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评论

(五)灵界的异象二:关于2300日圣所就必洁净

  • 望潮牧师
  • 2017-04-21 11:27:12
  • 220 次浏览

 

  (五)灵界的异象二:关于2300日圣所就必洁净

  关于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的预言。上帝让先知在异象当中看到,似乎这小角“任意而行、无不顺利。”他首先听到这样的对话:“我听见有一位圣者说话,又有一位圣者问那说话的圣者说,这除掉常献的燔祭和施行毁坏的罪过,将圣所与军旅践踏的异象要到几时才应验呢?他对我说,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可见非但天使关心这事,事实上天使好象知道但以理的心意,在第十四节中,圣者就对但以理说到了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但问题是但以理听见这话,还是不明白,第十五节说,我但以理见了这个异象,愿意明白其中的意思,忽有一位形状象人的,站在我面前,我又听见乌莱河两岸中有人声呼叫说,迦百列阿,要使此人明白这异象。第十七节这里便说,他便来到我所站的地方,他一来,我就惊慌俯伏在地,他对我说,人子啊,你要明白,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第十八节:“他与我说话时候,我面伏在地沉睡,他就摸我,扶我站起来说,我要指示你恼怒临完必有的事,因为这是关乎末后的定期,”这恼怒是指着公绵羊,公山羊之间的争斗,特别是后来小角怎么样逼迫上帝的圣名,天使一个一个地解释,从廿节一直到廿五节,但到第廿六节时天使说: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但你要将这异象封住,因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所以很清楚,这是一段特别关乎末后的日子,也是在所有的恼怒结束以后的事。二千三百日的预言是与末后有关的,第廿七节这里讲:“于是我但以理昏迷不醒,病了数日,然后起来办理王的事务。我因这异象惊奇,却无人能明白其中的意思。”但以理不明白,其他的人更不明白,但以理非但不明白,而且是惊奇,甚至于生病,为什么会这样呢?但以理当时的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因为当时他满以为七十年满了,他的祖国要复兴,圣殿要被重建,被掳的要归回。但是在异象中他一直听到和看到的,竟然是充满各种的悲哀,他看到上帝的真理被践踏,上帝的圣民受迫害,甚至于万象之君受到攻击,而这段时日是这么的长,要二千三百日之久,当时先知一定会明白这是指很长的时间。因为天使已经讲了,这是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而且特别是关乎末后的。但以理一听,心为之一凉,眼看自己已是八、九十岁了,还能看见他几十年来所祈求,所盼望的那一幕吗?在这种情况下,先知但以理病了几天,他为这异象惊奇,也苦于没有完全明白这异象的全部意思。我们说,在人的身心上,没有比盼望着一件事,不仅没有马上得着,也不是在短期内可以得着,而是在遥远的将来,看来似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景况更令人难过了。但是先知并没有因此灰心失望,他仍然没有放弃,而是继续不断地等候上帝,并殷切地查考圣经。

