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评论

(七)七教会

  • 望潮牧师
  • 2017-04-21 11:29:14
  • 259 次浏览

 

  (七)七教会

  经文:启示录第二章、第三章。

  旧约圣经有一本系统的预言书,就是但以理书,而新约圣经也有一本专门讲预言的书,就是圣经的最后一卷启示录。中国的成语里面有一句话叫作前后呼应,还有一句就是相辅相成,另外一句是相得益彰,这三句成语,尤其是最后一句把这二卷书的重点表示出来了。但以理书和启示录都是讲末世,但以理书有好几组预言。第二章、第七章、第八、第九章、第十一、第十二章,共有四组预言。而启示录中也有若干组的预言,例如:七教会,七印,七号筒等等,我们今天就着重讲七教会。

  为什么启示录第一组的预言用七封给教会的书信的形式?书信是一种慰藉,是披露人内心的真情,尤其是对自己的知己,可以说是推心置腹,肝胆相照的最好方式。在患难中、在分离时,书信更显得宝贵,中国的杜甫作诗说: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从善恶斗争的背景来看,这几封书信对教会充满了慰藉,鼓励,充满了情意,如果说基督是教会的元首,那么这书信就是来自元首的手书,如果基督是新郎,那么这些就是他给新妇的情书,如果基督是我们的长兄,那么这些就是他给弟兄姐妹的家信。

  我们今天要简单地谈到三个问题:第一,“七个教会”意味着什么?第二,七个教会书信的属灵信息。第三,从七教会书信看末世论。

  第一,给七个教会,意味着什么?给七个教会也就是意味着给全体教会,从使徒教会直到他复临时的教会。这是第一个要清楚明白的事情,因为整个启示录所有的内容都是写给七个教会的。第一章第一节开始:“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上帝赐给他,叫他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他的众仆人,他就差遣使者,晓谕他的仆人约翰,约翰便将上帝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第四章第一节:“此后我观看,见天上有门开了,我初次听见好象吹号的声音,对我说,你到这里来,我要将以后必成的事指示你。我立刻被圣灵感动”。从这两段经文中,首先告诉我们,这启示的来源是何等的神圣,首先来自三一真神,圣父,圣子,圣灵都参与了这启示,圣父是启示的来源,他把启示给了耶稣,耶稣差遣圣灵感动人,光照人,启示人,然后,又有天使(原文是单数的)我们相信这天使就是在上帝面前侍立的,也就是启示但以理的那位加百列,然后就来到了他的仆人约翰。由约翰再写给各教会。所以,在这神圣的环节里面,每一环都是这么确切可靠。而且和别的书卷不同的是,这卷书一开始就赐下了一个应许,说凡是念这书上预言的,听见而且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念圣经,读圣经固然是有福,听道,听讲解,也是有福的,但如果他们不遵行神的话语,这福份充其量还是极小,甚至于没有。第四节说:“约翰写信给亚西亚的七个教会,但愿从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上帝和他宝座前的七灵,并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天使接着吩咐约翰说,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达与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那七个教会。”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七个教会意指着什么?单指着当时在小亚细亚的被提名的七个教会吗?还是它本身预表了其它什么?如果有人认为这封信就是写给小亚细亚当时实际的七个教会,那么意思就是说,启示录是为他们写的,同时我们还要提出以下问题:为什么只提出这七个教会?不提其他的教会呢?事实上当时有许多其它的教会,不少是比这七个教会更强大,更著名,比如说安提阿教会,基督徒的名称就是从这个教会开始;;罗马教会,哥林多教会也都是出名的。

