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 Sat

最新评论

(三十一)论政权与教权

  • 望潮牧师
  • 2017-04-17 21:11:01
  • 261 次浏览

 

  (三十一)论政权与教权

  经文:路20:25

  引言:耶稣降生时,东言博士千里迢迢要来朝见新生王,引得耶路撒冷合城的人不安,也使当时犹大分封的王希律如热锅上的蚂蚁那样。再说耶稣死时又被视为反叛罗马和皇帝该撒而定刑的。他似乎是一个革命性,政治性的人物。历代也确有人看耶稣为革命家。近代的解放神学家也是这样宣称的。但同时又有些人说耶稣叫人纳税给罗马,又不愿揭竿而起去解救自己的犹太民族,并且还教导门徒要爱仇敌。这样他们就下结论说:耶稣瓦解人的革命斗志,是犹奸。到底谁是谁非?或者都错了呢?今天我们要从圣经新约四福音书看一看耶稣是怎么对待当日的政权和宗教权威,另他在这些方面有什么论述。

  如果说耶稣虽不是一个经商理财的人或是经济学家,却发现他在有关钱财问题上,讲述了不少比喻,也有许多精辟的论述,那我们会发现在福音中却找不到太多与政治,政权直接有关的论述,较多的是他如何对待当日的宗教权威。这或者至少也是一个暗示,表明耶稣不是一位热衷政治,卷入政治斗争漩涡的人物。尽管从某个角度看,他确成了犹太权贵和罗马当局矛盾冲突中的牺牲者。另外从一些记载中还可以看到,在耶稣的言行里他对重要现实问题发出的教训和启示。

  I.耶稣在世时的政治与宗教界情况

  耶稣降生在犹大伯利恒,而那时犹太已是罗马帝国东部的一个属地。该撒·亚古士督(63BC-AD14)。那时是罗马帝国第一任皇帝,该撒原为罗马前三雄中的名将,日后从亚古士督起就作为罗马皇帝的尊号。(而今天已成为独裁者,暴君的代号)。亚古士督又名屋大维,他也是第一次下令叫人各归各乡报名上册,就是现在报户口。耶稣肉身的母亲马利亚和养父约瑟也遵令而回到故乡,他们是从北部回到南部的伯利恒,大卫的王城(路2:1-7),耶稣就生在那儿。但他死在该撒提比流做皇帝时。

  耶稣降生时,罗马帝国的势力最雄厚,疆域也最庞大,统管地中海四方欧亚非三大洲的许多地方。一度也像古代中国人一样认为是世界之中心,,所谓“天下之大,尽在罗马”,罗马自称为地环全球。

  罗马三雄的该撒被刺杀后,国家分裂,人民备受兵匪的侵扰,达十三年之久,以后他的侄孙屋大维,也就是后三雄中的一位除戡平战乱及赶逐异族,攻克战胜了三雄中另一位就是安东尼,在亚克兴一战定江山重新统一罗马。当时,罗马虽名为共和,有元老院就如今,日的上议院众议院,但实际上他大权在握,和专制国家没有太大分别。

  当时罗马有许多省份包括征服的土地,一种称作帝国省份,一种是由元老院管辖的省份。前者驻重兵,由皇帝直接统治,较安定及未派重兵驻守的就交给元老院,管理。

  犹太当时,属于叙利亚省的一部分。路加说耶稣降生时居利纽作叙利亚的巡,抚(即省长,总督),而又令希律作为犹太国的分封王,即藩王,臣属于罗马帝国及叙利亚总督之下,希律是以扫的后裔以东族的以土买人。所以是一半的犹太人。他和他父亲在耶稣降生时作王的大希律,都效忠罗马。因为明知自己的一切不足和庞大的罗马相抗衡。

