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评论

(十一)执掌四风

  • 望潮牧师
  • 2017-04-21 11:33:07
  • 278 次浏览

 

  (十一)执掌四风

  经文:启7:14:1-5;15:16:

  引:以赛亚书第廿一章第十一节说:“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啊,夜里如何。守望的说,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今天,当我们生活在廿世纪的末页,许多人都在问:世界的前景如何?是战争还是和平?是新世界诞生还是末日来临?按圣经的启示,在这末世,我们的时代其实是最光明的时代,也是最黑暗的时代,既是最聪明的时代,也是最愚蠢的时代;既在奔赴天国,也在趋近灭亡。问题就在于你站在什么立场?怎么看待?你跟从谁?你的指望在哪里?我们从以前的末世论的研究中知道,善恶的斗争越演越烈,已经来到了最后战役,正是早晨将到,黑夜也来,一方面上帝在末后,已经兴起一个复临运动,大声地传扬永远的福音,和时代的信息,也就是三天使的警告要传给世界上每一个人,而且晚雨圣灵要下降,要充满他每一个儿女,大有能力地出去传扬这真理的信息,而同时撒但也组织了他所有的力量,要来攻击上帝的圣民,要来迫害忠于上帝的余民,在启示录第七章,第十四、十五、十六章里面,我们看到了上帝为了完成他最后在地上盖印的工作,就吩付天使执掌四风,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来学习的。

  1、执掌四风,进行盖印的工作。启示录第七章,先知约翰这样说:“此后,我看见四位天使站在地的四角、执掌地上四方的风,叫风不吹在地上,海上和树上。我又看见另有一位天使,从日出之地上来,拿着永上帝的印,他就向那得着权柄能伤害地和海的四位天使大声喊着说,地与海并树木,你们不可伤害,等我们印了我们上帝众仆人的额。”这里告诉我们,执掌四风,是为了要完成这个盖印的工作,风是指着毁灭而言,这里不是指着春风,不是指着微风,这是一种巨风,其实这段圣经也告诉我们,如果让这风吹刮,就会带来伤害,四方的风,古罗马说,风只是从一个方向来,这里指着四方的风,所以就预示着是一种整体性的,全方位的,一种风暴,一种战争,一种毁灭,在上天的吩咐下,被执掌住,被控制住,不至于在地上吹刮,因为风在圣经当中是指着战争和打仗。(耶10:11-13;51:1-2)。而“海”呢,是指着人多的地方,(启17:15;赛17:12)。战争的风云,人山人海,这些可帮助我们理解圣经有关的寓意,而树呢?圣经里有时把树代表人,(赛5:7;耶17:5-6;可8:24-24)。所以,把这些表号联系起来看,就是说,这个盖印的工作是在战争风起云涌的情景下,来进行,来完成的。圣经既记载了耶稣所讲的,末世预兆之一就是国要攻打国,民要攻打民,要听见战争和战争的风声,也就是热战和冷战,这是免不了的,这是世界末了的一个预兆,但圣经在这里又启示了另外一面。那总体的战争,全面性的,毁灭性的战争,却是被上帝所阻止,所掌执。我们从廿世纪的历史,很清楚地看到了这两方面预言的应验,一方面,战争不断地兴起,虽然战争自,古就有,但到了十九世纪的下半叶更具剧烈,比如一八四八年,欧洲的大乱,一八六一到一八六五年美国的南北战争,与此同时,中国的太平天国也在这时产生,一八七○年,德、法战争,一八七八年俄、土战争,一八九六年美国,西班牙战争,一九○四年到一九○五年,日、俄战争,在这期间,中国最后的清王朝,也经历了许多的战争,如一八四○年的鸦片战争等等,国要攻打国,民要攻打民,在这个世纪的上半叶,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就是一九一四到一九一八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从一九四一年到一九四五年的第二次世界大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中东的六七之战,九十年代的海湾战争,一次比一次越演越烈,有的已经是世界规模的,有的表面上虽然是地区性的战争,但是后面酝酿着一触即发的世界性战争,而且人们还不断地在谈论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目前尽管表面看上去总体战争的危险在减少,但欧洲的火药桶马其顿战争还在蔓延,中东,朝鲜半岛还隐伏着战争的危机。但另外一方面也很有意思的是,我们明显看见天使在执掌四风,如果德国法西斯抢先一步制造成功原子弹,今天世界的局势,有可能很大的改观,六十年代,古巴危机的时候,世界上几乎避免了一次全球性的核战争,而且当时,军事家们预测,世界人口的一半将会被毁灭,但可能爆发的战争突然成为不可能了。六七战争,以及一九五六年的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战争,都是有可能造成世界规模的,毁灭性的战争,但都被制止了,因为圣经讲,上帝要差派使者,执掌四方的风,不让整体的、毁灭性的战争风暴临到这个地球上,因为什么呢?因为上帝有个工作要做,就是盖印的工作。