  第二,耶稣在升天的时候,把大使命交托给门徒,最后一句话说:“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未了。”耶稣答应要与他的教会同在,直到世界的未了,如果这七教会只是指着当时的教会,那么耶稣的这句话又怎么理解?何况就在启示录第一章里面,约翰看见向他显现的人子基督右手拿着七星,行走在七个灯台中间,以后天使就向他解释,这是指着什么意思,在启示录书第一章最后这样讲,这是主亲口说的,论到你所看见在我右手中的七星,和七灯台的奥秘,那七星就是七个教会的使者,七灯台就是七个教会。约翰在异象当中看到,基督行走在七个灯台中间,问题是:难道基督不和其他的教会同在吗?难道基督不和历代的教会同在吗?基督只与小亚细亚的那七个教会同在吗?另一个相仿的问题:基督右手拿的代表七个教会的七星,执掌在右手中,表示主的全能,主的保护,主的鉴察,那么难道基督只与这七个教会同在,保护和监察他们,而不保护和监察其他教会的使者吗?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不是单单指着当时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七在圣经里一直是代表着完全的意思。另外,我们以后会知道,这七个教会的名字,都有他特殊的含意,而且非常符合七个时代教会的情况。相反,如果我们把书信的内容完全应用到第一世纪约翰时代的七个教会,我们发现,有相当多的情况并不符合,这就更加帮助我们想到,七教会一定不是狭义地指着当时那七个教会讲的,再看启示录第二,三章,圣经对每一个教会最后结尾都说: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圣灵向众教会说的话。圣灵向众教会,而不是向一个,二个或七个教会讲,所以,在这里更可以相信,七是代表全体教会的意思,再说,我们如果看这两章的内容,我们就知道,有相当的部分是指着将来的事情,指着基督复临前的光景,因此,不能局限在第一世纪,我们有理由可以相信,这里所谓写信给七个教会,是指着写信给历代以来全体主的教会讲的,只是借用了当时七个教会的地点,名称以及某些相关的内容,好发挥主给不同教会的特殊信息。但是给所有教会的又是一个共同的信息,七封书信有许多相同点:(一)、每个教会的名字都有一种特别的属灵含意,而且非常确切地引用到它所代表的教会的时代当中。(二)、基督每次称呼自己,都是取用了他向约翰显现的异象当中的一部分,例如“眼目如火焰”,或者是“行走在七个灯台之间”等等。(三)、每封书信耶稣都说:“我知道,……”主并没有离开他的教会,他鉴察着,保护着,与他的教会同在,所有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对每个教会几乎都有称赞,或者有责备,但总是先称赞后责备,或者再称赞,第一个教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但也有教会只称赞没有责备,或都相反,只有责备没称赞。不论是称赞还是责备,教会都应当寻求其中的含意。对得胜者也都有奇妙的应许,在原文中得胜者是单数,而且每封书信的结尾都有相同的话语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都应当听,这几点很明显,是这七封书信所共有的。

  现在,一般的圣经学者,大致上都同意,这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是代表从使徒时代开始到基督复临的七个时代的教会。第一个以弗所教会是指着使徒时代,士每拿教会是指着第二、第三世纪的教会,一直到康士坦丁接受基督教为止,第三别迦摩教会是指着罗马以基督教为国教,直到公元后五百三十八年,教皇的权势开始确立,第四个推雅推喇教会是指着中古时期的教会,从五百三十八年一直到宗教改革,第五撒狄是指着宗教改革后期的教会,从宗教改革到十八世纪,而第六非拉铁非教会是指着十九世纪中页以前的教会,最后第七个老底嘉教会,按着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解释和体会,认为是指着一八四四年以后,直到基督再来期间的教会。当我们了解了这七个教会所代表的时代的划分后,我们再来看这七个教会的书信,觉得是何等地配合。