  另一方面彼拉多是罗马所派的巡抚,行监督的能事,他为要统治犹太有时又要取悦当地人,结果他就与犹太上层人士,专权腐败的大祭司,教条主义的法利赛人,世俗化的撒都该人接近。这样希律的统治就在多重的矛盾和利害冲突中周旋。而当时老百姓对罗马,希律伪政权和犹太权贵,既敢怒又不敢言。至于耶稣在他先锋施洗约翰后,为人民心目中的“领袖”“希望”和“弥赛亚”即救主。耶稣就更处于极为艰难的处境中,时常受到希律党人的监视和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撒都该人的试探和威胁,耶稣就生活在罗马统治,傀儡施政,社会上两面派的政治宗教领袖,及满怀报仇复国及世上荣华安乐的民众中.耶稣既不能满足任何一方对他的要求及指使,也不愿苟且放弃他的救赎世人的使命。从人的角度看,他成了政治角斗,利益集团争夺权势及没有真理立场之群众的牺牲品。政治基于利益不基于道义,在当日的社会更是在于统治者,社会上层,皇宫贵族的利益为是非的标准和生杀的依据。

  耶稣如果卅三年都在拿撒勒木匠铺度完他的一生,必定不会体会当日复杂的政治局面和社会状况。可以相信,在他降生前在天上的议会,以及他在旷野四十天禁食祷告和天父共商他人生最后之途程所要经历的种种中,一定涉及他如何不卑不亢,在险恶的环境中奉行上帝的旨意,完成救赎世人的大计。

  II.耶稣自己的立场

  耶稣知道自己来到世上不是做政治家,统治人的君王,否则他尽可降生在该撒家帝王的府邸。由于他的群众影响,他的大能的作为和富有天上权威的言论,在当时不少次有人带头来起来造罗马的反,又在有马革比光荣抗敌的传统社会中,人们非但酝酿着要拥护耶稣做王,甚至要逼他做王。但耶稣既知道众人在见他行了神迹后“要来强逼他作王”,“就独自又退到山上去了”(约6:15)。他惟有将这一切禀告天父上帝,并求得他的支持,在祈祷亲近上帝时,呼吸上天清新的气息以摆脱世人的纠缠和要挟。

  直到最后在彼拉多前受审时,他仍心明眼亮并坚定地宣称:“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18:36)。同时他为那些钉他在十字架上的,无知的罗马兵丁代祷。

  他教门徒祷告时常记念“愿父的国降临”(太6:10),并在万事之上“先求他的国和他的义”(太6:13)。

  他也吩咐他的门徒继他的先锋施洗约翰之后,随走随传说:“天国近了”(太10:7),他已经将恩典的国度带到世上,凡是接待他的将成为天国日后荣耀之子民,他们要为新世界鸣锣开道,为上帝永恒的国预备合用的百姓。

  很明显耶稣之所以不热衷或投身于世界的政治兢争或斗争,是因为他正引进天国,为天国揭开序幕,他所要召引的不是满脑子名利地位,或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政客,或庸庸禄禄的小市民及见风使舵,东倒西歪的投机分子。正如一次他谈及施洗约翰时问众人,你们从前去到旷野到底要看什么?要看风吹草动的芦苇——那些没有原则的风派人物,还是看穿细软衣服的纨裤子弟——毫无克己牺牲,艰苦奋斗的世俗之徒。不!他所选召的是像施洗约翰那样的人,像拿但业那种心里没有诡诈的真以色列人,他所缔造的国不是以利益,私利为号召,而以舍己为标记;他不是借助武力,空虚的诺言去统治或蛊惑人心,他以爱来统治,以真理为宝座的根基。当西庇太两个儿子雅各、约翰由母亲陪同来见耶稣,求坐在耶稣左右,他明确说:“你们不知道所求的是什么,我将要喝的杯,你们能喝吗?”他们说能,耶稣说:我所喝的杯你们必要喝;只是坐在我的左右,不是我可以赐的,乃是我父为谁预备的,就赐给谁。他又宣布在他的国中,谁愿为大,就必作仆人(太20:20-23)。

  所以当他在旷野,撒但将他带到山顶上,将世上的万国和万国的荣华都显给他看时,叫他只要向他下拜,就可将一切都给他时,他就申斥:“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上帝,单要事奉他”(太4:10)。不要说耶稣明知撒但借亚当的犯罪,使全人类丧失了的世界管理权,他妄想加以篡夺。但耶稣宁死不屈,宁愿要十字架,不要在臣服撒但中得到世界的冠冕。

  就是以色列中最出众的王之一所罗门的极其荣华,在耶稣的眼中还不及野地之花中的一朵呢!世上的富贵荣华在他眼中视若浮云。

  最后他面临生死的抉择及大考验时,他能坦然地声称:“这世界的王——撒但将到,他在我里面是毫无的有”,耶稣深知有一个敌挡上帝国度的势力,在撒但鼓足干劲操纵下,到处兴风作浪,逼迫神的子民,但他为人类的缘故坚定不移,不为魔鬼留一点地步!

