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评论

(八)善恶之争

  • 望潮牧师
  • 2017-04-21 11:30:12
  • 274 次浏览

 

  (八)善恶之争

  经文:启示录第十二章,第十三章。

  先知但以理和使徒约翰两个人生活的时期相隔有六百年之久,一个生活在巴比伦。另一个生活在罗马,一个在王宫里度过他的岁月,而约翰却是被发配充军在荒凉的拔摩岛上,但以理被迫与祖国和亲人分离,约翰也相仿,他被茫茫的大海包围着,与当时的教会关系隔绝。两个人都是非常的高寿,都活到将近一百岁,他们俩也都是独身,同蒙一个圣灵的感动,得见同一位荣耀的主,繁华安逸的宫廷生活,并没有遮盖住先知但以理属灵的目光,同样艰难、困苦、磨炼的生涯也没有使约翰消沉,他们都亲眼看到了伟大的异象,在他们笔下构成了整个世界,教会,甚至于人类历史庄严的情景,但以理第七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的异象,都充满了许多战斗的画面,第十、十一章加百列指示但以理说:要把真确书上的事情指示他,而这些事正是论到大争战、第十章第一节、廿一节;这些争战告诉人们,这世界上的种种冲突,斗争的幕后有基督与撒但魔军的争战,同样的,使徒约翰在启示录第十二章、十三章以及以后的篇幅也描绘了许多惊人的战争,而这些善恶的斗争主要围绕着以基督和他的儿女为一方,以撒但、他的党徒和背道的教会为另一方,我们今天就要看一看,在善恶斗争的舞台上,双方争斗,以及直到末世他们是如何较量的。这场争战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在天庭之时,直到人类历史的每一个阶段,尤其是围绕着基督在世的日子,而高潮和重点将会在末世的时候更形突出。启示录第十二、十三、十四章,自成一个段落,描写善恶大斗争的始末。我们今天先研究启示录第十二章和十三章,预言不断地更深入,详尽地指出,善恶斗争关键的几个战役。在第十二章里面,主要讲到了在耶稣诞生之前、诞生之时,以及耶稣诞生后,特别是中世纪和末后的善恶斗争这三个部分,而第十三章,就在这样一个大纲之下,特别突出了末后的善恶斗争,讲到两个兽,一个是从海里上来的兽,另一个是从地里上来的兽。

  善恶斗争中的两个阵营。在启示录第十二章里面,很清楚地看到在善恶斗争中有两个阵营,一个是米迦勒、妇人,妇人生的男孩子为一方,另外就是古蛇、龙和他的使者为敌对的另外一方,这不禁让我们回想起创造世记第三章第十五节,就是当蛇引诱亚当,夏娃犯罪以后,上帝当着蛇的面所宣布的一个救赎计划的总纲。这里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启示录第十二章虽然也追叙了往事,就是米迦勒和他的使者,与龙及他的党徒所有的争战,但主要的重点是论述到妇人和她所生的男孩与蛇和跟从他的人之间的争战。

  我们现在来看看这两大阵营的阵容,第十二章,第一、第二节说:“天上现出大异象来,有一个妇人身披日头,脚踏月亮,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她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第三节,敌对的阵营就出现了:“天上又显出异象来,有一条大红龙,七头十角,七头上戴着七个冠冕,他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辰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两大阵营,形象分明,一面是光明,温柔的妇人,另一面是张牙舞爪的大红龙;一面是在生产的痛苦中呼叫,另一面头上戴满了世俗的冠冕,耀武扬威。妇人或者新妇不论是旧约还是新约圣经里,都代表着上帝的教会和上帝的百姓。(赛54:5.6;何2:19;弗5:23-31;林后11:1-2)。这里第十二章的妇人也和第十七章的大淫妇形成一个对比,旧约何西亚书、耶利米书都把背道的以色列当作是淫妇,就是犯了属灵的淫乱,离弃真神上帝,去拜偶像或者事奉假神,新约中,使徒雅各说:“凡与世俗为友的,就是与上帝为敌。”而且他称他们为淫乱的人。保罗在哥林多书里也说:他把信徒当作童女,许配给基督,但他恐怕他们向主失去纯一的心,就象夏娃那样犯罪,所以,很清楚,纯洁的妇女代表纯洁的教会,淫妇代表背道的,混乱的教会,但在第十二章,主要是讲贞洁的妇女,就是上帝的真教会,上帝的真子民,身披日头,是指上帝的真教会披戴耶稣基督,玛拉基书第十章第二节指出:耶稣是公义的日头,约翰福音第一章第四到第八节,说明耶稣是真光是世界的光,第八章第十二节,第十二章第十六节,诗篇第八十四篇第十一节,也都有这样的意思,罗马书第十三章第十四节讲到:总要披戴主耶稣基督,不要为肉体安排去放纵私欲,这意味着上帝的真教会,真儿女必定是披戴主的义袍,披戴主的拯救,以赛亚书第六十一章第四节说:“我因耶和华大大欢喜,我的心靠上帝快乐,因他以拯救为衣给我穿上,以公义为袍给我披上,好像新郎戴上华冠,又象新娘佩戴装饰。”加拉太书第三章第廿七节,启示录第三章第十八节,也可以体会作,上帝的真教会是由新约圣经,就是记载主耶稣生平教训的圣经来焕发他的光彩,给人带来明亮如光的信息。