  第一代教会以弗所,本身的名字就含有首先的,和心所爱慕的意思,这和使徒时代的教会情况非常贴切,主说,“我知道你的行为劳碌忍耐,也知道你不能容忍恶人,你也曾试验那自称为使徒却不是使徒的,看出他们假的来,你也能忍耐,曾为我的名劳苦并不乏倦。”这对一个披荆斩棘、初创的,新兴的教会的领袖和门徒来说,是很相称的,使徒行传,和新约的书信都注解了这一点。第四节: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主耶稣除了看到第一代教会的长处以外,也看到了短处,他不能不指出,甚至于责备他们。可能他们有差错的地方还不少,但主就指出了致命的一点,就是他们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这一代教会之所以称为以弗所,因为他们的心是互相爱慕的,主爱慕他们,耶稣曾说,从今以后,我不再以你们为奴仆,而是称你们为朋友,真诚的朋友。他们也爱慕主,但是这个光景在使徒逐渐离开世界以后,世俗的影响渐渐进入教会,他们在爱心的问题上出了毛病,而这是最严重的一个毛病,圣经讲:因爱心所忍受的劳苦如果爱心丧失了,是不是还能忍受劳苦呢?就是忍受的话,是不是很勉强,很做作,或者只是形式上的,或有其它不良的动机?什么是起初的爱心?就是指着,你被基督的爱激励的时候,你所反映出来的爱,就象男女在初恋时候的爱,有时很可惜,教会里有的弟兄姊妹随着时间的推移爱心就渐渐冷淡了,可能因为不法的事增多,也可能因为自己贪恋世界,但这是需要警惕的。主不但责备,也给了人一条途经,使他们可以回转。第五节说:“所以你们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你若不悔改,我就临到你那里,把你的灯台从原处挪去。”所以耶稣在对以弗所教会自称是“右手中拿着七星,在七个金灯台中间行走的”,一、说明主不断地在鉴察着教会,包括以弗所教会。二、要记得主不是只有一个灯台,而是有七个,如果哪个教会不能被主使用,不能为主发光,就会被挪去,但不会没有灯台,还有其他的灯台,而主在这里又给我们留下一个榜样,在主责备以后,第六节说:“你还有一件可取的事,就是你恨恶尼哥拉一党人的行为,这也是我所恨恶的,”所以我们应当爱主所爱,恨主所所恨,然后第七节说:“圣灵向众教会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上帝乐园中生命树的果子赐给他吃。”亚当夏娃之所以丧失了生命树的果子,是因为他们把起初爱上帝的心离弃了,要恢复到乐园,恢复到生命树旁边去,唯有恢复我们起初的爱心。以弗所教会虽然是指着使徒的教会,但对我们今天末后的教会还是充满了启发、教育,训诲。末后因为不法的事增多,许多人的爱心就渐渐冷淡了。如今所存的有信,有望,有爱,其中最大的是爱,如果把爱离弃了,就失去了基督教的核心,因为爱上帝,爱人就是上帝律法的总纲,而且上帝就是爱,离弃上帝,就是离弃爱,爱在哪里,上帝也在哪里。

