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 Sat

最新评论

(一)末世论简介

  • 望潮牧师
  • 2017-04-21 11:22:52
  • 347 次浏览

 

  (一)末世论简介

  经文:但12:1-4;启1:1-3;

  廿世纪只剩下了几年,我们说已经来到了廿世纪的末了,但换一句话说,我们也可以这样讲,廿一世纪,一个新的世纪就快开始了。两种讲法侧重点不一样,一方面不断地有人在做这方面或那方面的预测,有人在宣传世界末日,或者哪一年几个星要形成一条线,将会形成人类的浩劫。但又有政治家曾鼓吹所谓“新世纪”。在美国有个非常盛兴的运动,它融合了宗教,哲学,艺术,就是所谓“新世纪”运动。有人留恋旧世界或者为旧世界唉叹,有人向往新世纪,或者是畏惧新世纪的来到。不管怎么样,人类确实一直在这样的光景中生活,究竟有没有世界的末日呢?自然科学家、天文学家、物理学家一直就在说,有一天地球的能源渐渐稀少,地球就会变冷而导致死亡。或者有人说,以前恐龙灭绝,是因为另外一个星球撞击在地球上,在一九九四年有个慧星撞击木星,有人就预测,地球也有被撞击的可能,而导致世界的末日。但科学家说,不必恐惧,这可能性很小,而且要发生的话,也可能是在多少万年以后的事。更多的是社会学家,他们看到了廿世纪表现的许多世纪末的征兆在社会,在家庭各个领域涌现出一些令人十分担心的现象:生态平衡的破坏已经是够令人担忧,而道德的败坏,社会的动乱,家庭关系的破裂都形成潜在的巨大的威胁。如果不加以注意和改善,世界末日就在眼前。同时,有人看到,廿世纪,尤其是近几十年来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物质财富的大量积累,有人就极其乐观,尤其是超级大国的对恃,相对的讲,由于前苏联的解体,似乎战争爆发的危险已减少,所以很多人又对世界的将来抱着极大的乐观,认为人间的天国,不久就要在地上,社会要以空前的速度向前发展,世界的和平将会来到。总而言之,一派光明。他们高呼:我们要迎接一个新的世界。现在有一门新兴的学科,叫作“将来学”,该学科专门研究和预测将来的。在一九九二年秋季,著名的《时代周刊》有一个特辑,讲到两千年以后。其中有许多资料,提到人类对一个新世纪有什么样的向往。但是,在一个关于将来的问题所做的民意测验当中,我们看到的迹象,并不乐观。其中有一个问题:你想到廿一世纪会不会比今天这个世界更好?只有百分之四十一的人认为,可能会更好,但有百分之三十二的人认为,可能会更坏,而百分之十五的人认为,最多是一样。另一个问题是:比起廿世纪来,你认为廿一世纪什么会更多?居然有百分之三十二的人认为,战争会增加,而百分之五十九的人认为,环境、自然界的灾害会增多,还有百分之六十一的人认为贫穷会增多,百分之五十三的人认为,疾病会增多,尽管这样,还是有百分之六十二的人对将来抱着希望,哪怕是失望等待着人类,人还是抱着希望而生存的。圣经是这样认为的:两样都有,既有世界末日,又有新天新地。在神学中少不了有一部分,就是“末世论”,就是研究这些问题。

  狭义地来讲,它是讲到以基督复临为中心的一系列的大事,即影响全世界的大事,包括基督复临以前,基督复临时,以及基督复临以后的事情。讲具体一些,包括耶稣最后在天上的至圣所为人所做的中保的工作,以及圣灵晚雨下降、福音传遍天下、和末后善恶的大斗争、七大灾难、基督复临、死人复活、最后的大审判,以及罪恶死亡,撒但的消灭,新天新地的开始。