  耶稣在八福中最后一福中宣称:“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太5:10)。

  地上的权势不论是宗教的权势或世俗的政权逼迫上帝的子民时,耶稣就指示,不是对抗而是躲避,“有人在这城里逼迫你们,就逃到那城里去,我实在告诉你们,以色列的城邑,你们还没有走遍,人子就到了”(太10:23)。世上的国如果不要他们,主说:“天国是他们的”。

  如果有时落在人的手中,“被送到诸侯君王面前,被交付的时候,不要思虑怎样说话,或说什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当说的话”(太10:18-19)。

  万一要为道殉身在世上权势之下,耶稣也说:“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太10:28)。只有上帝值得人敬畏。

  耶稣有意识地教导门徒,在这世上他们会有苦难,但可以放心,因为主已胜过世界,而且他必要再来迎接他们到上帝荣耀的国中去,当他们在世上推展上帝的国时,如果无可奈何及无法避免遭受世上政权,教权的误会,猜疑,毁谤或逼迫,那么就如他说的,也只能逆来顺受了(路12:49-50)。既不能回避,但也不要对抗,宁可为上帝的国受苦。他背着十字架自己走在前头并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奔往天国的道路不是保存自己,而是舍去自己。耶稣既不接受王冠,表明世上的国不是天国。因为天国目前在地上无法实现,所以基督徒不要受迷惑,以为世上任何政权能实现天国的境界,任何真正帝王能引进或缔造天国;其次既然世上的国不是天国,也不要苛求政府及想它的一切必需是十全十美的。

  另一点不容误会的,耶稣虽不接受世上的王冠,也不热衷介入政治或党派斗争,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出世”,不关心世事,或与人心疼痒无关。在他与门徒所作最后分离的祷告中,耶稣说:“从今以后,我不在世上,他们却在世上;我往你那里去,我已将你的道赐给他们,世界又恨他们,因为他们不属世界,正如我不属世界一样。我不求你叫他们离开世界,只求你保守他们脱离那恶者”(约17:11,14-15)。“你怎样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样差他们到世上”(约17:18)。入世而不出世,在世而不属世,这就是基督对门徒的教导,在这原则中去处理和世上国家,权势的关系。

  当日的宗教领袖以祭司长,文士,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为代表,他们既和罗马统治者的利益有冲突,不慑于罗马的威势而奴颜卑膝,他们既拿了鸡毛当令箭,仰仗罗马的权柄而统治压榨平民百姓,又怕耶稣的影响超越他们而落得罗马帝国换马,使他们自己失权;他们一面把持一切宗教特权并以传统,宗教地位,学识吓唬老百姓,一面又因自己的假冒为善及丧失热忱和属灵生命而使人民与他们离心离德。他们多次盘问,试探耶稣,不断尾随他,监视他,最后当耶稣不向他们就范,为他们利用,相反申斥他们的伪善和离经背道,终至设计杀害耶稣。他们瞩目的是权,世上的权和由权带来的私利,而耶稣则诉诸于权——天上的,属灵的权柄,矛盾冲突是必然的。

  法利赛人等曾查问施洗约翰的权柄,施洗约翰被杀害后,他们见人都转向耶稣,他们又一再质问耶稣的权柄。如一次,在十字架阴影笼罩下,当耶稣最后一次到耶路撒冷进了殿,正教训人的时候,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来问他说:“你仗的是谁呢?”他们心想耶稣既非出自利未支派又未进过拉比学校,更非罗马所委派的,但凭什么耶稣在殿里教训人,并赶逐兑换银钱等人呢?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若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者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约翰的洗礼是从那里来的?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他必对我们说,这样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若说从人间来,我们又怕百姓,因为他们都以约翰为先知。于是回答耶稣,说:“我们不知道”,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太21:23,-27)。这帮人既怕失权又想在权的问题上抓耶稣的把柄。