  第二代教会是示每拿,示每拿的意思是馨香的没药,而没药让我们想到,耶稣诞生的时候,东方的三个博士献上的礼物,耶稣钉十字架以后,尼哥底母带来的,膏耶稣尸体的没药,而没药是一种香料,尤其是放在火中燃烧的时候,会发出香味来,这对第二、第三世纪受苦难,遭逼迫,在患难中焕发出基督馨香之气的教会是多么确切地描写啊,第二章第八节:“你要写信给士每拿教会的使者说‘那首先的,末后的,死过又复活的说,我知道你的患难,你的贫穷,(你却是富足的),也知道那自称是犹太人所说的毁谤话,其实他们不是犹太人,乃是撒但一会的人。’还有哪个称呼比这一个在苦难中的教会更好的吗?受苦如果意识到主是知道的,就意味着主执掌一切,主没有忽略,这给我们带来多大的安慰,因为哪怕是受苦至死,耶稣说,我也死过,但是我又活了,耶稣说,你将要受的苦你不用怕,魔鬼要把你们几个人下在监里,叫你们被试炼,你们必受患难十日,你务要至死忠心,我就赐给你生命的冠冕。”因为主知道,他自己就是从死里复活,并活到永永远远,所以我们做基督徒的受苦就不用怕,魔鬼可以兴风作浪,可以残害圣徒,可以把基督徒下在监里,但上帝要藉此,非但试炼那些受苦的人,也试炼其他的信徒,敢不敢前仆后继,有没有后来者愿意执掌主的大旗?哪怕是顶着刀山上,顶着苦海也走过去。有一个很大的支持力,就是忠心,你如能够忠于主,你受苦的时候就会有力量,但是一时的忠心是不够的,使人得胜的是那种至死的忠心。对基督徒来讲死就是进入了生命,而且肉身为主殉道,谁知,却从神那里领受了生命的冠冕,这是永不朽坏的永远的生命,苦难当中除了信心,还有个重要的,也就是生发仁爱的信心,示每拿教会在逼迫下,从人看来,他们在物质上很贫穷,他们却在上帝的眼里被认为是富足的,因为他们有丰丰富富的爱心和信心,再加上忠心,这就使他们有力量得胜苦难,耶稣说,得胜的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第一次死,算不得什么,因为耶稣也死过,他承受了我们的第二次的死,所以,凡在他里面的人,尤其是为他而舍身的人,就必不受第二次死的害,就是真正死亡的一种毒害。并不是说第二代教会示每拿没有一点点的差错,但可以体会到,主对他苦难中的儿女是充满了爱心,关怀,以鼓励为重,而且同时也看到,苦难本身也是炼净教会的一个过程,一种工具。

  第三代教会别迦摩,这是结合高举的意思,非常符合罗马皇帝康士坦丁接受基督教以后就开始了政教合一的这种情况和局面。昔日的刀剑换了一把软刀子,就是世俗的引诱,过去被踩在脚下,现在被捧到天上,过去被放逐,现在和世俗的政权结合。但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上帝为敌,与世界结婚的,就与上帝离婚,为世俗高举的,就带来灵性的堕落,这是启示录第二章第十二到十七节的内容,非常有意思地运用了巴勒和巴兰的故事,巴勒要想利用巴兰,巴兰为了贪图利益,巴结巴勒、巴勒代表政权,巴兰代表假先知和背道的教会,有历史家说:当时教会的有些领袖,为了要妥协,为了曲意奉承,为了世俗的利益,为了保持自己的地位,名誉,生命,他们借口说,要让世界基督化,实际上是使基督教成了世俗化,耶稣这里是以“那有两刃利剑的”自称的,希伯来书说:上帝的话比两刃利剑更快,能够剌入剖开人一切的心意,伪装在人面前即使站立得住,在神面前却站立不住,表面的功夫可以瞒天过海,但瞒不过上帝,虚假的繁荣被上帝的利剑一下就戳穿。在背道的时代,最重要的,就是紧紧地依靠上帝的话,而只有用上帝的话来剖析我们心意的人,才可以降伏于真理。如果象巴兰那样为名为利,就一定会弃绝上帝的旨意,向错谬的道上直奔。政教合一,古代有,罗马时代有,将来还会有更大的兴起,但是政教合一带来的,永远是苦果。耶稣称赞他们当中少数人能够坚持真理,坚持原则,不弃绝上帝的道,不弃绝上帝的名,但有许许多多的人却是与世浮沉,随世入俗,第十六节说:“所以你当悔改,若不悔改,我就快临到你那里,用我口中的剑,攻击他们。”如果我们不接受上帝的道,用他的利剑来剖析我们的心意来剔除我们的病患,那么有一天,这个剑就成为攻击的剑,这里说:“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得胜的我必将那隐藏的吗哪赐给他,并赐给他一块白石,石上写着新名,除了那领受的以外,没有人能认识”。以色列人的祖宗吃过天上降下的吗哪还是死了,但凡是接受耶稣所说的,即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着上帝口里所说的一切话,尤其是去发掘,寻找那些隐藏的吗哪的人,自然蒙福。在一个背道的时代,你不用功夫去寻找真理,是得不着的。因在讲台上,在一切的舆论当中充满了错道,谬论,异端邪说,然人必须要殷勤地去寻找那隐藏的吗哪来喂养自己。世界称你为朋友并不值得羡慕,反倒是充满了危机,唯有基督称你为朋友,给你新的生命,把你的名字写在一块与他有联络的白石上,这才是有福的。