  脚踏月亮,是指着上帝的教会和真儿女不但在新约时期,而在旧约时代,这里讲的脚踏月亮,可以说是以先知和使徒为根基(以弗所书第二章第十九、廿节),因为教会是被建造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旧约时代许多的先祖,都在不同的方面预表了基督,尽管不完全,比如亚伯拉罕预表耶稣做祭司的工作,以撒预表基督的牺牲,约瑟预表基督的苦难,以及后来得尊荣,摩西预表耶稣是大先知,大卫预表耶稣为君王,耶利米预表耶稣为流泪受苦的先知,正象月亮本身并没有光彩,只是反照基督的荣光,他们也在不同的方面来预表了基督,在人类漫长的旧约时代,焕发出美丽的光辉来。所以脚踏月亮,也可以体会作是教会建立在旧约的圣经根基上。不但有旧约,也有新约,因为旧约圣经只是预表基督,新约圣经是讲到历史当中的基督,两者都是为基督作见证的,就是为那真光作见证的。而头戴十二星的冠冕,启示录第一章第廿节讲到,星是代表教会的使者,教会的领袖,但以理书第十二章第三节说:“智慧人必发光,如天上的光,那使多人归义的,必发光如星,直到永永远远。”这在原文和许多译本都翻译作“头上戴着十二星的冠冕”,但这里的冠冕是指着得胜的冠冕,不是王冠,那是象征世俗的权力、尊荣的冠冕,这是得胜的桂冠。我们可以闭上眼睛,想象这幅美丽的情景,一位温柔、纯洁的妇女,她披着日头的荣光,脚上踩着美丽的月亮,头上星星在闪闪发光,不论白日黑夜,都是那么的光明,纯洁、真教会上帝的儿女,必须以基督为中心,必须高举他,必须接受他的义,必须相信他的拯救,真教会必须以全部的新旧约圣经为他信仰的依据,为他品格的标准,为他经验的试金石,为他一切争论的最后仲裁。上帝的教会也必须有先祖与先知以及使徒,义人在为主作见证,在为真理作见证,并要照耀这黑暗的世界,引导人出离黑暗,进入光明。

  而龙呢?在启示录第十二章第九节说:“大龙,就是那古蛇”,让人想起伊甸园那一幕,古蛇,实际上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撒但在原文的意思就是抵挡者的意思,是迷惑普天下的。所以另一方的维护者是撒但,而圣经又形容他是一条大红龙。以赛亚书说:“你的罪朱红如血”,所以这是一个罪恶的实体,耶稣曾讲,魔鬼从起初就是杀人的,流血的,他的阵容和架式又是怎么样的呢?他头上有七个头,而且七个头上还带了七个冠冕,这是世俗的王冠,“七”一方面可以代表完全的意思,就是说撒但操纵着世上所有的,他所利用的权势,王权、如果讲具体一点,我们从旧约圣经看起,就能够找到埃及曾经奴役以色列人;亚述曾经把以色列国灭亡;第三个头是巴比伦把犹大灭亡,然后就来到玛代波斯、希腊、罗马,六个头了,第七个头就是继承罗马帝国的中世纪的罗马天主教权,也就是凌驾在由罗马所分裂的十个国家之上的,是王但与别的王不同的那个权势,先知注意到七个头上,戴着七个冠冕,撒但正藉着这些权势,与上帝的真子民,真教会对敌。先知又注意到,它的尾巴拖拉着天上星晨的三分之一摔在地上,约伯记说在创世的时候,“晨星一同歌唱,上帝的众子也都欢呼,”而魔鬼,以前被称作明亮的星,也就是路锡甫,早晨之子,这里说,它的尾巴拖拉星辰的三分之一,就是表明魔鬼曾经诱惑,掳掠、缠裹了三分之一的天使,使他们堕落,被摔在地上,被逐出天庭,也就是彼得书,犹大书所讲的,就是天使犯了罪,上帝也没有宽容他们,而是被拘禁在黑暗里,成为黑暗之君国度的成员和爪牙。