  当耶稣叫拉撒路从死里复活,惊动了合城的人,消息也由伯大尼传到邻近的耶路撒冷时,祭司长和法利赛人聚集公会说:“这个人行好些神迹,我们怎么办呢?”他们既不能行神迹就施行诡计,他们嫉恨又恐惧地说:“若这样由着他,人人都要信他,罗马人也要来夺我们的土地和我们的百姓”。结果“内中有一个人,名叫该亚法,本年作大祭司,对他们说:‘你们不知道什么,独不想一个人替百姓死,免得通国灭亡,就是你们的益处。’”杀害耶稣的决心就暴露了。

  从圣经中看到耶稣与这些宗教界上层的矛盾冲突远超过当时罗马政权对他的防范,尤其在基督教还未发展到全罗马世界时,统治者既不认为对他们是一个威胁和挑战,而仅认为这是犹太教中的一个什么分支和流派而已,并且他们也洞悉了他们御用的傀儡和耶稣之间的矛盾,无非在于宗教教义和人心向背的问题,尽管这些宗教界头面人物为耶稣一生带来许多痛苦,麻烦和威胁,最后也是由他们将耶稣交于死地。但耶稣是怎么作反应的呢?

  固然在马太二十三章留下了他前所未有的,也是绝无仅有的对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和文士的揭露和痛责。但耶稣并不盲目的排斥所有的法利赛人。事实,他们之中的有些人也做了,或暗暗成了他的门徒,包括尼哥底母,亚利马太的约瑟等。同时耶稣也对众人说:“凡他们所吩咐你们的,你们都要谨守遵行;但不要效法他们的行为,因为他们能说不能行”。凡他们讲得对的还是要听从,别人的错不能成为我们有过失的借口。

  另一次,有关纳圣殿税的问题,因彼得未加思索也没有先征求耶稣的意见,就已贸然答应耶稣也要纳圣殿的丁税,以后彼得一进屋,耶稣就先问他说:“西门,你的意思如何?世上的君王向谁征收关税丁税呢?是向自己儿子呢?是向外人呢?”彼得说:“是向外人”,耶稣说:“既然如此,儿子就可以免税了”耶稣接着又说:“但恐怕触犯他们”,耶稣就以神迹的方式来应付解决这问题,他叫彼得:“你且往海边去钓鱼,把先钓上来的拿起来,开了它的口,必得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太17:24-27)。至于耶稣给他教会的属灵的权柄,更当慎用。主说:“我把天国的钥匙给你,凡你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太16:15)。

  表现在耶稣受审的事上,在有关信仰及真理的原则上,耶稣就丝毫没有迁就的余地,耶稣要就是仗义直言,要就是默不作声,对故意歪曲真理,亵渎圣物的不屑作答(太26:63)。

  III.几个例证:

  在路加12章未记载耶稣在教训“你同告你的对头去见官,还在路上,务要尽力地和他了结;恐怕他拉你到官面前,官交付差役,差役把你下在监里,我告诉你,若有半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这明显在民事诉讼中,耶稣提到官府的权柄和正常的职能,耶稣并未有什么否定的意思。正当那时,路十三章第一节记载“有人将彼拉多使加利利人的血掺杂在他们祭物中的事,告诉他们,”这显然是一件严重的政治事件,而且牵涉到宗教的,民族的,道义的,法理的,有关人命的大事。在这种情况下又如何看待政治权柄和政治人物?否定或肯定,同意或反对?