  到但以理九章的时候记载到:过不久,巴比伦就过去了,玛代波斯兴起在历史舞台上,这时在先知的心中再一次燃起一股圣洁的愿望,但以理书第九章第一节,第二节说:“玛代族亚哈随鲁的儿子大利乌,立为迦勒底国的王元年,就是他在位第一年,我但以理从书上得知耶和华的话临到了先知耶利米,论耶路撒冷荒凉的年数,七十年为满。”但以理查考圣经,就禁食祷告,在他恳切地禁食祷告的时候,又得以更加明白上帝的话,他首先为本国的民,甚至为列祖认罪,而且恳切地祈求上帝按照他所应许的行,九章十八节说:“我的上帝啊,求你侧耳而听,睁眼而看,眷顾我们荒凉之地和称为你名下的城,我们在你面前恳求,原不是因自己的义,乃因你的大怜悯,求主垂听,求主赦免,求主应允而行,为你自己不要迟延,我的上帝啊。因这城和这民都是称为你名下的。”第廿到廿三节:“我说话,祷告,承认我的罪,和本国之民以色列的罪,为我上帝的圣山,在耶和华我上帝面前恳求,我正祷告的时候,先前在异象中所见的那位加百列、奉命迅速飞来,约在献晚祭的时候,按手在我身上。他指教我说,但以理阿,现在我出来要使你有智慧、有聪明。你初恳求时候,就发出命令,我来告诉你,因你大蒙眷爱,所以你要思想,明白这以下的事和异象”。当然这是指着第八章所见的异象,而且是同一位加百列来向他显现,因为第八章的其它部分,天使已经解释,但以理已经明白,唯有“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这一段他还没有明白,所有当先知但以理恳切地祈求明白这段预言时,上帝就差天使加百列来启示他,叫他思想和明白这段异象,因为上帝要赐智慧和聪明给他,先知但以理所关心的是圣城、圣殿、圣民,他想到圣城被毁,圣地荒凉,圣民受迫害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呢?在这样的背景下,先知蒙启示得知一个更深的真理,也就是地上圣所所代表的是天上圣所的事物,以及圣所和圣所崇祀的一个中心就是人类的救星耶稣基督要来,他要担当人的罪,并要为此牺牲,但尽管弥赛亚要受苦,尽管圣所会被人的罪污秽,尽管上帝的圣民要长期受迫害,但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历史的进展中,上帝的救恩要不断地展示明白,尤其是基督来到世界上以后,显得更清楚,彼得前书第一章曾经这样讲:“论到这救恩,那预先说你们要得恩典的众先知早已详细地寻求考察;就是考察在他们心里基督的灵,预先证明基督受苦难,后来得荣耀,是指着什么时候,并怎样的时候。他们得了启示,知道他们所传讲的一切事,不是为自己,乃是为你们。”(10-12)也就是为后世的人,特别是为末世的人,因为先知在第八章里,就蒙天使加百列指示,这个异象是关乎末后的异象(第八章第十七节,另外第八章第廿六节),天使说:“这二千三百日的异象是真的。”因为是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所以明显看出,这个异象全部的应验和实现,对但以理来讲,仍是遥远的将来之事。上帝就在但以理先知为耶路撒冷的圣殿困惑的时候,让他看到更伟大的一幕,就是把地上的圣所和天上的圣所联系在一起,让他看到圣所的真正的意义,以及它的中心,就是耶稣基督的救赎。尽管圣经里面有许多关于以色列的预言,但预言的中心不是以色列,而是基督。上帝想藉着以色列来传播他的救恩。非但救恩的本身,不是从以色列来的,而是从基督来的,而且以色列自己都没有能够接受上帝的救恩,甚至于最终反而被弃绝,这就是过去的圣殿被毁,耶路撒冷荒凉的一个原因,哪怕上帝再给他们机会,但是上帝预示基督会再一次地被弃绝,受膏君会被剪除,即使地上圣所的崇祀,一切的献祭能够再恢复,但是上帝已经看到,不论是背道的以色列,还是异教罗马,甚至于最后的罗马天主教,都还是要除掉常献给上帝的祭物,代之以偶像,代之以人为的一切或者是要自己发明的宗教上的礼仪,甚至于直接采用从异教而来的事物。但以理不是要明白自己的圣城、圣殿、圣所的实物吗?上帝就从这向他讲起。但以理第九章第廿四节说:“为你本国之民和你圣城,已经定了七十个七”。这中文的“定了”在原文中是“截出来”,是圣经里面唯一用的一个字。既然说是截出,那么一定是从一段更长的时间中被分出来的,什么时间呢?很自然地就想到第八章所讲的,二千三百日。七十个七等于四百九十。在预言中,一日要顶一年,也就是要从二千三百年中截出来,而这四百九十年,是特别为但以理的民族和国家,也就是犹太民族和犹太国而保留的,在这四百九十年当中,所成就的事情是:一、止住罪过,二、除尽罪恶,三、赎尽罪孽,四、引进永义,五、封住异象和预言,并膏至圣者,也就是圣所本身,圣所崇祀,圣所中的祭司,圣所中献祭所用的祭牲所预表的那位,人类的救主基督要为人所成就的事情。当所有这些被成就的时候,它本身就要作为二千三百日这段长时间预言的印证。“封住”也就是作记号,作印证,而且确立和固定的意思,固定了整个这一段预言。和犹太民族,犹太国至关重要的,就是这一段时间,也可以说是,在他们被掳归回以后,上帝再一次给他们一个恩典的时间,宽容的时间,考验的时间,如果他们能够接受上帝的安排和使用,就会出现一种新的局面。但很可惜的,在上帝的预知中,这位受膏君终究要被剪除,就是基督要被他的本国之民弃绝,至终招来上帝的忿怒,以及为自己承受毁坏的结果,但这次的毁坏,毁灭比但以理所曾经历的更甚、更彻底,因为这是从一个更高的含意来看,那就是,以色列废弃了和上帝所立的约,从此基督要与一切信他的人定下一个永约,就是以他所流的血和一切信他的人正式签署一个新约。02