  广义地来讲“末世论”就是指着,对每一个时代的人讲来,要在他们以后,或者是将来要发生的重大的事件。在这里就包含着预言的色彩。所以,“末世论”不管是狭义还是广义,都是带着对将来的启示。范围小的牵涉到一个民族和国家,但是,重要的是对全世界有影响的大事情,所以,“末世论”有时就认为是最后的大事,有关这方面的教义是从十九世纪就开始采用的关于“最后的事情”而来的。神学也是科学,在系统神学里面,既讲到世界的起源,又讲到世界的终结,或者说旧世界的结束,新世界的开始,我们今天就是要简单地研究一下“末世论”。先作一个概括的论述,然后,其余的十一讲我们会着重对圣经里面的两本有关预言的书加以研究,就是旧约的《但以理书》和新约的《启示录书》这两本书。特别是联系到所有末世的大事,我们在“末世论”的概论里面一定会牵涉到几个问题。第一就是历史和上帝计划中的几个问题;第二个是关于末后耶和华的日子、末世和末时的问题,它们的异同;第三个问题是末世论与我们的关系和影响。

  第一,末世论的时间、历史和上帝的计划。末世论既然和时间、空间有关系,就一定牵涉到对时间观念的问题,在有悠久文化的文明大国如巴比伦、印度、埃及以至中国,他们都认为,时间是个曲线,而且不断地循环。所以“轮回”的学说,“投胎”的讲法都不断地涌现,这些观念也反映在埃及的金字塔和巴比伦的庙宇,以及中国帝皇的坟陵当中,就是在民间,也是普遍地流传着。另外一个古国和民族就是犹太民族、希伯来人的国家,他们对时间的观念不是这样的,他们认为时间是个直线,所以有起点,也有终点,圣经的观点也正是这样的观点,圣经中讲到世界有它的起始,就是创造;有它的终结。在这点上是很独特的,因为,如果时间是像一个圆圈,那就没有开始也没有终结,圣经第一卷、第一章、第一节就开宗明义讲: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时间和空间都有一个开创的起点。圣经最后一卷、最后一章、几乎是最后一节说:主耶稣啊,我愿你来。这是相应于主耶稣说的:看哪,我必快来。这个世界要告一个段落,旧世界要结束,而新世界要诞生。

  讲到“末世论”和“历史论”,就牵涉到一个历史观的问题,旧社会学的教材讲:是时事造英雄呢?还是英雄造时事?这里面大体上反映了唯物和唯心史观的一个中心问题。世界的兴衰、国度的更替,是那些帝王将相,那些雄才大略的人在起作用,在左右人,还是纯粹是偶然,是机遇,是客观的条件在形成社会的发展和历史的前进呢?圣经既认识到人的作用,尤其是领袖的作用,但又看到环境的影响和物质条件的影响,以及机遇的重要,在超乎中国的所谓天时、地利、人和的情况之下,圣经更提出了在这些动力之后的神。他才是历史的主宰,废王、立王都在乎他。人间所有举足轻重的人物、领袖,只不过是他的仆人或者是工具,为了实现上帝的蓝图和他的旨意,所有周围的环境,一切的机遇,并不在于一股盲动的力量,或是人类造成的声势,甚至也非千百万人的呼声所形成。所有这些,在历史的进程当中,固然都有它的作用,但是圣经的观点认为: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神的旨意,以及他的全能,而他旨意和全能的核心是公义,也就是他统治的律法的根本。人的绝对的权力,尤其是没有制约,没有平衡权力,就造成绝对的腐化。历史一而再,再而三地印证了这一点。因为,任何人都是带着他的局限、以及带着他的罪性,而唯有神的全能,才是圣洁,才是公义,才是慈爱。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牵涉到,这个世界是没有计划地任意发展呢?是一股盲动的力量在左右着世局,就好比一匹野马脱缰在奔弛,还是有可能就象物理现象那样,这个世界的社会在遵循着一个无情的规律在进行着。所以讲到规律,就不是那没有生命、没有理智的物质的本身所能够代表的。我们想一想,这世界到底是乱糟糟的呢?还是死板板的呢?乱糟糟的现象很多如战争、社会各种矛盾的冲突,人心的空虚和混乱,家庭的分裂和破灭,心理现象的反常,甚至于人心的变态,都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世纪末就是这样。或者说这个世界是有计划的,那又是谁设定的计划?人有可能吗?再伟大的君王,再有野心的领袖,也不过终其一生,他不能预测他的将来,更不能左右他自己的命运。圣经一方面论到,由于罪进入世界所产生的一切的混乱现象,正象世界被创造之前是空虚、混沌一样。创造是一个有计划、有秩序的工作,当创造结束的时候,上帝说:一切都很好。今天由于罪的影响又渐渐地破坏了秩序,破坏了计划,破坏了和谐,使社会和世界都处在空虚、混沌、黑暗的局面,但圣经另外又告诉我们,拨开所有这些乱草,还是能够看到,上帝对这个世界的蓝图,上帝有个计划,就是救赎这个世界,并且要恢复,要超越他现在所创造的。过去历史学家概括了文字的记载,或者是人类的文明,就是说,人类经历了奴隶制,封建制度,经历了资本主义,在奴隶制以前,就认为是原始社会。继资本主义之后,一度预言说,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大同世界,或者如希腊柏拉图所说的理想国,理想世界。但这些都在行使当中受到巨大的质疑和挑战,所以,人们对于世界社会的发展简直可以说是盲目无知,但圣经却指出上帝有个救赎人类的计划,而且是从创世之初就订立的,到了人犯了罪以后,上帝就在伊甸园里面,宣布了这个计划,尤其是到了亚伯拉罕的时代,就更清楚地看到了这个救赎计划开始一步步地展开,上帝怎么样从呼召亚伯兰到形成一个家庭,再形成一个民族,最后形成一个国家,就是以色列国。结果,以色列国辜负了上帝的旨意,也没能成全他的计划,非但羞辱了上帝的名,同时自己也受到了亏损,但是,上帝的旨意和计划还是在进展当中。因为,毕竟耶稣基督开始从犹太国及上帝所应许的女人的后裔而来到。光来到世界,世界不接受光,因着自己的行为是恶的,反而恨光,耶稣被送上了十字架,从人看来,是希望的破灭,但是,从神的救赎计划看来,却是一个关键转折,世界有了希望。从此教会建立,兴旺发展,在逼迫和痛苦当中前进,在腐化、世俗当中受到管教,但最终圣经应许说,福音要传遍天下,最后,上帝的国度必要来到。