  什么是盖印的工作呢?我们以前已经研究过,在启示录里面出现两种印,一个就是这里所讲的,上帝的印记,另外一个就是启示录第十三章,第十四章所提到的兽的印记,很明显,这是两个相对的事物,以前我们已经研究过,上帝的印记,狭义地讲,是指着安息日的诫命,因为唯有第四条诫命包括了一个印记,所有的要素就是上帝的圣名,上帝的职权,以及上帝统管的领域,耶和华是他的名,创造主是他的尊号,全世界以至全宇宙是他管辖的范围,印代表的权柄,也代表了属性,人遵守上帝的安息日,代表着我们尊重上帝是我们的创造主,我们承认我们是受造者,我们是属于他的,他是管理我们的,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而且把这天分别出来为圣,这是上帝的权柄。年、月、日都有天文学的根据,但七日一周唯有根据圣经记载的上帝创造的叙述,固然,第七日安息日,就是今天的星期六,也是廿四小时,也是有日出,有日落,似乎和其他的六天没有什么两样,但是唯一不同的是,上帝已经定它为圣日,把它分别出来为圣,而且赐福给这日,正象人的生日,国家的国庆,不会,也不能随便更改,同样,上帝创造我们的纪念日,我们人怎么能随意地更改呢?如果更改了,岂不是向上帝的权柄挑战吗?何况上帝这样的规定全是为了我们的益处。

  上帝的印记在广义上是代表着完备的品格,因为圣经讲,上帝要把他的名写在他仆人的头上,这名就代表了上帝全备的德性,因为安息日按圣经讲,是上帝和人之间的证据,也是使人成圣的一个里程碑,(结20:12),上帝希望我们藉着遵守安息日,更多地亲近他,更多地效学他,每过一周,在自己灵性上前进一步,在成圣的功夫上更加有进展,所以这里说:“又将我的安息日赐给他们,好在我与他们之间为证据,使他们知道,我耶和华是叫他们成为圣的。”我们藉着遵守安息日,上帝也把我们分别为圣,不是我们自己能够成圣,是上帝在基督里为我们成就的,只要我们凭着信心相信他,用顺服的态度去尊敬他。因此,盖印的工作,特别是在复临运动兴起以后,在三天使的信息传出以后,也就是当人重新发现了安息日的真理以后,这工作就要开始,自从十九世纪中叶复临运动以来,就不断有一班人,就是上帝的余民,在人看来是少数,他们愿意接受上天给他们的亮光,相信耶稣基督,相信他的福音,而且遵从他的诫命,包括安息日的诫命,使自己在耶稣基督里面不断地因信称义,因信成圣,当他们藉着安息日来尊崇上帝的权威,表明自己是属他的子女,是与世界有分别的,在他们的信仰上,在他们的生活上,在他们的思想,行为上都是分别为圣,而同时呢,上帝更在召选和准备另一班人,就是启示录第七章所讲到的十四万四千人,就是在基督复临之前,最后一批的圣徒,他们要经历大患难,但是要从患难中被拯救出来,他们是上帝的余民,他们是从世界被掳之地将要归回的那班人。至于十四万四千是实际的数目,还是本身有象征的意思,我们不必过份地拘泥这些,这不是我们关注的重点,不管是实数或是预表的数,重要的是,我们要明白,一个是上帝在他们身上要做的工作,第二个,这一班人是我们要学习的,也是我们希望有份的。

  十四万四千人,圣经给我们这样的启示,启示录第十四章,第一到第五节。第一节:“我又观看,见羔羊站在锡安山,同他又有十四万四千人,都有他的名和他父的名写在额上。”这是第一点特征,在他们的额上,也就代表在他们的思想和心灵中有羔羊和上帝的名,名代表了品格,名实际上也代表了基督的本身,和上帝的本身,意思就是,他们的心中,他们的思想里面,一直有上帝。正如大卫所讲的:“我将上帝常摆在我面前,不论在什么光景当中,他们的心目中都是想到上帝,而且,反映了上帝的品格。”

  第二、第三节说:“我听见从天上有声音,象众水的声音,和大雷的声音,并且我所听见的好象弹琴的所弹的琴声。他们在宝座前,并在四活物和众长老前唱歌,除了从地上买来的那十四万四千人以外,没有人能学这歌。”这是第二个特征,他们是基督用重价买来的,就是用基督的宝血所赎回的,而且他们是学会了唱新歌,在他们的生命里,在他们的生活当中,在他们的经历里面,已经学会了唱救赎之歌,他们知道主耶稣怎么救赎他们,怎样爱他们,怎样不断地搭救他们,正象当日摩西带领以色列人过红海以后,他们在海的那边唱摩西的歌,歌颂上帝的拯救。这当然不是传统的信仰,不是头脑里面的信仰,不是知识上的信仰,他们是在经历里面经验过上帝,在生活当中看见上帝,所以他们能够唱新歌,而要学唱这歌,先是要学,而且要付代价去学,这不是老生常谈,这是新歌。