  当时的情况是,妇人怀了孕,在生产的艰难中疼痛呼叫,而龙呢,就站在那将要生产的妇人面前,等她生产之后,要吞吃他的孩子,这是第一个战役的前奏。自从上帝在伊甸园里面,发布了这个善恶斗争的纲要和前景以后,亚当和夏娃只知道自己的犯罪以及所产生的后果,正在失望的时候,由于上帝的这个应许,就燃起了他们的希望之火,所以他们就等待着,上帝所应许的后裔,就是女人的后裔要来到。该隐就是“得着”的意思,他们多么希望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是所应许的女人的后裔,要来伤蛇的头,要来解救他们,重新把他们带回到被逐出的伊甸园啊!但他们失望,一直到第二个儿子亚伯出生后,但当亚伯在各方面都敬畏上帝,都表现出纯洁的品格之时,却又被该隐杀了,使他们更加失望和痛苦。历代以来,上帝的儿女就一直等啊,等。等候弥赛亚,等候救主来临,是上帝的应许在他们的心中孕育起这一个希望,在时间的推移中,尤其是在不断地受到逼迫,苦害,失望的时候使他们有力量。正好象是妇女怀孕,临近产期,痛疼呼叫,但还没有生出孩子的光景一样。而撒但的架势呢,就是等在妇人面前,监视着上帝的儿子,而且随时准备吞吃他,撒但藉着该隐杀了亚伯,其实就是首先用罪杀了该隐,当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的时候,法老王又想杀害一切的男婴,他想把女人所生的男孩子也杀在其中;上帝应许亚伯拉罕,将来万国要因他的后裔,特别指从他而出的基督而蒙福,但是撒但用罪恶再一次的掳掠了以扫,又想要用他的手杀害雅各;在以色列的十二个支派当中,撒但利用流便犯淫乱,失去长子的名份,驱使西缅和利未凶残杀人;又左右犹大,使他出坏点子、杀害纯洁、善良的约瑟。历代以来,善恶的斗争从来没有止息过,从圣经里面,可以找到许多这样的事例,上帝应许弥赛亚要坐在大卫的座位上,要成为耶西的根、大卫的后裔,但是撒但又引诱大卫犯罪,几乎灭亡,可幸大卫悔改了,当那历代所仰慕的要来到的时候,撒但更是狗急跳墙,图穷匕首见,他出于忌妒,出于仇恨,要想杀害基督,于是他鼓动希律王下令,凡伯利恒城里二岁以下的小孩,尽都杀灭,他妄图一网打尽,连基督也格杀在内。从这个角度看,善恶的斗争是多么的激烈,而这焦点就是,撒但咬牙切齿地仇恨上帝所应许的女人的后裔,也就是基督。为此使徒约翰得蒙启示,得知这种仇恨由来已久。

