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9 Sat

最新评论

(二)泥足巨人和永恒的山岭

  • 望潮牧师
  • 2017-04-21 11:24:05
  • 224 次浏览

 

  (二)泥足巨人和永恒的山岭

  经文:但以理书第二章。

  一九九三年三月廿五日,一位天文业余爱好者李维(Levi)发现了一个卫星。发现卫星当然是一件很兴奋的事情,但是就是和他一起观察卫星的那位主人家秀美格(Shoemaker)夫妇已经发现过廿八颗卫星,还保持了世界的记录呢,就是李维自己也已发现了八颗卫星,另外还和其他人一起发现了十三颗卫星,不过这次发现的这颗卫星为什么令人这么兴奋和惊讶呢?因为它和我们太阳系的最大的行星,就是木星有关,因为根据当时的研究,在一九九四年七月十六日,有一块象山那么大的卫星碎石将袭击木星,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所能见到的最大一次星与星的冲撞,而且预告说,在这次事件发生后的六天里面,还有不少此颗卫星的碎块,有的直径要达到二点五英里,将要继续冲撞木星,就象一连串的火力的袭击一样,而它的爆炸力,将是惊人的,因为在一九六一年,前苏联所爆炸的最大的氢弹是五千八百万吨烈性炸药的当量。科学家说,这次碎星击撞木星的能量将要达到二千万个百万吨级的氢弹,那么大的能量,升起的磨菇云的高度,将达到一千五百英里。据说一个五千万吨的氢弹就足以毁灭整个欧洲,你可想像,这几乎比它大一百万倍的能量会带来什么影响,所幸,木星离地球很远,不会有很明显的影响。但随即一九九四年五月廿三日的“时代周刊”的封面,就登了这样一个问题“这样的情况可能会发生在地球上吗?”答案是“yes,是的,可能”!世界,我们这个地球的将来会如何,有人满不在乎,有人相当严肃地看待这些,许多人脑子僵直,或者知道在世不久,他们都会立下个遗嘱,因为他们想到将来的事情,尽管他们面前是一片漆黑、一无所知,人也不能预测他的身后,但是他毕竟想为他的将来作尽可能的好的安排,对于一个国家的领袖,尤其是一个大国的领袖,更加会想到这些事情,日光之下没有新事,现在有的,以前已经有。圣经里就记载后巴比伦最著名、最强大的尼布甲尼撒王,有一天晚上想到他身后的事情,但以理书第二章第一节讲到,就在他在位的第二年,当他得了江山一年后,就已经想到他的身后事,有一天晚上他作了一个奇特的梦,心里很烦乱,不能睡觉,于是他把宫里用法术的、行邪术的人招来、要求他们给他解这个梦。当然这是个奇异的要求,因为尼布甲尼撒王把梦忘记了,却又要他们作讲解,当这些人说,你除非把梦讲给我们听,否则的话我们不能讲解,王听了就勃然大怒,在这时候他就威胁这些人说:如果不把梦给解出来,就要受到极残酷的死刑,并且全家都要遭殃;但如果能够讲解出来呢,就能得到大赏赐大尊荣。王的这个要求就算是对极其聪明的人,甚至于对那些见机行事而满口胡说八道的人来讲也是不可能办到的,人的能力是有限的,当他们再次向王表示他们对解这个梦无能为力的时候,王就决定要处死这些行法术的、观象的、圆梦的以及所谓的“智囊团”,当时被掳到巴比伦的希伯来青年先知但以理和他的三个伙伴也几乎要受到株连。在这样一个危急的时刻,当假神、当人的魔术和行法术的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真神和他的仆人,就出现在历史舞台当中。但以理要求延缓一定的时间,他就和他的三个朋友同心合意地祷告,结果上帝就把同样的梦显现给但以理看,现在一般来讲作为科学上被认定的事情,都要有重复的经验,而这次的梦兆,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外邦的君王尼布甲尼撒,他是一个不容易被人迷惑的人,而第二次见到这个异象,是但以理,当但以理述说这个梦的时候,尼布甲尼撒才恍然醒悟过来,就象时间倒流,这个梦境又重新显现在他的心头。但以理首先就高举上帝,他说:并不是我有智慧过于其他的人,乃是“只有一位在天上的上帝能显明奥秘的事,他已将日后必有的事,指示尼布甲尼撒王,你的梦和你在床上脑中的异象是这样。王啊,你在床上想到后来的事,那显明奥秘事的主,把将来必有的事指示你”。(但以理书第二章第廿八节到廿九节)。君王哪怕再有钱、有势,也会是转辗不成眠,但在这样的时刻,上帝要人知道,谁是历史的主宰,谁是从过去直到将来都知道的一位,当假神和人无能为力的时候,真神和他的全能就显现出来,我们今天就来研究,但以理书第二章这个大像的预言。有人说,这是世界最精辟的“世界史纲”仅仅用了千把个字,就把几千年世界历史的主流,一条重要的脉络引述了出来。我们今天从几方面来看,第一是这个大像和它的讲解,第二是这个预言的重点和它的信息,第三这个异象与我们今天的关系。