  第四代教会是讲到推雅推喇教会,这是指着中古时期,一直到宗教改革时期的教会,这一代的教会作为官方的教会是耶洗别的教会,耶洗别是一个外邦的拜邪神的女子,和亚哈王结合,残害先知以利亚及其他上帝忠心的仆人,巴兰和巴勒只是相互利用,而亚哈和耶洗别已经到了结合的地步,联合为一体的地步,他们苟合、行淫,吃祭偶像之物,这是中世纪官方的所谓正统教会的一个绝妙的写照,虽然上帝也给他们悔改的机会,但他们拒绝。同时在旷野的教会,就是推雅推喇,上帝眼中看为真的教会,推雅推喇是“女儿”的意思,在一个封建社会,在一个专制的社会,女儿似乎是没有权力的,但在上帝的眼中看来,他们是他的掌上明珠,把她铭刻在掌上,而且上帝要给得胜的人权柄,这里说,那得胜又遵守我命令到底的,我要赐给他权柄、制伏列国,他必用铁杖管辖他们,将他们如同窑户的瓦器打得粉碎,像我从我父领受的权柄一样。人可以剥夺上帝儿女的公民权,居住权,甚至于生的权利,但上帝要把最丰盛的权力,就是他自己的权力赐给他们。既或人不认可他们,但上帝要承认他们为他产业和继承者,对于当时少数忠贞的基督徒--在旷野的教会,主说,我知道你的行为,爱心,信心,勤劳,忍耐,又知道你末后所行的善事比先前所行的更多。象中世纪瓦典西人,以及的宗教改革家所成就的,正是这里所预示的,他们在黑暗时期,属灵的午夜中经受磨炼,主说:“我又要把晨星赐给他”。凡是有信心仰望晨星来到的人,终会得见光明,经过了漫长的中古黑暗时期,宗教改革终于给人的心灵带来了曙光,旷野教会既是被迫,也是主动的远离世俗的教会,以示抗议,所以宗教改革也叫作抗罗宗,反抗罗马,反抗世俗化的表示,但要注意另外一个倾向,就是这里主所指出的:“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责备你,就是你容让那自称是先知的妇人耶洗别教导我的仆人。”洁身自好,与世俗隔绝这是对的,但要防止姑息养奸,无原则的,容忍退让。真理会教导他的儿女如何退却,谦让,也教导他们、支持他们如何进攻,如何持守。

  第五代撒狄教会,启示录第三章从第一节开始到第六节,宗教改革提出了唯有信心,就是因信称义;唯有圣经而不是教会的遗传,唯有基督不是马利亚,不是圣徒或圣人是基督教所信奉的,这些重要的圣经的原则理当形成一个很好的教会,但撒但让人脱离一个陷阱,又进入另一个深坑,从中世纪的愚昧的、滥用的神权,进入到一个人文主义的时代,一切都听凭所谓的理智,所以就形成了一个所谓“理性的宗教”,对上帝的启示产生了怀疑,不理解神迹奇事,就予以拒绝,对上帝的奥秘,妄想用人有限的理智去识透,结果反而被自己的骄傲绊跌,这就是当时撒狄教会的情况,它本当象宝石一样光明,但相反却是非常暗淡的,这个教会的特点是,按名是活的,其实是死的,除了极少数穿白衣,与主同行的人,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徒具形式,灵命枯干,都是头脑的信仰,理智的信仰,而没有真正的悔改的迹象,以及内在的,实质上的改变,特别是知识分子对这一点应当引以为戒,悔改重生是一个心灵的事情,不仅只是理智上的赞同,认可,或者了解。