  当然耶稣更看到他的处境以及包藏在问题后面因人而异的好奇心、求知欲、试探性和祸心。耶稣很容易陷在评击罗马统治者或触犯民族感情的危险中。耶稣的回答出乎意外,他说:“你们以为这些加利利人比众加利利人更有罪,所以受这害吗?我告诉你们,不是的!你们若不悔改,都要如此灭亡”(路13:1-3)。凡是幸灾乐祸,自以为义,试探主的,滥用权柄杀害无辜的,无论是罗马人,犹太人,除非悔改,否则一天都要灭亡!耶稣既避免了陷井,又指出了更深的层面的真理。

  马太福音14章记载另一件事,看到希律傀儡政权的残暴。那就是因为施洗约翰,也就是耶稣的表兄和工作上的开路先锋,指摘了希律王与他兄弟的妻希罗底私通,奸夫奸妇恼羞成怒就滥施淫威,将约翰下在狱中,当希律生日之时,希罗底的女儿婆娑起舞,好色的希律心花怒放,随口许愿,只中她求,甚至国度的一半也可赐给她。谁知当这少女告诉她蛇蝎之心的母亲时,希罗底想除去眼中钉,要施洗约翰一颗血淋淋的头!希律的生日成了约翰的死日,他孤孤独独的死于暗牢中,约翰的门徒来,把尸首领去,埋葬了,就去告诉耶稣。耶稣听见了,就上船从那里独自退到旷野地里去。他甚至连平时最近身的三位门徒彼得、雅各和约翰也没有带。在此深情不露的光景中,也只愿独对天父,将自己的一切披露在上帝的圣颜前。

  你我如有过因为内心巨大冲突或难言之恸,不想见一个人的经历或能略为了解一点耶稣彼时的心情。似乎他对希律并没有评击,更没有咒诅。但圣经也记载了,耶稣最后一次进耶路撒冷并宣讲时,有几个法利赛人来对耶稣说:“离开这里去吧!因为希律想要杀你。”不能判断他们是真心还是假意,又出乎意外及一反往常。耶稣说:“你们去告诉那个狐狸说:今天,明天,我赶鬼治病,第三天我的事就成全了”(路13:32)。在耶稣最后受审判时,一度被解押到希律王面前,希律久已想看见他,并且指望看他行一件神迹。于是问他许多的话,耶稣却一言不答。为什么呢?希律早已听见过他的事,但一再压制良心,并杀害施洗约翰。当耶稣不满足他看神迹的要求,希律就和“兵丁们”藐视耶稣,戏弄他。这里既看见希律的嘴脸,也看见耶稣对待希律这一个当权人物的不卑不亢的态度。

  耶稣在路加福音十八章讲了一个比喻,叫人常常祷告,不可灰心。在这比喻中,他同时也阐发了一个教训,把世上不义的官和公义的上帝作了一个强烈的对比。他说:某城里有一个官,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那城里有个寡妇,常到他那里说:“我有一个对头,求你给我伸冤。”他多日不准,后来心里说:“我虽不惧怕上帝,也不尊重世人,只因这寡妇烦扰我,我就给她伸冤吧,免得她常来缠磨我!”主说:你们听这不义的官所说的话,上帝的选民昼夜呼吁上帝,他纵然为他们忍了多时,岂不终久给他们伸冤吗?我告诉你们,要快快的给他们伸冤了。然而,人子来的时候,遇得见世上有信德吗(路18:1-9)?

  在这里耶稣描绘了不义的官的形像(1)不惧怕、不敬畏上帝。(2)不尊重世人。(3)迟迟不为受欺压的穷人,妇女伸冤。(4)不审判制裁坏人,恶人。(5)即使最终不得已做些事办个案,只是为了敷衍。免得人找麻烦,而不是甘心为人民服务,及主持正义。对上帝对人的态度也就决定了一个政权的性质,不是有些名为宗教,国家,但并未真正关心人民的生活和痛痒吗?耶稣当日的犹太国就是如此。所以凡是真正敬畏上帝,尊重人的合法权益的国家才是有价值的。但耶稣在这里也给他世上的子民一个安慰鼓舞。主应许,人间可能会有失望的经历,不公平的待遇,迟延的痛苦,被蔑视的可能,但上帝以他的公义的律法为他宝座的根基,以他的慈爱为他政权的荣耀。他必会为一切受迫害,被歧视的人伸冤。多行不义必导致纷混,加深各种矛盾,冲突,或形成“失道寡助”及“官逼民反”的现象。但耶稣也指出,“凡一国自相分争,就成为荒场”。许多内战的经历证实这点。