  第一,这个大像的梦和它的讲解。

  这异象是一个巨大的人像,按理讲,这梦不容易忘记,因为,在王的宫殿里,有许多这样的雕塑和人像,其实是偶像,这是上帝特殊的安排,让他竟然忘记,甚至于心里感到惊慌、混乱,以至于渴望得到讲解,我们可以想象,如果他记得这个梦,那么这些行法术的就会胡弄他,但在他们智穷力竭的时候,上帝再出现,这是其一。第二,但以理如果不是有信心和他的朋友一起同心合意地祷告,不是自己谦卑,高举上帝,我们说,他也可能不能完成这个使命,但当他一开口讲出这个梦的时候,如果是虚造的,伪造的,捏造的,可以想象在王的盛怒之下,他的性命就难保,但是,当他一开口讲的时候,象电光一闪,王的记忆就恢复了,这是何等地惊讶,可以说预备他一个洗耳恭听的心态的机会。但以理书第二章第三十一节这样记载着说:“王啊,你梦见一个大像,这像甚高,极其光耀,站在你面前,形状甚是可怕。这像的头是精金的,胸膛和膀臂是银的,肚腹和腰是铜的,腿是铁的,脚是半铁半泥的,你观看,见有一块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打在这像半铁半泥的脚上,把脚砸碎,于是金银铜铁泥都一同砸得粉碎,成如夏天禾场上的糠枇被风吹散,无处可寻,打碎这像的石头,变成一座大山,充满天下。”