  这就一直引伸到我们世界末后的大事,作为末世的人,这部分的内容,从这个角度看,是一个非常完整的计划,而系统的神学,只不过是把所有的这些圣经的记载和人间的历史和现状加以概括,又提出来,正像上帝六天创造世界,第七天安息,每一天都分布了一定的进展。那样,上帝救赎的计划已经经历了不同的阶段,最终要达到完成。因此我们说,这个世界是在一位公义、慈爱的上帝执掌当中,他要实现他的旨意和计划,就是为了救赎人类。就这世界来讲,既有它的起点,又有它的终点,或者是说,又有新的起点,在等待着人类。世界和人类不是在迷魂阵当中,不是象鬼打墙,在不知所措,和不知前进也不知退后地在循环,或在混乱当中迷茫。不是的!

  关于末后耶和华的大日,末世和末时的异同点,如果查看圣经,我们会发现,提到有关末后,以及耶和华的大日,和末世的各种讲法,它们是不是完全等同呢?差异在哪里呢?我们要做一个简单的论述,我们如果看圣经,在旧约里面常常提到末后的日子,或者是耶和华的大日,在公元前七百五十二年的先知阿摩司就第一次提到了“耶和华的日子”,而且呼召以色列人要悔改,同样的,公元前第七世纪的西番雅也提到了“耶和华发怒的日子要来到”,(西番雅书第一章第二章)。有许多先知,包括以西结、以赛亚、约珥都提到了“耶和华的日子”也就是“大而可畏的日子。”“审判的日子要来到”。列国,包括以色列都要在上帝面前,接受审判。同样,所有这些先知预言也提到,上帝给以色列一个复兴的应许。所以,不论是“耶和华的大日”还是“大而可畏的日子”,侧重的是上帝的审判,发怒,但也同时给予希望。它们都是比较笼统的概括的说法,而且,特别是以以色列为中心的,述说以色列和南面的犹大在经历了亚述和巴比伦的统治或者是被掳的经历以后,(这些都已经出现在历史当中。)从被虏之地归回。对他们讲,就是一个复兴的应许的实现,也就是圣经里所讲的,大卫的后裔,有一位公义的王兴起,而这就来到了两约之间,就是旧约结束,新约圣经还没有出现的这段时间里面,他们逐渐地就点燃起一个“弥赛亚要来临了”就是“救主要来临”的希望。因为,当时的现实告诉他们被掳归回以后,他们继续受着异帮的统治,甚至于是迫害,尤其是在叙利亚王朝中,只可惜他们对弥赛亚的应许是错看了,所以,在这段时间里面不断地兴起反抗、暴乱。被镇压,再反抗,而在马革比时代,这些光景反应得最明显。那到新约时期又如何呢?很清楚,施洗约翰的信息是:天国近了,你们当悔改。在施洗约翰下监以后,耶稣就出来传道,信息同样是:天国近了,你们当悔改,信福音。天国近了,意味着什么呢?当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跟从他的人的希望也随着一起破灭,甚至于在迷茫当中,等到耶稣复活以后,他们亲眼见到基督以后,就产生了一股无穷的力量,激发他们到处去传扬那位被钉受死而又复活的耶稣基督,而且在那个时候,他们就更加意识到,也就是更加盼望耶稣所应许的:“他必再来”。所以,耶稣复活和基督再来的宣传,就成了使徒时代的重大信息的组成部分。因为,耶稣的降临和受死已经成为历史的事实,复活,这仍是一个最新鲜的事情。所以,很自然的,他们就期待着下一件大事,就是耶稣再来,天国的实现。为这个缘故,所以在新约圣经里就有许多的篇幅和章节,讲到耶稣再来,甚至于当时还出现了一些混乱的现象,由于错解、误解,或者是不能正确地对待这个问题所造成。同时,有少数人又因为耶稣没有在他们有生之日,或者说是他们所盼望的时期回来,所以也经历了动摇,经历了软弱、迟延和怀疑,但是,就是这些记载也都被上帝保留在圣经里面,作为教训,作为光照和警诫,使我们明白了末后,或是“耶和华的大日”是狭义的,是预示着犹太的兴衰。广义的,是预表着世界的结局,是特指救恩的门关闭后,到主再来的大日这段时间讲的。