  那么这个七十个七,或者是作为二千三百日的起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呢?第九章第廿五到廿七节说:“你当知道,当明白,从出令重新建造耶路撒冷,直到有受膏君的时候,必有七个七和六十二个七,正在艰难的时候,耶路撒冷城连街带濠都必重新建造。过了六十二个七,那受膏者必被剪除,一无所有,必有一王的民来毁灭这城和圣所,至终必如洪水冲没,必有争战,一直到底,荒凉的事已经定了。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与供献止息,那行毁坏可憎的,如飞而来,并且有忿怒倾在那行毁坏的身上,直到所定的结局。”

  我们仔细看,这里把“重新建造耶路撒冷,作为七十个七的起点”,现在根据历史上大量的证据和圣经的对照,我们知道,这是在公元前四百五十七年,也就是亚达薛西王第七年。圣经告诉我们它是从出令重建新建造耶路撒冷算作起点。在玛代波斯的君王里,一共发过三次命令,(在以斯拉记第六章它第十四节),第一次是在古列王的时候,就在公元前五百三十六年所发布的,这个记载在以斯拉记第一章第一到四节;而第二次是在大利乌王的时候,也就是他在位的第二年,公元前五百十九年发布的,这在以斯拉记第五章第一到五节,第六章第一、二节,哈该书第一章第七到十一节;第三次就到了亚达薛西王,他在位的第七年,他是在公元前四百六十四年接位的,所以,在位第七年就是公元前四百五十七年,这第三次命令记载在以斯拉记第七章第七到廿八节。历史学家和圣经学者都清楚地证明了,亚达薛西第七年是在公元前四百五十七年。那么为什么要以这次来计算呢?非但这次是继上二次的命令,而且这次命令是最完全的,它赋于以色列有自治权,还有一定程度的司法权,而圣城、圣殿也是在这样的光景当中,最后被建立的,这是我们应当清楚的第一点。

  第二点、在七十个七这段里又分为七个七、六十二个七和一个七,加起来是七十个七。七个七是用作建造圣城和圣殿,七个七完了,再过了六十二个七后,就来到了受膏者的时候。如果我们计算一下就是从公元前四百五十七年,减去七乘七的四十九年,再减掉六十二乘七的四百三十四年,结果就来到了公元后廿七年,圣经预知那个时候受膏君要来,这事非常的奇妙。耶稣在约但河受浸的时候,就应验了先知以赛亚所讲的:“耶和华用膏膏我,叫传福音给贫穷的人”这段预言。耶稣在约但河受浸,有圣灵从天上降下膏耶稣,从此耶稣就开始他在地上传福音的工作。他作为弥赛亚的身份,也就宣告和确立了,但他并不是依犹太人世俗的想法:会象君王一样来到世间,耶稣却是作为一个受苦的仆人,为人类牺牲的弥赛亚而来到这世界,并出现在人群当中。从历史和圣经多方面的考证,我们就知道,耶稣受浸正是在公元后廿七年的秋天。