  所以,我们今天的题目是“泥足巨人和永恒的山岭”。怎么讲解呢?先知但以理非常简洁地述说了。第三十六节:“这就是那梦。我们在王面前要讲解那梦。王啊,你是诸王之王,天上的上帝已将国度,权柄、能力、尊荣都赐给你,凡世上所住之地的走兽,并天空的飞鸟,他都交付你手,使你掌管这一切,你就是那金头。”所以尼布甲尼撒以及他代表的巴比伦国,就是这个大像的金头,事实上,在后巴比伦短短的七十年光景当中,尼布甲尼撒做了大半时期的王,几乎有大半个世纪之久,而且又是最强盛、最著名的王,世界七大奇观之一的“空中花园”就和尼布甲尼撒联系在一起,就象中国的万里长城和秦始皇联系在一起一样。这些都是工程浩大,花费巨资的古代的遗迹,为了讨好王后,尼布甲尼撒下令兴建这空中花园,也反映了他的富足、奢华。但是好景不长,尤其是历史家也为此吃惊,这么一个新兴的强盛大国,还不到一个世纪就过去了,只有七十五年。第三十九节,“在你以后必另兴一国,不及于你。又有第三国,就是铜的,必掌管天下,第四国必坚壮如铁,铁能打碎克制百物,又能压碎一切,那国也必打碎压制列国。你既见像的脚和脚指头一半是窑匠的泥、一半是铁,那国将来也必分开,你既见铁与泥搀杂、那国也必有铁的力量,那脚指头既是半铁半泥,那国也必半强半弱,你既见铁与泥搀杂,那国民也必与各种人搀杂,却不能彼此相合、正如铁与泥不能相合一样。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却要打碎灭绝那一切国,这国必存到永远。你既看见非人手所凿出来的一块石头,从山而出,打碎金、银、铜、铁、泥,那就是至大的上帝把后来必有的事给王指明,这梦准是这样,这讲解也是确实的。”在先知但以理的讲解里面,很明显对银胸膛膀臂代表的第二个国,和铜所代表的第三个国,没有加以细述,因为这在以后的预言当中,还会出现,但是对这金头,也就是起点倒是很重要,但以理明确指出巴比伦就是金头所代表的国度。从金和下面的几种金属和泥土的对比中,明显地反应了它们不同的价值,光泽和延展性,也就是这几种金属的特征。而且,在异象中对第四个国,尤其是第四个国的以后,讲得相当详细,但这还不是最重点的,最重点的是讲到,有一块非人所凿出来的石头,这是一个惊人超人之举,打在这个泥足巨人的脚上,结果,这个大像就变得粉碎,有座永恒的山岭充满天下,这就代表上帝的国,所以,这个异象,这个梦所预示的,就是一段历史。从巴比伦(就是尼布甲尼撒或但以理时代)一直到上帝的国度来到,那就是基督复临。第二点我们要看到的是,非但这个梦被忘掉很奇妙,这个梦再一次地被但以理先知看到展现在王面前是奇妙,而且这个国度兴衰的秩序,应验在历史当中就更是奇妙。大凡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巴比伦之后是玛代波斯,玛代波斯之后是希腊,希腊之后是罗马,罗马之后就没一个统一的大国,不多不少,多了不行,少了凑不满,而世界的历史正是这样毫无差错地证实了这个异象,金银铜铁,就代表了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四个古代的超级大国,也是世界那方的文明古国。巴比伦国的年代是从公元前六○六年到五三九年,玛代波斯是公元前五三九年到三三一年,希腊的历史是公元前三三一年到公元前一六八年,而罗马的历史是公元前一六八年到公元后四七六年。罗马国并不是寿终正寝,而是被十个左右的蛮族所瓜分,最后形成十个国家,也就是今天欧洲版图上的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等国家。这些都是拉丁民族,拉丁文化,也就是在罗马的版图上所建立起来的国家,在当时看成是蛮族,在往后的历史里面,这些国家多数成为欧洲的强国和文明的国家。这就是半铁半泥的脚趾所代表的时代。不过按人的预测,一定会套用以前的规律,就是有一个大国兴起,取代另一个大国。但是到罗马,神圣的笔触只是写到罗马为止,以后就没有一个在罗马版图上兴起的统一的大国,罗马素来被称为“铁血国家”正如这里用铁来形容,说明它的强硬度,它强大到统治了世界四五百年,镇压了许多的地方和人民,包括奴隶起义、铁和血渗杂在一起。从这么一个所谓素享罗马世界盛誉的大帝国来讲,还是脆弱的,到了后期,它被当时周围的异族所侵扰、瓜分和苦害,终于在公元后四七六年就灭亡,退出历史舞台。这以后的情况是,出现半铁半泥,正象身体来到了脚和脚趾的部分,而且,这是一个头重脚轻的泥足的巨人,铁和泥相杂,就出现了这几个情况,第一是有强有弱,或者说半强半弱,第二个是铁和泥互相掺杂,第三个情况是不能彼此相合。在罗马所分裂的西欧、南欧各国之间的情况正是如此,历史一再的表示,这些国家当中有强有弱,有的富足,有的贫困,而他们之间彼此用各种方法想联合,用联姻的办法,用武力或用经济的办法,直到今天,所谓“共同市场”“十国联盟”等等。他们还是不断地酝酿着想统一,但是前景暗淡,这是今天的结论。翻开历史,除了说现在各国首脑都还想统一欧洲,阿登纳,戴高乐,远一点的希特勒,法国著名的拿破仑、查里曼大帝等等,一度似乎都几乎将古罗马的版图统一在一个人或一个国家的权下,但都功亏一篑,至终失败。拿破伦惨败在滑铁卢,希特勒惨败在莫斯科。今天积极提倡欧洲统一的戴高乐已经过去,而现在的证据表明,欧洲各国无论在政治经济各方面都不断地受到困扰,有统一的愿望,却没有这个统一的能力。上帝的预言二千五百年来就一直经受着挑战,非但是巴比伦、玛代波斯、希腊、罗马的历史丝毫不差地应验了圣经的预言,而且,罗马分裂以后的十个国度的情况在圣经里面所预示的也都是正确无误。人的铁锤攻打上帝圣言的铁砧,但是最后耗损的只是铁锤。圣经的预言仍然屹立不动。那么,世界又如何呢?正象人从头来到了脚跟,已经到了最后的部位那样,世界还会永远这样站立,永远这样地延续下去吗?不,这个预言最关键的部分就是有一块石头要打下来,这一块石头就代表了上帝的国度,什么时候来到呢?但以理书第二章,第四十四节说“当那列王在位的时候”,这就是说,就在今天的西欧,南欧国家存在的时候,上帝的国度会来到。这个国度,不是上帝从地上再兴起一个王,他说道:天上的上帝必另立一国,永不败坏,也不归别国的人。不象以前,玛代波斯取代巴比伦,希腊取代玛代波斯,罗马取代希腊,这分裂的十国代替了古罗马。不是这样的。这是一个不朽的国度,既没有禅位,也没有让贤,或者是普选的国度,这国必存到永远。第四十五节接着讲“你既看见非人手凿出来的一块石头”表明这不是人的作为,不是人缔造的国度,不是藉着人的力量所形成的。从山而出永恒的山岭。“诸山未曾生出地与世界你未曾造成,从亘古到永远你是上帝。”(诗90:2)。上帝是永恒的山岭,这国度由他而来,而出,而且打碎金银铜铁泥,那就是至大的上帝,要显示出日后最中心的事件,也就是上帝的国度要来到,而旧约、新约圣经都形容基督就是磐石(出17:6;林前10:4;彼前2:4-8;诗19:14)。关心世界前途的人,想要知道世界的未来吗?政治家想要了解自己身后事态的发展吗?上帝已经藉着尼布甲尼撒告诉我们,这世界历史会走到一个段落,会告终。但不是世界的结束,而是一个新的起点,就是上帝的国度要来到,上帝公义的国度要取代世界所有的不义,那个时候,爱的旗帜要飘扬在各地,在这里人间的历史和将来天国的历史找到一个转折,找到一个连接点,这也就成为末世论的一个中心。过去的历史既是这样奇妙地应验了预言,我们相信,最后一段的预言也必定会实现,因为上帝是信实的,尽管世界上我们看到了很多肮脏的政治、或者是政治家阴暗生活的一面,但上帝的政治是诚实、公义、公正,是爱,是圣洁。尽管我们都希望自己或其他的国家繁荣、昌盛,但毕竟人类常常遭到的是失望,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讲,个人往往感到无能为力,许多的政治家,他们临终之前是带着一副灰色的眼镜来回顾他们的过去和看待将来的。但是但以理作为一个属灵的政治家他得着异象以后,首先是尊重上帝。第廿节这么说:“上帝的名是应当称颂的,从亘古直到永远,因为智慧能力都属乎他,他改变时候、日期、废王、立王、将智慧赐与智慧人,将知识赐与聪明人,他显明深奥隐秘的事,知道暗中所有的、光明也与他同居。”第三十节说:“至于那奥秘的事显明给我,并非因我的智慧胜过一切活人,乃为使王知道梦的讲解和心里的思念”他确切地知道,这个梦,这个讲解,以及历史发展的规律,和新的盼望都在上帝里面。