  而圣经里面一再出现的“末世”、这又是指着什么呢?根据希伯来书第一章第一节到第二节讲“神既在古时藉着众先知多次多方的晓谕列祖。”很明显,这是指旧约时代,但第二节是这样讲的:就在这末世,藉着他儿子晓谕我们,又早已立他为承受万有的,也曾藉着他创造诸世界。所以,耶稣的时代,在圣经的作者就认为是“末世”,彼得前书第一章第十三节开始是讲到彼得劝勉门徒,要等候耶稣基督显现所带给他们的恩。然后就劝勉他们,要圣洁,第十七节说:“你们既称那不偏待人,按各人行为审判人的主为父,就当存敬畏的心度你们在世寄居的日子,知道你们得赎脱去你们祖宗所传流虚亡的行为,不是凭着能坏的金银等物,乃是凭着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瑕疵、无沾污的羔羊之血。基督在创世以前,是预先被上帝知道的,却在这末世,才为你们显现。你们也因着他,信那叫他从死里复活,又给他荣耀的上帝,叫你们的信心和盼望,都在于上帝。”所以,再一次地证明,耶稣的时代,就已经是末世。彼得后书第三章第一节到第三节也是这样讲“亲爱的弟兄啊,我现在写信给你们的,是第一封信,这两封都是提醒你们,激发你们诚实的心,叫你们记念圣先知预先所说的话,和主救主的命令,就是使徒所传给你们的,第一要紧的,该知道在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这既是预言,也是当时的一个现实的写照。同样的,在使徒行传第二章第十七节,彼得运用约珥的话说:在末后的日子,主要将他的灵浇灌他的儿女。所有这些都表明在使徒时代,他们就巳经认为,末世是开始了,这点,常常有人没有很明确地理解到,尤其是现代人,他们总以为,现在才是末世,但其实,按照圣经的观点,末世开始已久,已经有两千年之久。那怎么理解这个问题呢?我们除了刚才所说的,耶稣既然已经按着以前先知所说的预言、以及上帝最初在伊甸园所应许的降生到这个世界,已经作为上帝的羔羊被献,而且也从死里复活,并且在众人面前升天,天使所应许他们的话,你们看见这被接升天的耶稣怎么样去,他必怎么样再来。当然激发了使徒们的信心和盼望。想到耶稣在最后给他们讲的,我还有不多的时候,要再见你们,我去也是为你们预备地方去,我若为你们预备了地方,就必再来接你们到我那里去,叫我在哪里,你们也在哪里,所以,怪不得在耶稣复活以后,使徒一再地问:你复兴以色列国,是在这个时候吗?甚至于在耶稣受难之前,他们也问到了类似的问题。从某些方面讲,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也是非常自然的。至于那种感情。他们由于爱主、又感受到他们并不留恋这个世界,相反,尤其是在早期教会,他们受到了很多的逼迫,非正常的待遇,他们更加响往与他们分离的基督,及能早日面对面见主。这也是合理的,因为至少就这世界讲,有历史的记载已经过去了几千年,从亚当到使徒时代,至少有四千年,而从使徒到现在,也不过是两千年,所以,可以这样讲:使徒时代已经踏入了末世时候,我们已经来到了救赎计划的最后一个阶段,所以,这样讲不但是合情,也是合理的。