  第三点我们就要讲到这个剩下的一个七,圣经说:“一七之半,他必使祭祀和供献止息”。这一点毫无差错地应验在耶稣身上,耶稣在传道三年半后就被弃绝,并被钉在十字架上,耶稣在钉十字架的时候,圣经马太福音第廿七章五十一节说到:“忽然,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地也震动、磐石也崩裂”。这就是在耶稣大喊“成了”,然后就断气之时发生的事情,逾越节的羔羊所预表的耶稣既然已经实际地为人类献上了他自己,从此以后,一切的献祭就再也没有作用了。因为预表已经遇到了实体,所以受膏的君就使祭祀和供献止息了,第廿七节说:“一七之内,他必与许多人坚定盟约”,我们知道,耶稣固然是被当时的多数人所弃绝。但毕竟还是有些人,包括十二门徒,包括许多跟从他的人,他们相信他、接受他为弥赛亚,为基督、为应许要来到的人类的救主,特别是,上帝又藉着他们把福音传出去传给其他更多的人,特别到了耶稣被钉十字架以后的三年半,当司提反被石头打死的时候,福音就开始传到了外邦,因为他们被迫离开耶路撒冷,藉此就表明给犹太人之恩典宽容时期(七十个七年)就结束了。犹太民族作为上帝的选民,犹太国作为上帝特选的国度到此为止。这是他们自己弃绝了这个福分,正象犹大弃绝了他那使徒的职份一样,从此凡以信为本的,都是亚伯拉罕的子孙,都是真以色列人,都是属灵的以色列人,凡是相信耶稣基督,仰望十字架,接受他的牺牲的人,都和基督立了新约。从公元后廿七年再加七年,就到了公元后三十四年,就作为七十个七的最后一年,那一年也确实是象圣经所预言的,福音就开始传到外邦。即便是这样,但作为重建的圣城,也就是但以理生平当中还没见到的,后来被重建的地上的圣殿,再一次地被毁灭,而且是彻底地被毁灭。不论是从属灵的含意讲,或者从物质的含意讲,它都被毁灭,但上帝的慈怜还是一直恒久地忍耐,在耶稣钉十字架以后差不多四十年,到公元后七十年,耶路撒冷才被毁灭,而到了公元后一百三十五年就被更彻底地毁灭,从此,以色列,犹太人被分散在全世界各国中。

  第四点我们要明白的是:四百九十年是在公元后三十四年结束的,而所有这些应验,无论是它的起点,它的终点,以及当中特别的阶段,即耶稣受膏、耶稣被钉十字架的年代都已经被确立的时候,就印证了这二千三百日异象的正确,按着看得见的,历史上可以考证的,圣经上有记载的事实,那么二千三百日的起点既然是从公元前四百五十七年开始,那么它的终点是在哪里呢?二千三百减去四百九十,就是一千八百一十,所以从公元后三十四年,也就是七十个七的最后一年,加上一千八百一十,就来到公元后的一八四四年。公元后的一八四四年,就是二千三百年的结束,也就是天使所讲的,那时圣所就必洁净。怪不得天使说,这是关乎末后的异象,也怪不得天使说,这是关乎后来许多的日子。以前我们已经研究过:地上的圣所是照着天上的圣所造的,地上圣所的一切都是象征着耶稣来到地上以及升天后在上帝的右边所为我们从事的一切服务和救赎的工作。我们也知道,在公元后七十年,耶路撒冷就被毁灭了,从那个时候起,地上就根本没有圣所,那么到公元后一八四四年所讲的“圣所就被洁净”是指着什么呢?很合理地推想,应当是指着地上圣所所代表的天上的真圣所的实物。