  启示录第十二章第七节说:“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龙也同他的使者去争战,并没有得胜,天上再没有他们的地方”。这里既是讲到过去,又指着进一步去应验撒但被摔下去的现状,这就是来到了短兵相接的地步。第五节:“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撒但想要吞吃,而且,也确实藉着不法之人的手,藉着犹太人,把耶稣交给罗马政权,钉在十字架上。正在撒但自认为成功,得胜的时候,谁知却遭到致命的一击,他的头被打伤,虽然基督的脚跟被咬伤。第五节继续论述到:“这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辖管原文是牧养万国的,他的孩子被提到上帝宝座那里去。基督是死了,但第三天复活了,以后升天,跟上帝同坐宝座,以后更要再来牧养万国,用他那能力的铁杖来粉碎一切敌挡的势力,用他奇特的杖来牧养万民。在基督钉十字架的时候,从人看来是失败,但耶稣在十字架上大声喊着说:“成了”的时候,救赎的计划就成全了。从此宇宙众生所在的天庭,后世的人都能够看到撒但的阴险、凶残,以及对基督的刻骨仇恨和对世人的谎骗。根据约伯记,撒但虽然被赶出天庭,但是他还能够到天上去控告神的儿女,但到此为止,当基督钉十字架的时候,撒但被彻底的摔到地上,不能再到天上去控告上帝的百姓,控告神的儿子。第九节后半句说:“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在这同时,第十节说:“我上帝的救恩,能力,国度并他基督的权柄现在都来到了,因为那在我们上帝面前昼夜控告我们弟兄的,已经被摔下去了。”耶稣的脚受了伤,但蛇的头却受了致命的一击,耶稣被挂在十字架上,撒但就被摔在地上,撒但在天上,一度控告上帝的儿女起初是控告基督,来到地上以后,他又藉着许多人作假见证,藉着文士和法利赛人来控告基督,但谁知道他自己却落在上帝的审判之下,非但被起诉,而且受到审判,等候着去受刑。

  他不能逼迫妇人的孩子,因为这孩子已经被提到天上,他自己却被摔在地下,那他是否死心了呢?不,他一不做,二不休,第一个战役失败了,他就来进行第二个战役。第十三节:“龙见自己摔在地上,就逼迫那生男孩子的妇人。于是有大鹰的两个翅膀赐给妇人,叫他能飞到旷野,到自己的地方,躲避那蛇,他在那里被养活一载、二载、半载。”第六节说:“妇人就逃到旷野,在那里,有上帝给他预备的地方,使他被养活一千二百六十天。”三年半也就是一千二百六十天,这时日我们以前在但以理书中也提到的,非但是撒但藉着罗马帝国,在初世纪残酷地迫害新生的基督教,尤其是到了中古时期,他藉着教会来迫害教会,就是藉着罗马天主教来迫害上帝的儿女,所谓“仇敌”就是自己家里的人,而且这假弟兄就成为上帝儿女最狠毒的敌人,在中古黑暗时期当中,许多基督徒为了要坚持相信全部的圣经,为了要传扬圣经、阅读圣经而被处死,中世纪的时候有许多人为了要坚持因信称义,要高举基督而受苦受害,从公元后五百三十八年教皇权势的确立,一直到一七九八年法国军队进入罗马,教皇失权,被囚在牢房里,正好是一千二百六十年,就是这里讲的三年半,或者一千二百六十天所代表的年代。这里讲到旷野教会的经历,这个妇人逃,上帝就给她翅膀,帮助她飞逃,去躲避撒但的愤怒。上帝为真教会预备的旷野,在人看来是穷山僻野,但上帝的真儿女却认为是自己的地方,他们不愿意在世俗的宫廷里占有一个席位,也不愿意在那些腐化的场所找到落脚之地,妇人逃到旷野,蛇就追到那里,第十五节说:“蛇就在妇人身后,从口中吐出水来象河一样,要将妇人冲去。”蛇不仅是暗箭伤人,还象路旁的虺,咬人的脚跟,而且他呆在妇人的身后,暗暗地要把妇人冲去。他借助世上的援兵,借助着人多势众,人山人海的徒子徒孙来消灭上帝少数忠心的儿女,这在中世纪瓦典西人,阿比尖西人的历史当中,或者是跟从胡斯的这些忠实信徒的身上清楚地表明了这一点,但第十六节却说:“地却帮助妇人开了口,吞了从龙口吐出来的水。”中世纪的时候,罗马教权借助着王权的势力。经常去围剿,扫荡上帝的真儿女。但另外一方面,上帝也兴起了一些诸候,君王,暗暗地保护上帝的儿女,打开一个避难所之门。第二个回合,撒但表面得势,但却不能达到他根本的目的,就是想扼杀真光,消灭上帝的儿女。