  第六代是非拉铁非教会,这是十九世纪中页的教会。对一个昏沉、一个枯干的教会,上帝又兴起另外一班人,就是兄弟友爱的,他们大力地传播主的话语,把福音带到外邦去,这是最好的十九世纪早期教会的一个标志,耶稣这里自称“那圣洁、真实、拿着大卫的钥匙,开了就没有人关,关了就没有人开的”,耶稣的自称也是非常有意思,许多过去闭关自守的国家,在那时候主动或者被动地打开了门户,那时主在世界许多国家的忠心儿女们梯山航海,把福音带到异邦,甚至于带到荒漫之地,为什么?为了弟兄友爱。当时圣经公会相继成立,海外布道接踪而来,一八Ο七年马利逊为中国近代基督教传道到中国的先驱。

  第七代是老底嘉教会,书中的信息是对末后时代主的教会说的,更是针对基督复临安息日会说的。当一八四四年耶稣进入天上的至圣所,这门他为人类打开,没有人能够关,不管你相不相信,接不接受,承不承认,耶稣开了这门没人能够关,但有一天他关闭了这门,救恩的门就关了,不论你怎样哀求,没有人能够开,只能象以扫,象五个愚拙的童女被关在门外哀哭,这样就来到最后一代的,审判时期的教会,对老底嘉教会,圣经说:“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那为阿门的,为诚信真实见证的,在上帝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这好象在法庭上的一个辩论,老底嘉教会自称样样都富足,一样也不缺,但在主的眼中看来却不是这样,为了使人不致于诡辨,为了加强他信息的份量,他用了三重的名字--阿门,阿门就是真真实实的意思,另外就是诚信和真实作见证的。如果在法庭里面,面对这样的证人,被告就无言以对。老底嘉教会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也不缺”,可是主说:“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末后的教会,就是今天的教会最大的弊病是:骄傲自满、盲目、追求和夸耀物质上的丰盛,知识上的广博,却看不到心灵的贫乏,可怜,似乎是样样都有,其实是赤身露体的。主不仅是提醒,而且震醒那些稀里糊涂的,夜郎自大的老底嘉教会,主也提出了最好的劝告。第十八节:“我劝你向我买火炼的金子,”也就是在考验当中的信心和爱心,可以使我们真正的富足。教会并不是因为以有多少存款,多少基金,有多少后台而被主认为富足,彼得可以说,金银我都没有,但是他有主的同在和能力。主又劝勉我们说,“要买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耻,不露出来。”一个自夸的人,往往是一个教条主义者,而且是追求外表的人,就是不因信称义,不依靠基督的人。其实我们所有的义,在上帝面前,都象污秽的衣服,主说“叫我们向他买白衣穿上”,又劝勉说,“买眼药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见”。赤身露体又看不见,那才是可怕,不成了“皇帝的新衣”那样?又穷又失明,以至看不到自己的贫乏,羞耻可悲。老底嘉教会,就是今天的教会必须有圣灵的光照及恩膏来擦亮我们的心灵,医好我们的心病。耶稣说,凡我所疼爱的,我就责备管教他,所以你要发热心,也要悔改,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可惜,基督教会没有基督,或是把基督关在门外,或是让他在那里苦苦等待,主不愿意强行进来,但是如果我们固步自封,执迷不悟,我们怎么会有主同在呢?怎么有下面所讲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怎么有这种与主一同坐席的快乐呢?这里又说:“得胜的,我要赐他在我宝座上与我同坐,就如我得了胜,在我父的宝座上与他同坐一般。”得胜的非但不是阶下囚,非但不被定罪,而且是要坐宝座,和那施行审判的,执掌王权,一同审判世界,审判恶天使。何等的权力,何等的转变,“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每一个时代的教会,固然有特殊的信息要从主那里领受,正好象每一个时代确实受到主给予的极大恩赐,嘉行。但所有时代的教会,只要不是耳聋、目昏的都应当听主的声音,主的微小的声音,或者主打雷的声音,并且看到主被钉十字架复活升天后所写出的书信,而今天老底嘉教会,有一个最大的福份就是从过去历代所有教会的成败得失当中得到经验,得到鉴戒,鼓励,训诲和安慰或受到责备。