  在十九世纪的中叶,世界各个地方,上帝的儿女热切地掀起研究预言书,特别是但以理书的预言,他们几乎是不约而同地都研究到二千三百日的预言,而且都异口同声地传出一个信息,就是耶稣就要快来,而且时间是在十九世纪的中叶,就在一八四四年的前后,其中特别是在北美洲的“复临运动”更是如火如荼,这个运动兴起,在北美洲引起了一个复兴,因为当时他们接受了一般流行的观念,认为圣所就是指着这个地球,而“洁净圣所”,他们想一定是指耶稣再来的时候,用火来洁净这个地球,正象上帝以前曾用水来洁净这个地球一样。所以他们就说:耶稣基督将要再来,而且要用火来毁灭这个世界,特别是以威廉·米勒尔为首的一批复临运动的领袖,他们就一再地考察但以理书,最后,非常精确地宣告:耶稣基督在一八四四年要再来,因为他们以为,这就是洁净圣所的含意,结果他们遭遇到了大失望,但失望以后上帝就引导他们中间的一部分人的眼光从地上转移到天上,让他们明白了有关圣所的真理,有关上帝的福音和律法的全备的关系,以及特别明白了有关安息日的真理。根据利未记第十六章,也就是古时的大祭司一年一次地进入至圣所,作洁净圣所的工作,所以,按照但以理书第八章第十四节,“到二千三百日圣所就必洁净”。也就是到公元后一八四四年耶稣要象昔日的大祭司那样来洁净圣所,就是为人类作完最后一段中保的工作,举行一个查案审判的工作,来决定什么人的名字被保留在生命册上,以至他再来的时候可以得救,而其他人就被列在不得救者的行列当中。所以二千三百日的预言是一段极其重要的预言,也是极其有力的告诉人们,耶稣基督虽然没在一八四四年来到地球,但他开始进入了天上的至圣所,而当他的这响声工作一完成,他就必再来,脱下祭司的衣袍,披上王袍,真正成为一个荣耀的君王而来。正因为这段预言奇妙地应验了,所以我们就相信耶稣必定很快地要再来。七十个七所发生的事是有目共睹的,是可以考证的,但二千三百日圣所必洁净。这是天上的事,是属灵的事,我们必须用属灵的眼光去看、去接受、去相信。正因为七十个七的四百九十年作为整段大预言的一个印证,把它封住了,把它定牢了,我们相信一八四四年虽然地上看不见发生了什么特殊的事情,但在天上却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那就是人子被领到亘古常在者面前,当他做完了这一段查案审判的工作他就要得国降临,就象但以理书第七章最后所讲的,他就要得了权柄荣耀和国度,然后再回来。上帝的圣民要和他一同得国,过去加在圣民身上的一切的冤屈、臭名都要被洗雪,而他们所犯的罪,都要因着他们的认罪悔改和相信耶稣基督而得赦免、涂抹。这个地球就要在基督复临的时候被更新,开始一个新天新地。

  小结:

  我们上次讲了但以理书第八章、第九章关于公绵羊和公山羊就是玛代波斯和希腊,以后又讲了小角,它既代表了异教罗马,但又特别是指着罗马天主教在中世纪所做的种种毁坏圣所,攻击天象之君就是基督的实质性的工作。这地我们讲到了二千三百日,也就是从公元前四百五十七年开始,一直到圣经所预示的许多重大的事情,集中发生在基督的身上,如基督的受浸、钉十字架,以及复活升天以后在天上为我们做的中保工作,和进至圣所进行的查案审判工作,让我们的眼光离开地上的圣所进入天上的圣所,离开了人而凝视在基督身上,唯有他是值得我们仰望的。地极的人凡仰望他的,就必得救,因为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所以,我们今天虽只是极其简单地提述这些,但这却是一个极其重要的真理,希望大家进一步的研究查考。

  如果我们说但以理书第二章,大像的预言中,这半铁半泥的脚趾是代表着罗马帝国的分裂,是在公无后四七六年,有人就会问:为什么那代表上帝国的石头久久不来到呢?我们今天仍然处在脚趾存在的时代,那么,但以理第七章就进一步地启示:在罗马分裂以后还有个小角要兴起,它要在中世纪横行一载、二载、半载,或者是四十二个月,或者一千二百六十天,在预言当中就是一千二百六十年,我们说,这预言的应验,一直要伸展到公元后一千七百九十八年,生活在一七九八年后的人必定就要问:那么上帝的国度为什么还不来到,上帝为什么还不为他的子民伸冤呢?但以理书第八章、第九章就进一步地启示,要到二千三百日,也就是在公元后一八四四年,因为在天上还有一段工作要完成,要圣民能够忍耐、等候。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要光看到自己,我们更要看到周围的景象,看到混乱的世界,看到许多末听见福音的人,再看到善恶斗争中,上帝的教会受到困扰或逼迫。我们应当把我们的目光及信仰集中在基督身上,因为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上帝的预言在应验,上帝的救赎计划在一步一步地开展,最终必完全地达成,公元后四七六年,一七九八年,一八四四年,一步一步地贴近,所以,在末世论里面,我们看到了基督复临越来越迫近。基督是我们的盼望,我们的救赎,凡信靠他的人,都不至于羞愧。

  问题讨论:

  1、你对二千三百日的道理,还有什么疑问?

  2、你对二千三百日的道理,有什么心得和体会?

  3、你觉得应该怎样传扬这个及信息,才能够做到以基督为中心?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