  按理讲,有了这么清楚,明白而且绝大部分都得到应证的预言,人应当对上帝的话以及预言深信不疑,但事实不尽如此,还是有人怀疑,有人不信这应验得如此奇妙的预言。他们非用自己的智慧去加以辨解,说这些只是事后所写的。所以在这里就牵涉到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我们以后即将研究的有关“但以理书”“启示录书”等预言书解释的学派问题,第一个就是所谓“历史批评派”他们认为,但以理书并不是真实的预言,也不是写在公元前六世纪,他们认为是一个不出名的犹太人,在公元前第二世纪,把当时的事情写成预言,他们认为这是反应了叙利亚王安地阿柯第四,也就是依比法内斯时犹大遭受逼迫的一种隐意的写法,用一种启示文学的作品来表达。第二个学派就是所谓的“过去派”他们虽然认为但以理书是从上帝那里来的预言,但是他们把预言应验的时期定作从但以理的公元前六世纪,一直到耶稣的第一次诞生,或者是到罗马帝国的末期,总之一句话,以今天来说,所有这些历史预言都应验了,而且是早已应验了,所以这个学派称为“过去派”。第三派就是“历史预言派”,这也是历史最悠久的一个学派,他们相信但以理是一个历史的人物,是这本书的作者,生活在公元前第六、第七世纪,他们把但以理书的预言概括为从但以理时直到最后的基督复临,而且这之间没有任何的阻隔和间隙。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就是继承了这个学派,其实这也是宗教改革时期的一个学派。第四个学派就是“将来派”按照这派的解释,他们也和“历史预言派”“过去派”那样,接受但以理书,认为是公元前第六世纪的一个作品,但所不同的是,他们一般讲来,并不把但以理书第七章的小角应验到教皇的制度上,而且他们相信将来有一个敌基督的个体会出现,以此来应验但以理第七章的关于小角的预言,以及但以理书第十一章关于“北方王”的预言。当然,在“将来派”里面,主要分作两派,一派认为从但以理一直到基督复临前七年这段时间里有一个大的间隔,第二派的人认为,从罗马帝国的毁灭到将来“小角”,也就是“敌基督”的显现之间会有一系列的过渡,他们作为古罗马的继承者。虽然这样说,这是一个总的划分,而且有的也有互相的联系,或者是彼此地分享,不过就总的讲,很清楚地看到“第一个学派”是完全不相信圣经的启示,第二个学派认为但以理书的预言都已经成为过去,而与今天没有什么联系,第三个学派也是历史最悠久的,但在今天却不是很多人在持守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是一个例外,他们继续保存着这个优秀的传统,就是按照历史和预言配合来研究,相互来阐述。“将来派”是今天教会的主流,尤其在福音派当中,他们采用这观点,但是一个最大的弱点就是,他们认为七十个七当中有一个间隙,把但以理书第九章里面的七十个七里面的最后一个七,和前面六十二个七、七个七分开,而且也讲到犹太人会全部得救,对照圣经,这些是难以立足的。值得提一下,两个观念截然矛盾大“过去派”和“将来派”最初都出自16世纪罗马天主教廷的御用学者。它们大出笼是为了抗衡宗教改革大矛头所指。从此我们就知道,圣经的预言,一方面使谦卑、有信心的人有机会看懂,但另外方面,又使得有些有知识的人,强调理智的人,他们不愿意接受,或者是不完全接受圣经,及对抗圣经真理的人,一直想出这种那种理由或解释,结果就造成了人对上帝启示的权威性产生了动摇,也因为对圣经启示的末世论,对基督复临的前后的大事,根本不相信、不接受,或者认为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与今天没有联系,或者是只指望应验于基督复临前的七年,结果,就忽略了许多发生在我们眼前以及在历史当已经应验的预言,这样就造成了许多灵性上的弊病。

