的体会可分享?

  2、在今天的世代如何作盐作光,你有什么见证、经验?

  3、学习这课后,对主祷文有什么心得?

  4、在教会中如何提倡学习、运用主祷文?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