  末世既然已经开始,而且至今已这么长的时间,为什么耶稣还不再来呢?其实,关于末世,圣经中有一系列的预言,非但是论到古以色列的预言,论到有关耶稣基督的预言,论到教会的预言,还有论到整个世界的结束之前的一系列的预言。这些都是在持续地进展着、应验着,而在圣经中,特别是“但以理书”里面,有五次提到。“但以理书”第八章,第十七节提到“天使便来到但以理所站的地方”这里说“他一来,我就惊慌俯伏在地,他对我说:人子啊,你要明白,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但以理书第十一章,第三十五节说:“智慧人中有些仆倒的,为要熬炼其余的人,使他们清净洁白,直到末了,因为到了定期,事就了结”,第四十节:“到末了、南方王要与他交战,北方王必用战车、马兵和许多战船,势如暴风来攻击他,也必进入列国如洪水泛滥。”还有就是第十二章第四节“但以理啊,你要隐藏这话,封闭这书,直到末时,必有多人来往奔跑,知识就必增长”。第九节:“但以理啊,你只管去,因为这话已经隐藏封闭,直到末时。”这里所提的末时,末了、末后,在原文里都是用的一个字。这是指着这个世界的历史的终局。在预言中讲到了世界的末了,我们如果再研究这些经文,上下文,它的含意,以及其它有关的预言,及对这些字的运用,我们就会知道,这是一组不同的字,这组字和前面所讲的,“末后的日子”,或者“末世”,没有直接的,必然的联系。虽然两者都有末世意味的表示,但是唯有但以理这五节经文所用的字,才表明着在上帝启示的最后时间,就是与末世的时间有关的。

  我们说,如果中文翻译作“这末世时代”的末世是从耶稣时代开始的话,那么这里所说的“末后”、“末了”或者是“末时”,并不能运用在这上面。这是指着末后的一段特定的时间,这特定的时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以后会研究到。我们讲圣经关于“末世论”是有很广的范围。对个人讲,也可以讲它是指着死了以后的光景;对这世界讲,是指着耶稣再来为中心的一系列的事件,包括这之前的以及这之后的千禧年的国度和新天新地。而圣经所用的字,我们已经说“末后的日子”,“耶和华的大日”,这是比较笼统括的,也特别是和以色列有关的。而圣经所提的末世,很明确地讲,耶稣来到世界就开始了末世,现在已到了末世的末了,也就是指耶稣再来之前的最后的一段时间而讲的。总之,我们就知道,我们是生活在末时,也就是在离基督再来很近的一段时间。