  第四节:“这些人未曾沾染妇女,他们原是童身,羔羊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他,他们是从人间买来的,做初熟的果子归于上帝和羔羊。”这里的童身在原文包括童男和童女,所以,不是指着凡不结婚的,当然他们当中可能有人没有结婚。在启示录里面除了有上帝的印和兽的印,也有贞洁的妇女和淫妇,同样也有耶路撒冷和巴比伦,这就形成了一组对比,所以,这里没有沾染妇女,意思就是说,没有被巴比伦这个混乱的组织,混乱的教义所沾染,所玷污,他没有和这些混乱的宗教联合或被纠缠住,他们始终象纯真的童女,把自己归给基督,基督无论往哪里去他们都跟随,赴迦拿的宴席,他们跟随,赴十字架的刑场,他们也跟随,一种始终如一,单纯的信心,一种从一而终的精神在支持他们,他们并不是朝三暮四,并不是喜新忘旧,并不是朝秦暮楚,而是专一地跟从主,事奉主,献身给主。

  第五节,“在他们的口中察不出谎言来,他们是没有瑕疵的。”魔鬼从起初就是撒谎的,诱惑天使,又到地上来诱惑始祖,歪曲上帝的心意,而且谬解上帝的律法,这班人深深地知道撒但的诡诈,可恨,所以他们立志做一个心中没有诡诈的人,靠着主的恩典,使得他们的言语能够完全,他们天天祷告说:“主啊,愿我们口中的言语,心里的意念在你面前蒙悦纳,”他们知道上帝是他们的救赎主,是他们的磐石,是他们的力量,也是他们的拯救,他们象拿但业一样是心里面没有诡诈的,在末后虚谎的时代,在一个充满了尔虞我诈的时代,他们能够靠着主的恩典,象中流砥柱一样,象明光照耀,显在这个弯曲悖谬的时代中。“若有人在言语上没有过失,他就是完全的,”(雅3:2)他们是靠着主因信成圣的人。然后在启示录第七章,当约翰看到有许许多多身穿白衣,手拿棕树枝的人,站在上帝的宝座前,约翰就听见长老中有一位问我说,这些穿白衣的是谁?是从哪里来的?我对他说:我主,你知道,他向我说:这些人从大患难中出来,曾用羔羊的血把衣服洗干净了。所以,另外一个特征,就这些人经过患难,而且是大患难,也就是我们很快要讲到的七大灾难,他们是从患难中被拯救出来,就象但以理在狮子坑里被拯救出来,三个希伯来青年从火窑中被救出来一样。他们并不是天生的圣人,也不是完全人,他们乃是靠着主耶稣基督的宝血,把他们的衣服,这里象征着品格,洗洁白了,他们是因信称义的,他们也是因信成圣的。而且上帝也特意用了另外一个奇异的手段,就是用苦难来炼净他们,他们在基督的苦难中有份,所以他们也将和基督在荣耀中有份,他们曾经经受过饥饿,也尝过干渴的苦楚,他们也被大热所烤过,他们也流过眼泪,但是有一天,这里说:“所以他们要在宝座前昼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因为他们不论在什么光景,他们总是跟从主,事奉主,在天国里面,也给他们这种特权,坐宝座的要用帐幕护庇他们,他们不再饥,不再渴,日头和炎日也必不再伤害他们,因为宝座中的羔羊必牧养他们,领他们到生命水的泉源,上帝也必擦去他们一切的眼泪。”哈利路亚!所以在末后的日子里,虽然不断的有战争,但上帝执掌,控制着一切全面性的、毁灭性的战争,免得他的工作受到阻碍,就是他要拣选十四万四千人成为他末后的一个特别的见证。自从复临运动,自从三天使警告信息传出以后,就有人接受了上帝的印记,但是有些已经安睡了,而这十四万四千人,他们是从患难里面出来,就象是以利亚先知预表的;他经过逼迫,经过患难,结果能够活着升天,但另外有些呢,就是安睡的,也就是从摩西代表的,他们是从埃及出来,但是死了,又得以复活,而上帝对这班人呢,也充满了慈爱和应许,在这里约翰就听见天上说:“我听见天上有声音说,你要写下,从今以后在主里面而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做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但这十四万四千,也就是受印的人,他们要得着晚雨圣灵的浇灌,他们要出去广传福音,但是他们也要经历苦难,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在苦难中被救出来,得以活着见主。

 





评论 (0)

发表评论

验证码

您已成功提交您的评论!