  “动刀的必死在刀下”

  马太福音第十章说耶稣叫了十二个门徒来,给他们权柄,能赶逐污鬼,并医治各样病症。在诸多的吩咐中,叫他们在传道中不用带金、银,凭信心而生活,当然不用带刀之类的东西,连拐杖都无需,虽如羊进入狼群,要灵巧,遇逼迫他先尽可能的躲避。若不能就为主受苦,但不用怕。但在路22章又有这样一个记载,在耶稣在地上工作将结束时,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差你们出去的时候,没有钱囊,没有口袋,没有钱,你们缺少什么没有?”他们说:“没有”。耶稣预见到即将发生的事他将与他们分离,他们将面对新的环境和挑战。所以耶稣说:“但如今有钱囊的可以带着,有口袋的也可以带着。”这较容易理解,但他也说:“没有刀的要卖衣服买刀,”这怎么理解呢?紧接这耶稣又说:“我告诉你们,经上写着说:‘他被列在罪犯之中。’这话必应验在我身上,因为关系我的事,必然成就。”他们说:“主啊!请看,这里有两把刀。”耶稣说:“够了!”

  耶稣告诉他们他即将被捕受害。他要他的门徒拔刀相助吗?只有两把刀,并非人手一刀。他既要他们备刀,但两把又已足够。这是什么原因,有何启示?难道他真要他们动武吗?马太福音26章47节记载,当耶稣在客西马尼园祷告,叛徒犹大来了,“并有许多人带着刀棒,从祭司来和民间长老那里与他同来”。当彼得看到这黑暗丑恶的一幕,他们要下手拿着耶稣,可能想起耶稣叫他们备刀的缘故。51节说:“有跟随耶稣的一个人伸手拔出刀,将大祭司的仆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一个耳朵”。如果彼得理解得正确的话就没有以下的经文。但圣经说:“耶稣对他说:‘收刀入鞘吧!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以后还医治了那仆人的耳朵。又说:“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现在为我差遣十二营多天使来吗?若是这样,经上所说,事情必须如此的话,怎么应验呢?”接着对那些来捉拿他的人说:“你们带着刀棒出来拿我,如同拿强盗吗”(太26:55)?我天天同你们在殿里,你们不下手拿我,现在却是你们的时候,黑暗掌权了(路22:33)。

  我们现在是否可以理解耶稣为什么在他受难前叫门徒预备刀两把即够了。是叫他们拔刀相助为他争战吗?明显从以上经文否定了这样的解释。在约18:36,耶稣也对彼拉多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

  耶稣叫门徒预备一、两把刀及在门徒用刀过程中的言语,看来是要表明一项重大的原则:“凡动刀的必死在刀下”。一切杀害无辜的,今生不受报应,将来必受上帝大日的审判。启示录也说:“用刀杀人的,必被刀杀”(启13:10)。刀在圣经中代表政治权柄,凡以政权杀害羔羊耶稣及一切跟从羔羊的人,难免日后受羔羊的愤怒,和骑白马得胜之基督的利剑所击杀(启19:15)。当日的犹太宗教界及罗马帝国,历代的政权,教权都在这命令“凡动刀必死在刀下”的审判中,同样可引伸凡发动侵略战争,和不义之师,和谋害人生命的任何举动都不能逃脱这宣判。

  其次,耶稣再度表明他的国不属这世界,他的国不仰仗刀棒,像当日罗马及犹太权贵们那样,如果他真的要以刀棒来打,门徒,群众,甚至十二营天使将前来相助,其实一个天使就足以击杀十八万五千亚述军兵。

  耶稣借刀发挥这真理,所以凡以他的名义发动什么圣战,如中世纪之十字军之类的都在错误之列。

  “该撒的物归给该撒;上帝的物归给上帝”