  第三、七书信当中的末世论,启示录开宗明义地讲到,日期近了,第一章第七节“看哪,他驾云降临,众目要看见他,连剌他的人也要看见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他哀哭,这话是真实的,阿门。”非但第一章讲到,耶稣基督因为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要使我们成为国民(在原文是成为王),作他父上帝的祭司,即在主的国度来到时,主所要赐给我们的。第一章第十九节,主也吩咐约翰,要把将来必成的事写出来,所以启示录这卷书的中心和高潮,是基督复临,是末世论,事实上他也将它放在圣经的最后一卷,如果有了头即创世纪,没有启示录作为结局,那么人间就太悲惨了,非但是有头无尾,而且这个头含蕴了无穷尽的苦难。可是启示录的结尾告诉我们耶稣基督进入了世界,扭转了乾坤,封闭了坟墓的门,为人类重新开启了新的通道。启示录的最后一段,当主耶稣说:“我必快来”,约翰就代表教会说:“主耶稣啊,我愿你来”。这是历代教会的呼求,这是末日大事的中心。从这七封书信我们就看到主的脚步越来越近,从第二章的第四代教会这里讲,你们已经有的,总要持守,直等到我来,对于中古时期以后的宗教改革,那时代的儿女,主要叫他们等到他再来,到了第五代教会,主就说,若不警醒,我必临到你那里,如同贼一样,几时临到你也绝不能知道,对那些不警醒的,主要悄悄地来到,使他们感到惊慌,而对第六代教会非拉铁非,这里面很清楚地讲到:“我必快来,你要持守你所有的,免得人夺去你的冠冕,”耶稣已经宣称,我必快来,到了第七代教会,耶稣说,看哪,我站在门口叩门,他已经在门口了,正如雅各讲,你们也当忍耐,坚固你们的心,因为主来的日子近了。但如果基督还从来没有进入我们的心门,他的再来对我们只会是有损无益,但如果基督已经在我们心里,那他很快、很快就会再来,接他的儿女与他同坐宝座。从这七封书信里面,我们看到,教会在推动主的国度上,有一个举足轻重的影响和作用。无疑的,主是一天一天地更加接近地回到我们当中来,我们是不是也一步一步地向着主呢?还是倒退、远离他呢?末世的教会有没有看到时日的紧迫,是不是知道,魔鬼知道自己的时日不多,就气忿忿地下到人间,加紧工作,而我们是怠惰、骄傲、自满呢?还是发热心、悔改,穷追直赶,来迎接主的再来呢?

  小结:

  我们今天从七封书信中讲了三个问题,就是启示录第一、第二、第三章,讲到给七个教会书信,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给历代全体教会的信息。第二讲到七个教会给我们带来的各种属灵的机会。而只有最后一代的教会有它的特权,他也要为所得到的最多亮光而要交账。第三是讲从七书信当中看末世论。我们知道今天已经是最后一代的教会,主已越来越近,再下面就是要来参加天上的总会和上帝的众子共同的聚会,在玻璃海上一同敬拜上帝的那一天了。到那天我们非但是从今世由上帝把我们从罪恶里面召出来,我们还要被召聚到天家,聚在他面前,永远赞美他,敬拜他,感谢他。

  问题讨论:

  1、你对七个教会这样的解释有什么疑问?如何去回答别人对这种解释的质疑?

  2、在七个教会的信息中,你最有体会,最有帮助的是哪一点?

  3、你如何看待今天的老底嘉教会?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