  接着就来到第三个回合,第十七节说:“龙向妇人发怒,去与他其余的儿女争战。”他攻击妇人的孩子没成功,因为孩子被提上升,他就去攻击妇人,妄想把他冲走,但是冲不走,结果他就恼羞成怒,去和妇人剩余的儿女(其余在原文是“剩下的”“少数的”)争战。撒但以为他人多势众,必定能打胜。如果说在中世纪,那些圣徒胜过撒但,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见证的道,他们虽至于死也不爱惜性命的话,那么在末后上帝的真教会,上帝的真儿女除了有象前面所讲的,具有真教会就是妇人的一切特征以外,这里特别提到,就是这儿女是遵守上帝的诫命,和有耶稣的见证(按原文)。他们除了坚持高举圣经,高举基督引领多人归义,就是归主之外,这里列出了两个余民教会,或称为上帝真儿女的特征。那就是在普世人都忘怀,轻视甚至践踏上帝诫命的时候,他们还是持守上帝的诫命,包括第四条,要守安息日的诫命,他们愿意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的爱主上帝,而且爱人如已,同时他们有耶稣基督的见证,启示录第十九章,第十节说:“预言中的灵意乃是为耶稣作见证”,他们非但是坚持圣经作他们信仰的根据,而且他们也特别重视圣灵的恩赐,以预言的恩赐来指引他们的生活,因为彼得说“预言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上帝的话来,”他劝勉人要在预言上留意,直到天发亮,晨星在人心里显现的时候才是好的。预言就好比晨星一样,指引着信徒的脚步,尤其是在茫茫的黑夜,更加为他们带来光明,即与耶稣同在的光明,使他们知道自己的去向,也辨识路途的陷阱,敌人的埋伏和袭击,所以这余民和上帝真儿女第二个特点是他们非但重视全圣经,而且特别领受预言的亮光和圣灵的恩赐,也就是预言之灵的恩赐,所有这些都是为耶稣基督作见证,同时也领受从耶稣基督而来的见证。因为不论旧约还是新约,预言的中心不是人,不是民族,不是国家,而是基督。(路廿四章第廿七节)。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人也相信并接受预言之灵的恩赐显现在怀爱伦,以及她所事奉的圣工上,在她所受灵感的著作当中,为末后教会带来指引。撒但最恨的是什么?他最恨的就是高举基督,最恨的就是引领多人归义的,撒但最恨的是什么?他最恨的就是有人要反其道而行之,要靠着主的恩典和能力来驳斥撒但所讲的——即上帝的律法是束缚人的,是人所不能遵守的,所以撒但最恨那些守上帝诫命的人,撒但也最恨那些有预言之灵恩赐的人。

  撒但在末后主要使用的工具是什么呢?启示录第十三章描述到有两个兽,一个是从海中上来,就是从人很多的地方,我们就是说从欧洲兴起的,罗马天主教的权势。这里多了一个指示,他虽然受了死伤,但这死伤却被医好了,全地人都要希奇跟从那个兽,但他的权柄不是从上帝来的,而是从龙,从撒但来的,这在近代的历史上越来越清楚地显示出来。一度被称为梵蒂岗囚徒的,现在在全世界到处奔跑,他昔日的实力,又东山再起,而且圣经预示着:将来这个教权要进一步地迫害上帝的子民,正象往昔一样,一个变质的教会,一个背叛的教会是将来撒但手下主要的工具之一。第二兽,十一节到十八节就讲到,罗马教权从中世纪结束以后,在人烟稀少的新大陆兴起的另一个政权,就是美国,圣经形容他是两角如同羔羊的兽,美国曾经以“宗教自由、政治民主”立国,并展示出他的锋芒,但最后,一个变了质的美国,说话象龙,要成为撒但另一个迫害上帝真子民的工具。圣经预示,这两个兽要彼此联合,成为一个政教合一的权势,与上帝的真教会,真儿女作最后的决一死战,他们将发布各种限制人宗教信仰自由的条例,强迫人违背上帝的律法,在这里我们先不多谈,但圣经的预言越演越真。正直的信徒、追求明白预言的基督徒都应当拭目以待,警醒预备,在最后的善恶大斗争中,能够忠于上帝,忠于上帝的话,忠于基督,忠于自己所蒙的拣选和所受的恩召。

  小结:

  今天我们围绕着启示录第十二章,重点讲到善恶斗争的两大阵营,就是基督和他的儿女,也就是基督和真教会为一方,撒但和他的党徒,恶天使为另一方。双方之间所进行的善恶大斗争,他的历史要追溯到天上,以及地上,直到世界的末了时,特别是撒但的工具,政教合一的权势要与上帝的余民,真教会作殊死之争,但在基督十字架的得胜及他所呐喊的“成了”中,善恶之争胜负已定,主的儿女只须加强信心,忍耐等候主的复临,就无须胆怯心惊。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