  前三个福音书都记载了这样一段事。耶稣讲了娶亲筵席的比喻后,当时法利赛人出去商议,怎样就着耶稣的话陷害他,就打发他们的门徒,同希律党人去见耶稣,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人,并且诚诚实实传上帝的道,什么人都不徇情面,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一番恭维话之后,布置了请召入瓮的毒计。他们接着说:“请告诉我们,你的意见如何,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耶稣看出他们的恶意”。他们想耶稣如果说不可纳税给该撒,他们就可以告他煽动人抗捐罢税,反叛罗马。但如果耶稣自己宣称“纳”,他们又可暗中散布流言,歪曲耶稣所说的,以耶稣为不爱国,甚至犹奸,损害民族利益。所以耶稣就说:“假冒为善的人啊!为什么试探我?拿一个上税的钱给我!”他们就拿一个银钱给他,耶稣要他们自己来回答问题:“这像和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他们想叫耶稣二者必居其一,使耶稣左右为难,但耶稣反问,他们连选择,规避的余地都没有,他们看了自己上税的税银上的像和号,只得说:“是该撒的”。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给该撒,上帝的物归给上帝”。

  在这里耶稣又宣布了另一个重大的原则和真理。耶稣对政权的正当要求从未否定,因为一切权柄最终来自上帝,但任何组织和人要为他们所有的权负责及作交代,权利和义务相称。上帝的政权是以公义慈爱为基础,纵然人的政权会有缺点,软弱,但理想,要求和标准并未降低。世上的权柄,包括政权是“替天行道”和“赏善罚恶”,在这种前提下基督徒按圣经及耶稣这里的训示,当纳给国家的粮和税必须履行。???但上帝既是按他的形像造的人,上帝是创造主,在人犯罪堕落,毁损上帝形像后,上帝又在基督里救赎人,要恢复在人身上的形像,他又是人类救赎主——基督为人类在十字架上付了无可比拟的生命的代价,我们更是属他的。我们人的身、心、灵,连一切都更是属他的。当人心归向上帝时,上帝是最快乐的,圣经说:“我儿!你要将心归我”。我们的一切都属上帝,但上帝既命定赐于世上的人和组织一定的权柄,那么“该撒的物”人所当得的部份就归给人。上帝在世上的人,不论是管理国家的,社区的或教会的,家庭的,但“上帝的物”人心,安息日,什一等都归给上帝。

  政权分离的原则在此分明。宗教不要利用政权,政权不要利用宗教,政府与教会在人生及社会中起着不同的服务作用。相互结合,混杂或彼此利用都是有损无益的。人如果能遵行这点,世界上就可避免了许多不幸和纷乱。

  小结:今天的课程,我们研究了耶稣对政权及教权的态度,立场和有关论述,我们先学习了耶稣自己在世时所处的社会背景:在罗马帝国,希律傀儡政权和宗教权贵的统治下。其次看到耶稣的立场,他的国不属世界。他和他的门徒是要在地上记念,祈求并发展天国。他并不羡慕世上的权势和荣华,但他不攻击政权与它们对抗。凡政权,教权所说,是对的就要听,所做是正确的就服从。门徒若为真理受苦时,能躲则躲,不能避免就为道受苦,舍身,宁死不屈。上帝的旨意和真理高过一切。

  在通常情况下,当政权的要求不违背上帝的命令时,顺从在上掌权的是应当的。一旦两者有冲突,基督徒的立场是“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4:19:5:29)。耶稣自己在受审时所表现的也是如此,此外通过几桩事及在某些场,合,耶稣或明言或用比喻阐述了几项重大的原则和真理。(1)基督徒不热衷政治斗争及卷入党派冲突,防止圣工受牵连入损害。对领袖不卑不亢,按真理原则来生活行事。(2)不义之官府的特征和表现(3)“动刀的必死在刀下”,基督不嘉许暴力行为及杀害无辜。(4)“该撒的物归给该撒,上帝的物归给上帝”,这政教分离,政府,教会在人生不同的领域各施其职。一切属于上帝,但他在世上也要人代理他的工作。耶稣为我们留下佳美的榜样和智慧地处置有关政治,教权事务的范例,愿我们不断学习及效法。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