  最后,末世论和我们的关系及影响。末世,我们不要把中心转移到这个地球,或者世界的上面,我们应当联系到基督,因为,基督才是我们信仰的中心,他既是我们人类的创造主,又是救赎主,更加是我们永远的盼望,我们所有的希望都集中于他,我们所有的拯救,成功和成就都在乎他,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末世论,我们就要转离而以这个地球为中心,或以我们个人为中心了。只有转到以耶稣基督为中心上,这才会有个正确的观感,否则的话,如果我们以世界为中心,今天就会增添很多恐怖的色彩,象发生在美国德州的魏柯的事件,就是实例,非但曲解圣经,而且给人提供了一个恐怖的色彩。有人就大肆描绘原子弹和世界的末日,有人就强调爱滋病是天谴,地震是神怒,我们说,爱滋病的威胁,地震的可怕都是事实,而且,也有它不同的原因,如果我们以此为出发,甚至以此为归结,只强调这地球要被琉璜火所烧灭,世界快要结束,那么,这样就造成了一个片面的观念,而且甚至会误解上帝的本性,也产生不健全的心理影响。到头来,又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工作和学习。有些人从此就开始消极,悲观或者厌世、离世,甚至于束手待毙。但别外一方面,基督复临的应许传了这么多年,到今天还没有来,所以他们就藐视、轻视,这个重大的教义,这个在圣经中占了极大篇幅的教义,这不但是教义,而且也是耶稣基督所亲自应许的,他如果不完成最后一部份,那整个救赎计划就有头没有尾,有开始,没有结束。教会里面,因此有些人就鼓吹“新世界”为了要迎合“科学”,就不相信耶稣很快就要再来,为了迎合“政治”所以就投入所谓“新世界秩序”或者是“理想国”,或者是“什么某种世界将要出现”的那种论调当中去,以至于忽略了在我们面前应当看到的许多重大的事件,更加不会去细察上帝在历史当中,怎么一步一步地引导他的百姓,引导他的教会到一个新的起点。当然,新的开始之前,必定有旧的结束,而旧的在结束之时,必定出现各种各样的黑暗和混乱,但如果我们把中心转移到基督的身上,我们就会看到,有一位公义,慈爱的上帝,在执掌一切,而且是按计划地在进行,那么我们作为他的百姓,作为他的儿女,这是何等安稳,何等有福,这样,我们对个人的生死就会有新的看法,对社会的现象也会有一个更透彻地理解,对世界,无论它是好、是坏都有一个平衡的看法,甚至于对教会的软弱、或者是教会所期待的复兴,都有了亮光。研究“末世论”抱着一个健康的,正确的观点是非常的重要,可以让我们时刻儆醒。对我们个人来讲,我们有生之日都与主同在,如果我们有基督,我们即或要死,我们也死在基督里面,在他的应许里面,等候那复活的清晨。但如果我们不在基督里面,我们死亡之日,也就等于是基督复临之时,睁开眼的时候,是接受审判而已,因为死了的人,毫无所知。如果我们有个正确的观点,我们就知道,虽然基督复临在人看来好象是耽延,其实他是为了宽容我们,因为他不愿意有一个人沉沦,愿意人人都得救,我们应当怎么样地儆醒,而且努力地为主作工呢?因我们实在是知道,耶稣基督很快地要再来。即或我们有忧愁,在我们的生命当中有挫折、有创伤,但是我们知道,很快就要见到我们所爱的救主;即或教会有软弱、有冷淡,但我们知道,很快大收割就要来到,而且,庄稼的主,教会的元首就要回来。如果我们一直保持这样的异象和眼光,我们一定会恢复使徒时代的热忱,因我们今天才确确实实的知道,我们得救比我们初信的时候更近了,黑夜固然是越深,但是白昼将近,愿神赐福给我们,愿这位复活的主,带着钉痕的主,不久就要荣临的主,成为我们心中永恒的光芒,照亮坟墓,照亮混乱的社会和世界的局面,也照亮教会的前程,使我们能够欢喜快乐地往前走,直到进入那个有义住在其中的新天新地。

  问题讨论:

  1、你对末世论还有什么问题?

  2、末世论过去对你产生的影响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为什么?

  3、你应当怎么样向人群介绍这末世论所包涵的福音和警告?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