  第二、这个预言的重点和它的信息。

  我们简单地说,这个异象的重点是在最后的部分,而且就从他记载的份量和内容来看,也证明了这一点,他用了最多的文笔讲到第四个大国分裂以后的情况,基督的国度出现的情况,这是重点,我们应当把目光注视在这个方面,尤其对我们今天来讲,因前面的金、银、铜、铁的国家都已经过去了,我们就生存在脚趾的时代,所以我们必得把这最后预言作为一个重心,但是,在这个重心当中,我们更要以基督为中心,因为世界所有事情的发生,历史的演变,国度的兴衰最终都推向一个高潮,那就是基督要来到。基督的国度什么时候要来到呢?我们上次已经提到过,耶稣第一次来到世界上的时候已经开始进入末世,而且在耶稣一系列的教训中都讲到:天国近了,天国已经在人间、在人心(路17:20-21)。我们从圣经知道,耶稣第一次来就把恩典的国度引进这个世界,凡是相信他,接受他的人,他就在他们心中作王,开始一个恩典的国度,而且藉着教会,不断地宣传福音,推广上帝的国度,当他第二次来临的时候,上帝荣耀的国度要来到,基督要做王,所以天国已经开始,但是天国最后荣耀的出现,是要等到他再来的时候,就这样看,我们研究预言的中心应当和基督联系在一起,我们要相信他,接受他,得着重生,我们才有指望,以后得进荣耀的国度,人若不是从水和圣灵生的,就断不能进上帝的国,我们如果现在不和基督有一种亲密的个人关系,那么在基督的荣耀国度来到的时候,我们是无份的,因为我们根本就不习惯跟他交通,跟他来往,或喜欢敬拜他、亲近他、赞扬他。研究历史,观察时事,如果不和这个中心联系起来的话,我们就会茫然无知,如果我们把历史时事和基督的救赎及他的荣耀再来联系起来的话,我们就会看到有一条救恩的红线,有一条上帝救赎人类计划的金线挂在其中,联系着世上所有的重要事件,使得人心明眼亮,使得人脚步稳当,这章的信息是:尽管人会想到末后的事情,尽管政治家和帝王会想他们身后的事情,但一切的事情都是由上帝掌管的。既非英雄造时事,亦非时事造英雄,神人二者都有他们的作用和影响,但上帝是历史的主宰,唯有上帝能够预知世界的将来,而且这个将来并非是混乱,却是按着上帝的计划一步一步地进展;世界国度的兴衰也只是上帝旨意计划当中的一个阶段。尽管尼布甲尼撒想永保他的江山,想将巴比伦传给他的子孙万代,但不可能。尽管历代以来,有许多雄才大略、野心勃勃的军事家、政治家想要向上帝的预言挑战,想统一欧洲,但都是不得成功的,因为人不能更改上帝的计划,所有人所创建的,都是有时间性的,但唯有出于上帝的,非人手所凿出来的石头所象征的上帝国度,才会充满全世界,并且直到永远。这章的信息也论到所有的假神,所有的偶像是虚无的,尼布甲尼撒这时候还没有悔改,可以乱施淫威,或者是威胁利诱他的属下,但是当他智穷力竭的时候,开始无可奈何,他手下的术士,或是智囊团可以左右胡弄君王一时,或者是信口开河地乱借神谕,但是毕竟有他们的局限之处,他们的愚昧一定会象狐狸尾巴一样暴露出来,尽管当时执行巴比伦王命令的护卫长亚略贪功好赏,喜欢突出自己,歪曲事实,但是作为神的仆人,他们却是谦卑,有信心,他们和他们的弟兄同心合意,仰赖上帝,而且忠心地传达上帝的信息,解开天上的奥秘。所以圣经说“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

  第三,这个异象和我们今天的关系。

  首先我们要感谢上帝。因为过去所有的预言都已经正确无误地应验了,其次,我们感到兴奋,因我们已经生活在脚趾的时代,就是上帝永恒国度要来到阶段,我们也要警惕,在这样的时候,我们既不要受不信派的影响,对上帝的预言加以否定,加以怀疑,但是也不要把我们的目光转移到在圣经里难以找到依据的观点,我们应当追寻上帝在历史中的作为,看到他的圣手怎么一步一步地带领,掌管这个世界,带领他的百姓和引导他的教会,去完成他的最后的旨意,如果我们对上帝的圣言,尤其是他的预言建立信心的话,我们对世界就有一个宏观的看法,不会局限在个人的细小的事情上和得失上,也不会被周围发生的事所迷惑,或者被压倒,所困扰,因为在一个大的背景下再来看自己的问题,眼光就不会狭窄了。我们应该认识到上帝要建立他的国度,整个世界上一切人为的东西都要过去,难道我们还要建立自己的小小的王国吗?我们是把自己象潦水一样投入海洋,然后翻出壮阔的波浪呢,还是枉费心机地来营造自己的小王国,只求自己的私利而看不到上帝的国度正在进行,上帝的事业正在开展,上帝的百姓正在整集队伍呢?没有圣经亮光的人既看不到过去也看不到圣经对将来的预示,而只看到个人的,眼前的小小的私利得失、成败,或者是想建造自己的巴别塔,而不象挪亚那样遵从上帝的命令来建造方舟,使得人能够躲避浩劫,能够一日共同诞登新世界。如果我们有一颗敬畏上帝的心,如果我们把我们的一生都献给人类最伟大、最壮丽的事业;如果我们对末世论有个正确的看法,那么我们的人生不是悲观而是乐观的;不是消极而是积极;不是离群索居,而是进入世界去造福人群。我们就不是建造自己的巴别塔安乐窝,而是建造上帝救人的方舟,为建造上帝的国度而添砖加瓦。

  上帝要我们效法但以理和他三个朋友,正象他们当时被掳到巴比伦,从某种含义上讲,我们今天也被囚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们还可以接受天上的光芒,还可以看到天上的事物,以至振奋我们的人生并为上帝的国度贡献我们的所有,你认为怎样?

  问题讨论:

  1、你对但以理第二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

  2、这个预言怎么帮助你来看清世界上的各种事物?以及种种巨大的变化?

  3、这预言对你个人有什么启发和振奋?

  4、如何以基督为中心,来传扬这一章预言的信息?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